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9-11 10:52 /
世界观
"历史是不可逆的,而时间是可逆的。" --有马 广大

在涉及时空旅行的galgame,或者更广泛的说,影视乃至文学作品中,时空悖论是在设定完整性上难以回避的一个难题:一个人穿越回去杀死了他的祖父,但是祖父死了的话,这个人不会出生,又怎么能杀死自己的祖父呢?有些作品对这个难解的悖论避而不谈,有的则以平行世界之类飘渺的解释一笔带过;而YUNO中世界观的设定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难题:时间可以倒流,而因果律是不可逆转的。

我们不妨把悖论中的人叫做小明。正是因为小明的祖父没被杀死并传宗接代,才有了小明,而正是因为小明出生在世界上,他才能诞生杀死祖父的想法并予以执行。因此就算小明穿越回过去并杀死了他的祖父,祖父死亡的世界也永远位于原来世界的因果律下游--穿越后小明在时间上回到了过去,但是他并不在作为“原因”的原本世界,也无法改变原本世界的分毫。

在YUNO中,所有的世界都生长在一棵“因果之树”之上,每个世界都是因果之树上的一个节点。节点之间以因果规律的关系相连,父节点永远位于因果律的上游--亦即,由于父节点对应的世界中的某些原因,才诞生了子节点对应的世界。比如,今天要和哪位女同学吃饭?--对于这个简单的问题,不同的选择分支诞生了不同的平行世界。这些平行世界作为当前世界的“结果”,在因果之树上作为新的子节点诞生。因果之树的所有世界都诞生于某个“原点”。这是万物的起因,经由因果律的演变产生了万千不同世界,这其中有我们现在所处的地球,也有光怪陆离的异世界。

而如吃饭的例子中所展示的,人类的自由意志可以改变世界的部分走向。但是当因果律的洪流席卷时,个体的挣扎螳臂挡车,因果之树再多的分支终会归于一点,这也就是所谓的“命运”。


剧情(按照时间顺序叙述)
(参考文章: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6661204/)

异世界背景:几十万年前,在地球上生存的高等人类文明为了逃避灭世之灾,将自己所生活的大陆「德拉=格兰特」改造成次元移动装置并逃离了地球所存在的次元。 虽然成功回避了灭亡的结局,但这次逃离并不完美。「德拉=格兰特」围绕着地球所在的次元转动,以400年为周期,「德拉=格兰特」会移至距离地球的最近点,并发生碰撞危机。为了偏转「德拉=格兰特」的轨迹以避免次元冲突,科学家格兰提亚以自己的意识为媒介建立了可以控制整个大陆的系统,成为了守护「德拉=格兰特」的女神。每隔400年,格兰提亚要选择一位「德拉=格兰特」的女性作为巫女来投影自己的意识,控制「德拉=格兰特」来避免相撞。在「德拉=格兰特」到达“近地点”的时候,两个次元之间会产生接点,在「德拉=格兰特」生活的居民有机会借此来到地球。事实上,后世人类的文明变革,科技革新大部分都是「德拉=格兰特」居民所带来的。

本篇之前:公元1600年,「德拉=格兰特」的巫女凯尔提亚在次元相接时来到了地球上的日本镜町。她在这里生活了近400年(异世界的人经过基因改造变得十分长寿,以适应所处的残酷生存环境),随后遇到了历史学者、本作主人公的父亲--有马广大,与之相恋结婚并生下男主人公有马拓也。为了让灵魂附身于自己的女神格兰提亚回归「德拉=格兰特」,选出新的巫女以应对2000年的碰撞危机,凯尔提亚自杀了。有马广大从凯尔提亚口中得知了异世界以及因果之树的真相。为了探寻真理,他进入了“事像的夹缝”之中,成为了因果之树所有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的观察者。有马广大在因果之树中看到了「德拉=格兰特」的未来,得知只有让有马拓也的女儿YUNO成为「德拉=格兰特」的新一任巫女,才能回避2000年两个次元的冲突。为此,有马广大在进入事像的夹缝之前,将从凯尔提亚得到的“R装置”(可以穿越不同次元的装置,「德拉=格兰特」文明的产物)寄送给有马拓也,并要求他收集作为动力源的8枚宝玉以前往异世界。

本篇:本篇讲述了有马拓也的校园生活,主要描写集中在他与数位女角色的互动。
亚由美:有马拓也的后妈,有马广大的第二任妻子。在有马广大消失后和拓也相依为命。公司的同事丰富用卑鄙手段让亚由美疏远拓也并夺走了她的身体。拓也破解了他的手段,暴揍了他一顿,之后与亚由美发展为乱伦关系。
島津澪:大小姐。与拓也产生误会后离家出走,意外发现在镜町地底的「德拉=格兰特」遗迹(由于时空乱流,「德拉=格兰特」坠毁于8000年前的日本)。被拓也找到后两人袒露心扉重归于好。
美月:拓也前女友,仰慕有马广大的好友,校长龙藏寺。龙藏寺随后被在因果之树上的流窜,企图窃取R装置的罪犯夺舍。美月发现了龙藏寺的异常,但被龙藏寺洗脑。美月凭借对拓也的爱短暂打破了洗脑,但最终没有逃离死亡的命运。
神奈:400年来到日本的「德拉=格兰特」女性阿曼达的女儿,父亲是另一条时间线上的有马拓也。被有马广大收养,保护「德拉=格兰特」遗址免于被他人开发。
绘里子:拓也所在的学校医生,真实身份为穿梭于不同世界的“时空警察”,为了追捕龙藏寺而来到并潜伏在这个世界。

异世界篇:有马拓也被R装置传送到异世界后与逃离帝都(异世界权力中心)的巫女赛勒丝相恋并生下女儿YUNO。巫女赛勒丝随后被帝都士兵发现,被认定抛弃了巫女职责而被凌辱,随后自尽。有马拓也带着YUNO前去帝都为妻子报仇,但是被士兵抓住当苦力,YUNO则被选为巫女。有马拓也在监狱认识了帝都反抗者阿曼达,二人逃离监狱前往帝都。帝都掌权者是拓也的母亲亚由美,几年前她在地球被R装置传送至此。从母亲口中得知了世界真相的拓也放下了妻子作为巫女被愚昧异世界住民杀害的仇恨,同意YUNO成为巫女。他在绘里子的帮助下击败了同样来到这个世界的龙藏寺,但亚由美为之付出了生命。由于次元冲击的力量过大,拓也与YUNO一同被传送到了因果之树的原点,在原初的永恒之中厮守。


简评
毫无疑问,YUNO在世界观设定的完整性、严谨性以及创意方面在我玩过的所有galgame作品中独占头筹。在我以前读过的所有文学作品乃至科幻小说中,我从未见过哪部作品对于时间旅行能给出如此完整详实的设定。通篇对于“事像素子”,“事象密度”等专有名词及其理论长篇大论、附有数学物理公式的说明以及别出心裁的A.D.M.S.系统都体现了作者在世界观设定上的用心。作为一款96年发售的游戏,YUNO毫无疑问有创世代的意义,也配得上批评空间久居不下的高分。

但是抛开时代背景,我却很难说YUNO是一部上乘之作。因为除了上文中称赞过的无人能及的设定,YUNO没有任何值得夸耀的长处--倒不如说,雷点遍地。除开反人类的游戏模式和粗糙的画风不谈(年代原因,可以理解),YUNO的剧情中严重缺少可以让文本变得饱满的细致描写,却处处充斥着刻意恶心人的NTR情节。在本篇之中,日常交流除了和主线剧情(异世界、世界观设定等)相关的内容,就只剩下了拓也满脑子的黄色和白开水般的对话。这让我在游戏中很难把本篇中的几位女角色当作“人”而非“推动剧情发展的工具”来看待,去体会在庞大世界观背景下角色之间的细致感情。galgame是恋爱游戏,没有讲好的恋爱的故事,在我眼中终究是不完整的。至于NTR情节就更为过分。我完全可以接受可以回避的NTR或者剧情需要的NTR(比如用于让主角成长,用于说明敌人强大);但YUNO中通篇都是因为拓也的愚蠢与无能而招致的NTR,而他却没有任何成长。在异世界中拓也明知道4年后帝都会追捕妻子赛勒丝,却为此没做任何准备;在赛勒丝受辱自尽后(这段完全可以改成在受辱前自尽,强行NTR)拓也又被愤怒冲昏头脑去帝都复仇,为此搭上了自己的宠物龙女的生命。诸如此类的情节让我在进行游戏时对于主角愚蠢行为的愤怒超过了对游戏剧情本身的兴趣,严重影响了我的游戏体验。

Tags: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