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9-2 14:48 /
艾华斯对当麻的评价和法之书里的"Do what thou wilt shall be the whole of the Law."很相似。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法的全部。可是大家谁不是被自己的生存意志——对死亡的恐惧,对繁殖的追求,以及因此而产生的懦弱,好色,虚荣,追求权力所控制,而忽略自己的“wilt”。人如果不能随心所欲,是不能幸福的。法通过法律体现,目的便是让人随心所欲,听起来很离谱,毕竟大家看来法律是约束人的。对,随心所欲便是最大的自律,因为我们只有一个最正确的选择,而帮助人找到这个,就是法的目的,也是魔法的目的。毕竟一切学科都是为了幸福。我不知道人根本上是有个性的,还是大家共有一个神性,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意志,去发现不被任何事物,言论,思想控制的意志。这就是荷鲁斯时代,自上而下的教诲已经不能控制我们了,众生都将获得自己的世界,而非伟大意志强加给我们的。这大概是幻想杀手的隐喻,挣脱“幻想”,找到真实。这才发现,原来世界的密教是相通的,真人,佛性,和克劳利的wilt。
Tags: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