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6-19 22:07 /
近几日略有闲暇,笔者又把《魔法少女小圆》看了一遍。
《魔法少女小圆》作为神作之一,获奖无数。日本多年来所产的动画像星星一样多,综合所有作品排序,此作恐怕也是当之无愧的TOP10之一(顺便提一句,另一可数的佳作则是笔者论过的《EVA》)。这个12集的tv动画作品是11年上映的,笔者大约是大三大四时看过一遍,想来彼时便觉得确实称得上杰作;今日再看,依然感觉魅力不减,且历久弥新,让人悸动不已。亦可见笔者多年来,实并无什么太大变化。
论述该作的文章多如牛毛,有些比笔者还神的神人能把剧作中的精灵丘比与马列主义联系起来(虽然笔者很不认可这种观点,因为丘比的初衷是收集能量而非幸福,这与解放全人类的初衷背道而驰),还有人稍一论述就能和古典哲学产生些联系:可见宅男思考力量之强大。这是调侃也非调侃,事实上在CNKI这样一个纯粹的学术平台上都能检索出些有趣的观点,而若访问谷歌学术搜索“Puella Magi Madoka Magica”,也能得到不少观点。笔者不想再重复前人的赞誉,只随便谈谈笔者想到的一二。
一共十二集的作品,虽然笔者已经知道了剧情,但看到第九集时还是又哭又笑,从表现上看和崩溃了一样。好在老婆在公司加班,否则回来看到笔者的样子肯定会被吓一跳。看过后反复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又哭又笑。
原因一言以蔽之:这是披着最萌的外衣讲了一个最黑暗沉重的童话。
魔法少女这样的题材,甚至包括那些废萌作品,基本上主线都是正义对抗邪恶。而《小圆》故事上设定的最大的不同,便在于其恶实际上是源自于善这样的基本假设。笔者非常感慨于沙耶香这样一个极度悲情的角色:作为对抗魔女“报酬”,她为自己喜欢的残疾的男孩子许了一个愿望,而康复后的男孩子却选择与别人在一起。伤心的沙耶香在好友小圆劝慰她的时候又抛出了“你又没想好愿望,你怎么会懂我”"那你用你的愿望来帮我啊"...等等伤害好友的话,意识这伤害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沙耶香加深了自身这种绝望。最终,绝望的她变成了魔女,继而抛出了《小圆》最黑暗的设定:魔法少女所对抗的魔女都是由魔法少女陷入绝望时变成的,而每个绝望都来自于愿望而产生的奇迹。
细致地看这个故事,便不难发现每个人的愿望希望最终都导致了绝望:杏子的愿望是家庭美满,让爸爸传教时有更多的受众,但最终爸爸意识到自己受欢迎并非是因为理解和传播的到位时,几乎带领整个家庭走向了精神和肉体的死亡,最终得到了家破人亡;麻美的愿望是活下去,让处在车祸后生命危机之时的自己拥有生命,最终却死无全尸。故事后期我们会知道焰的愿望是与小圆在一起,她回到了与小圆相识之初,试图去救出必将走向死亡的小圆,但其无论怎么努力小圆都走向了死亡,最终得到的是永远也无法与小圆真正团圆。
这正是鲁迅所言的,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看着这句话反复思索,越发感觉总结得彻底且精炼。愿望、奇迹等等,配合在一个都是小圆脸极其可爱画风和设定的中,开始看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谁知第三集麻美在对抗魔女时突然死亡,仿佛一个几近完成的美丽画卷中突然添了一大笔不和谐的黑色。而后的故事继而在围绕在这一笔黑色附近描绘了些彩色,试图让观众将这个黑色理解为彩色中的一点点不和谐。最终在第九集随着沙耶香变为魔女将整幅画全部涂成了黑色。
然而一个出色的悲剧,在于它依然能透过撕碎看到那些美好。失去了一切独自生活的杏子发誓以后做什么都只为了自己,甚至开始还嘲笑沙耶香“天真,一定会遭报应”,却选择与沙耶香化身的魔女同归于尽,在最后时刻再次为他人献上了生命。麻美一直善良,自始至终帮助他人。焰从未放弃,在最终即将放弃之时,终于被小圆的愿望所救。通过剧中人的挣扎,再次把人性中那些美好的东西展示给人看,并在一副全黑的画卷中,于最后时刻重新回过头来强调那些彩色。
于接近尾声11集,借丘比之口,讲述人类之所以能发展,是拜历史长河中无数少女的愿望所引发的奇迹而得以前进。这些奇迹必然导致绝望和崩溃,这个过程中迸发出的巨大感情力量是丘比能存在的能量源泉。而人类和丘比事实上都得到了进步,以这样的方式把整个作品所讲述的内容又深化了一层。于最后一集,小圆许了一个近乎于“解放全人类”式得愿望,最终牺牲了自己成全了所有人。也无怪乎老有人把《小圆》中魔法少女和无产阶级只有解放了全人类才能最终解放自己这样的设定联系起来了。当然这个结局如何,就仁者见仁了。但应该讲,它是极度的正面,且这个“黑暗”的故事中是“美好”的。
纵览12集的全作,人物少、场景也不多,但表达充分,没有一笔多余,没有烂煽情,一气呵成,有回味。让人叹为观止。无怪乎《小圆》甚至是日本政府所参与的对外宣传的推介物之一。
《小圆》之所以能成功,和其主创团队的给力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比如不得不提的,剧本的虚渊玄。
虚渊玄尽管作品不甚丰富,但知名度足够高,且故事都非常地“老虚式风格”。这里不得不让笔者想到同是虚渊玄作品的《心理测量者》。其一大设定是未来社会西比拉系统来评定每个人的犯罪指数。《心》的第一集中警察侦察到某地犯罪指数升高,到现场发现了强奸现场,就地正法了强奸犯后,受害者因为受害有了报复社会倾向,被西比拉系统判定犯罪指数升高,而要求警察将其射杀。于是警察身份的女主就在纠结于此人“受害者”“犯罪者”“加害者”身份之中结束了第一集。一部24集的动画其第一集就能如此深刻和吸引人极其难得,更为难得的是尽管随发展该剧略有缓慢,但故事整体充实并深刻。(多说一句,周庭曾以《心理测量者》影射和攻击HK警察...笔者真恨不得一枪崩了她。)
这又使得笔者想到了极早时看过的同是虚渊玄作品的《沙耶之歌》....它的设定....则奇妙却沉重....所以我想,老虚这个人必然是一个十足的变态,一个纯粹的梦想家,一个天真的理想派。亦难怪其自称“爱的战士”。
另外《小圆》的配乐亦非常出色。尤其是那首“Sis Puella Magical!”,听了真是“男默女泪”。负责《小圆》音乐是大名鼎鼎的尾浦由纪。此人恐怕不用过分介绍。如果说有能力在商业音乐上描绘出不俗且充沛感情的音符的作曲家,那么尾浦由纪肯定是首屈一指的。无论是《空之境界》还是《刀剑神域》,她总能很精妙地抓住那种场景下应该给人的一种细腻的感受,并舒缓而不刻意地表达出来。
角色原案是苍树梅。其人作品不多,举得出的另一出名的作品是《向阳素描》,亦比较明显能看出来《向阳》与《小圆》画风之间的类似。说起来《向阳素描》亦是芳文社的作品,而芳文社则是一家极有特色的公司。其知名作品《轻音少女》《来点兔子吗》《New Game》等等,都...日常且没有男人,非常的“平和”。但受众很广,充分说明市场的需求是丰富的。
《小圆》也有很多其它的特色,比如非常明显且被反复提及的:战斗时场景画面的中的特色风格等等。
如何让一个故事有深度?是不是在构思之初就必须拔高到人性的程度上?笔者这几天在读《许三观卖血记》,其文字平常却透露着一股荒诞,其发生的事情是如此的简单,其人物是如此不起眼,但故事内涵之丰富和厚重却于字里行间向人压迫而来,真实地让人感到“文字的力量”。所以笔者之观点:深度的故事首先来自于深度的人,阅历丰富并勤于思考。另外就是作家充分的自由与发挥,这又不得不让人想到编剧汪海林举的投资人是煤老板或互联网公司的例子。市场上的一些要素对创作过程干涉过多最终得到的肯定是一各方妥协的产物,它“圆”了的同时缺少了“锋利”。最终不得不说的是,还得有一批有一定审美能力的观众。《小时代》能拍这么多部充分证明我们还是“初级阶段”,《上海堡垒》的覆灭充分说明我们也取得了一些“阶段性成果”。
笔者所在的是机加工行业。综合成本、工艺、效率等等参数,对机加工工艺最经典的一句评价,叫“妥协的艺术”。便宜、快、高精度三者永远不可能同时实现,如何在三者之间取得平衡,抑或称之为“妥协”是一件极其要求技术乃至艺术性的事。现在笔者愈发地觉得市场教育下的文化产品亦有如此特色。永远不存在“好”作品,只能是在更多人接受、自身有特色内涵、挣钱之间取得妥协。而这正好解释了为什么“和稀泥”是一种巨大而有用的能力。
故在生活上,也趁早断了试图同时实现“不活成芸芸众生”“亲戚朋友都支持我爱我”“自己感觉到有意义”等等之类的想法。我们能做的,也仅仅是妥协罢了。

20.07.23
谈谈理想
谈谈世界
谈谈特价
Tags: 动画
#1 - 2022-9-17 18:20
(难关)
mark(bgm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