2021-9-10 21:01 /
【注】:原文地址微信公众号“妄想现实骑士团”《要走到外部去——自我反思的终点及其未来》。原文阅读体验更加,欢迎关注公众号!



前半部分bangumi发不出来.......全文请看公众号!

四、濑户口廉也的自我救赎   

面对自我反思带来的永无止境的juewang,濑户口廉也的作品给了我们最好的答案。再黑暗、虚无的自我也终将迎来强制性的迎来自我的救赎。我们曾深陷于自我偏执的疯狂与漩涡,我们一步又一步的堕入暗无天际的泥沼之中,但总有一天我们会流下真实的眼泪。我们不清楚泪水为何会从我们脸颊旁滑落,但这滴泪水却是身体给我们最诚实的回答:无论愿意与否,人必将被世界(实体)所爱,对人的怜爱即是世界(实体)对其自身最大的关爱。

“是因为不知不觉中,我很大程度地恢复了吗?现在我已不再依赖精神药物,也不会莫名发烧。母亲清晨早起,为我准备带走的盒饭。我已经多久没有吃到母亲做的盒饭了呢?在施工现场,我大口大口地吃着已经放凉、有些变硬的米饭,泪水扑簌扑簌地流了下来。”

在《电气马戏团》中,水屋口悟在心如Si灰之际放弃了思考,他不再反思,只是一味进行着机械的劳动。出人意料的是正是这种机械劳动将他从空无的自我之中拯救了出来。不再进行任何思考、只是机械劳动的水屋口反倒因此恢复了生机与活力。在水屋口在日复一日的劳动之中领悟了世界(实体)无声的教诲:自我隔绝的空洞归根到底只是自我的偏执,而世界(实体)并不会因为其自身的偏执发生任何的变化。总有一天心灵的偏执总会臣服于世界(实体)运转的规则——实践是人的天命,实践是世界(实体)赐予水屋口强制的幸福。

于是,水屋口不再思考,他只是用自己的身体感受劳动的意义、他只是用生命的实践感受存在的天命。就这样,水屋口自然而然走出了自我封闭的偏执,他接受了平凡的自我,成为了百万生命当中的一员,继续行走在这条生命实践的道路之中。

“是啊,精力旺盛是最关键的。重要的是长寿,其它都不成问题。无论幸福还是不幸,首先都要活着才行。”



在《KIRAKIRA》中,前岛鹿之介隐隐约约意识到自己的内心空无一物,他从未相信过教会学校传递的福音,他坚定的认为强制的幸福并不是他真正的幸福。于是,前岛鹿之介拼命寻找着实在的内容填入这颗空乏的内心。网球的失败、朋克的空虚以及爱情的毁灭……每当前岛鹿之介试图抓住意义的藤蔓时,更大的绝望将会以更为深刻的方式回荡在前岛鹿之介的心中。

“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待我将网球拍完全抽出,再度向包里窥探,却仍旧没有能看录音机。取而代之的是,里面装的别的东西。缓缓地从书包口被我抽出的东西,是一把贝司。那一天来到这里之前眼中所照映的场面,突然在眼前被唤起。不经意间,在胸口内侧,灼热而粘稠黑色喷涌而出。怎么会这样,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的感觉吧?无比疼痛,心情无法平静,纷乱不堪。呼吸也十分急促,调整不过来。看了看手掌,已经被炭染得漆黑。即使在衣服上擦拭,也除不掉。胸口几乎要爆炸。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要Si?为什么再也回不来了。”

自我反思到了极点便只剩下了虚无,但奇妙的是,这最虚无的时刻却奇迹般的穿破了自我的薄膜。如弥赛亚一般,它溢出了世界,而我便不再为“我”。待我醒来之后,太阳的光芒依旧绚烂耀眼,白色的光芒将我笼罩在一股神圣的气氛之下。本已习以为常的日常景色如同人生若只如初见般闪耀出恸然的美丽。前岛鹿之助不自觉流下了一滴眼泪,是啊,我应该已经没事了吧,这真是残酷。回想起过往的经历,短短二十载的人生经历了很多、有许许多多痛苦的事情,也有许许多多快乐的事情。感觉似乎已经讲述了很久,但回想起来又仿佛是短短的一瞬。面对光阴似箭的时光,我唯有叹为观止。我们每个人,都差不多尽力自己的全力,我想这应该就已经足够了吧。

“在舞台上,我的内心充满了许许多多的感情。要怎么形容才好呢?总之就是无数的感情。如同喜怒哀乐的原液一般全部汇聚在了一起,成为了这散发出璀璨光芒的金黄色的感情。待到演奏开始时,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它正在汨汨地从我心中流出。这份感情究竟是来自何处?我实在难以想象自己的心中竟然有如此闪耀的事物。”

我想现在的话,我们便可以回答前岛鹿之助的疑问了。在无限的失意之中,心中为何还会涌现无数金黄色的感情?因为心是连接着的,因为心是和唯一那个实体连接在一起着的。源自本体论的肯定终将治愈因认识论的断裂带来的创伤,虚无的自我也终将得到释放。我思的终点所迎来的是我的溢出。我从我的心中溢出,这一过程天然的连接到了唯一本体。主体是原初物质、是唯一实体的行分化者,诞生于世即是自己(原初物质)对自己(我)的祝福。

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安心感,

这便是来自原初物质的无声力量。

剩下的事情便就十分简单了,只要去做、去享受就行了。

因为脑子不好使,所以全部已经忘掉了。不过,我现在站在舞台上,是为了演奏,只有这一点我还清晰地记得。这就足够了。健忘的我即将为大家带来的曲子,是献给大家的明天,以及我自身的明天的、一首煌煌闪耀的歌曲。

向这狗娘养的世界,

献上我全部的爱。



五、结语:要走到外部去

我思是一种逃避。我害怕自然、我害怕神明,我害怕深邃的黑夜,我害怕未知的恐惧,我更害怕一无所有的自己。所以我要确定一个绝对的我思,因为我思所以我在。外面十分恐惧,所以我把自己锁在一个封闭的房间之中。房间内可以开灯、房间内可以点蜡烛。但房间本身是没有外部光源的,这也就意味着房间本身是黑暗的。开灯点蜡烛的人或许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当灯灭烛尽之时黑暗便会将房间笼罩。

有些人不愿意关灯灭烛,而另一些人却主动投身黑暗之中。因为这些人意识到了灯火不过是瞬时的幻象,永无止境的黑暗才是这个房间的真实。要找到光源,不是灯泡蜡烛这种虚伪的人造光源,而是来自外部的真正光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暗之部屋里寻找阳光,这便是自我反思的真意了。暗之部屋中会有阳光吗?答案只会有两种:

1.【糜烂的安乐Si】

暗之部屋中没有阳光,我只能选择绝望。

2.【癫狂的魔怔人】

暗之部屋中没有阳光,我来创造到阳光。

会不会有第三种答案?暗之部屋中没有阳光,外面或许会有阳光。对,要走到外部去。不是留在暗之部屋中寻找阳光,而是走到外面去寻找阳光。外面可不可怕?应该可怕。外面有没有危险?应该挺危险的。外面会不会在下雨?很有可能吧。但我们真的需要思考这些问题吗?或者说我们真的需要“我思”吗

不,我们需要的并不是反思,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决心(腹を決める),一种临受天命的决心、一种承担起自身命运的决意。

生命的实践就是物质的实践。心中涌起无限的力量,这是本体论上的力量。也只有本体论的力量才能够打破认识论的断裂。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能理解“我就是绝对者”、“我就是原初物质本身”的无言命题。

自我反思的终点连接着唯物主义的天命。

原初物质的自我分裂以及永恒回归的动力学发生机制,我便身处于其中。

行动、决心与担当,这是名为左翼的勇气。

要笑着去做才行。因为你是在幽默学校里,所以你必须学会笑。一切高级的幽默,都是从不再严肃对待自己开始。

总有一天我会学会玩这人生游戏。

总有一天我会学会去笑。

帕博罗在等着我,

莫扎特在等着我。



Tags: 游戏
#1 - 2021-10-3 23:04
想知零溢大佬你会如何评价sonny boy,整套思想和你文章中很多论点都可以对应上
#1-1 - 2021-10-4 11:27
零溢
还没看这部动画,有空去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