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9-19 00:01 /
按照《苍银的碎片》(以下简称《苍银》)在Fate系列圈内的口碑,我是断然不会愿意花一丁点时间去阅读,但因为个人创作的需求,我需要了解Fate关于拉二的设定与塑造,所以才入了《苍银》的坑,就此开启了这趟痛苦的阅读之旅。

前四本书的阅读就是反复强化我打两分再弃书的想法,直到我读到第五本,才终于有了所谓的阅读体验。果真就如知乎上有人评价的那样,《苍银》应该先读第五本,在我看来,《苍银》只需要读第五本。在我终于完成五本书的阅读之后,我对本小说的综合评价就5分。本书的问题是全方位的,且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不仅仅是作者樱井,更包括作为本书设定的菌类在内。或许当真应了本书最广为流传的那个评论——本书最大的亮点是中原的插画,相比FZ那每本书只有一张人物设定彩图的武内摸鱼之作以及FSF森井那水平波动巨大的漫画插图,《苍银》的彩图无论是质还是量都是史诗级碾压。当然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一个亮点是旧剑的塑造。

在看过几个平台关于《苍银》的评价后我发现许多读者对于《苍银》的烂都具有共识,但关于为何烂的理由却不够清晰具体,我在这里试图从几个方面对《苍银》的问题进行李菊福地分析。

一、全局构思的欠缺
本书的问题是巨大的,其程度甚至于第一本书中请东出来商业互吹,东出都语尽词穷、吹无可吹,以及菌类在第五本书的后记中基本没有任何关于本书的评价与解析,只剩例行公事的致谢。相较于当年FZ的后记,篇幅只有当初的五分之一就可见一斑。

具体而言,作为本书最大的一个问题,全文叙述逻辑与思路不清晰,未能展现1991年圣杯战争全貌基本是为读者所共识的。任何人写作,老师对作文的第一个好评基本都会是“思路清晰”,但是这个最基本的写作要求,在《苍银》中是缺失的。在读完五本书之后,读者根本无法在脑中将91年这场圣杯战争的全貌清楚完整地还原一遍,读者顶多能够记起里面的几个片段,但关于这场圣杯战争的完整流程,没能形成任何印象。对于一本隶属于大众流行文化的小说而言,这是极为致命的,毕竟能够驾驭后现代文学碎片化写作等实验创作手法并为普罗大众所接受的通俗文学作家基本没有。

究其原因,首先在于本书选择以个人视角讲述圣杯战争的思路就是错误的,优秀的逻辑性极强的作家或许能够将若干叙事碎片最终还原成故事全貌,但型月作家之中,樱井甚至是菌类,都不是以逻辑架构与事件驾驭见长的作家,选择一个自己并不擅长的行文思路写作,水平不到位结果只能是作茧自缚,最终自己写了个什么自己也不清楚。如果当初《苍银》老老实实选择以上帝视角叙事,按照事件的发展顺序写作,不说能够多么出彩,分数至少能比现在再加1分。而这也是为什么第五本书的阅读体验最好,就是因为最后一本书选择的旧剑视角仅仅讲述了圣杯战争最后一点时间的故事,全程除了回忆就是老老实实的顺序,故事便显得条理清晰了许多,这证明樱井不是不能按照顺序好好讲故事。然而前四部书的颓势当然也在所难免了。

而这样成文的后果,不仅在读者这里败了口碑,无论是人气的低迷还是叙述本身的含糊,都严重影响了本书动画化的计划。作为一部Fate系列早已完结的小说,却迟迟换不了动画化的企划,樱井也该引以为耻了。

二、人物塑造的稚嫩
虽然如今型月粉丝内部对于菌类拥有“出道即巅峰”的最大共识,如认为《空境》《月姬》《魔夜》都是比后来的Fate系列好的,但我个人在通关菌类多部作品之后,始终认为菌类是成长型作家,他的早期写作水平是不及他如今水平的,其中就包括设定水平以及故事讲述水平。从菌类自己的后记中可知《苍银》的设定是来源于自己年轻不成熟时期的梦想,简言之就是玛丽苏与骑士的故事,不是说这种设定不行,事实上FSN的fate线也是与这种类型大同小异的故事,但关键是怎么写这个故事。

事实上,作为主角爱歌在被设定完成之后,就注定这不会是一个“好看”的故事。世面上很少有作者愿意去写这种一开场就满级的主角,因为没有成长的主角会让故事失去很多出其不意的惊喜与看点,令矛盾难以顺利开展。主角太强一开场就砍瓜切菜、如入无人之境,那之后的所有战斗还有什么悬念与转折可言呢?这也就为什么爽文通常喜欢写“屌丝逆袭”的原因,因为这是最容易制造爽点的套路。而对于菌类而言,他的套路通常就两个:一是龙傲天的大女主,如爱歌、两仪式、青子都无出其右;二是表面屌丝实则开挂逆袭的男主,如士郎、志贵甚至是草十郎以及后来的立香。而最终从阅读观感上看,你可以说《空境》文笔优美、充满玄思,但你不能说这本书读起来很爽。同理《魔夜》,故事矛盾平得只让人看得昏昏入睡,还要一面忍受作者不停的关于魔术世界观的乏味科普。

综上,菌类这种对于女龙傲天设定的执著在遭遇樱井欠缺的笔力与肤浅的人物认识水平之后,就成了如今这个只剩下尬吹玛丽苏的现状,能让每个见到她的人称赞她的美貌;以及爱傲天瞪谁谁怀孕臣服的战斗水平,而这种征服从者的过程除了多吹嘘几遍“根源公主”无解的强大之后,再找不到更合适的解释,反正根源公主就是能不畏毒,能让追求根源的魔术师秒服叛变,能力大无穷手指接长枪。既然这样,根源公主一巴掌打飞海德,一脚踏平大神殿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还需要三骑拼死拼活打拉二干什么?

此外作为一个连接根源早已看透世界本质的无解存在,作者就是可以让她一秒恋爱脑上头,说爱上旧剑就爱上旧剑,毫无逻辑可言。布姐没有恋爱脑就无法发挥实力,静谧也需要在爱歌与来野巽之间反复横跳,总之女从者没点恋爱脑就不配当女的,加上昨天表忠心今天就背刺御主的豆爸的神奇操作,只让人感叹在樱井光笔下,人物的思想与行为竟然可以如此儿戏与枉顾逻辑。这充分表现了本书无论是角色设定还是角色塑造,都是一样程度的垃圾。

三、历史格局的限制
我至今仍然认为,谈型月作者的政治历史认识水平就是个笑话,且目前为止某虚是型月作者里水平相对最高的,他的《心理测量者》能够初窥端倪。虽然FZ的三王会谈早在所谓的中国“硬核”Fate圈内被婊烂了,但事实上如果一个作者的最高政治历史认识水平是10分的话,某虚虽然只有2分(PP的水平则不止2分),但好歹有,虽然认识很幼稚;而你型月其他作家则是0分,根本没有所谓的“政治手段”“政治素养”的意识。毕竟这些轻小说作家别说出入官场,怕是优秀的史书与历史传记都没看几本。而菌类经过十来年的成长,终于从0分长成了fgo2.6的2.5分,有了多方势力角逐与制衡的思想认识,然而对于政治家个人手段与权谋的刻画,依旧只是肤浅的“独裁统治”“强权压制”这一个层面。

具体到《苍银》这本书里,这种局限与肤浅主要体现在拉二的塑造上面。当然还有玲珑馆家所谓的东京统治阶层的塑造,简直能把人笑死,宛如初中生写的官二代、高干子弟主角的水平。我不禁反思去跟型月作家的历史考据水平与政治认识水平较真的自己是否是个傻叉,型月到如今没被中国网民冲烂难道不正是因为聪明地在大部分时候避开了中国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否则你以为型月多搞出几个如闪闪、拉二一样的始皇、太宗、武帝(虽然我个人十分喜欢闪闪、拉二),会被喷成什么样子,历史事件典故的随意缝合,“历史考据帝”们会放过你吗?正因为恶搞的是别国的君主,中国网民事不关己就当吃瓜群众了,然而就算是这样大帝也没被少喷的不是?

就以我目前对拉二真实历史那少量与肤浅的认识,我也不禁对樱井在《苍银》中对拉二的塑造充满嫌弃,我有理由相信樱井在专人帮助下所搜集与阅读的资料比我更多,然而最终在书里搞出来的就是个这!就拿闪闪比(这或许不公平,毕竟在型月论王的塑造基本没有超过闪闪的),单说闪闪在FZ中的塑造,还不提CCC与《绝对魔兽战线》,某虚在未能挖掘出历史与文学中吉尔伽美什的政治功绩与作为的前提之下,他的塑造落脚在闪闪“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个性、对事物本质的深刻洞察与超强的实力之上,并通过对挚友的承诺与释放韦伯两件事,为这个暴君注入几分人情味儿,这里的每一个性格特点都在FZ的小说中得到最有力的塑造与支撑。并且这基本上是摒弃了政治历史层面的加持,不像大帝跟呆毛试图跟他们的执政方针扯上关系。单纯就角色塑造而言,论闪闪个性塑造的鲜明与有力,Fate中FZ无出其右。至于之后菌类的塑造,更多的是“洗白大法”与“玄言加成”,闪闪的性格是越来越温和,说的话越来越不是人话,形象是越来越“贤明”与“悲情”,讨喜是讨喜,棱角与力度不及当初。

相比之下,拉二就是闪闪的低配版,差不多就是“卖家秀”与“买家秀”的区别。樱井在没有搞清楚拉二应有的形象的情况下,只能生硬地模仿,比如就硬把摩西跟拉二缝到一起,强塞给拉二一个挚友对标闪闪恩奇都。你但凡认真研究过拉二相关的历史科普读物而不是所谓的地摊野史与市面上的戏说影视,都会对拉二与摩西是否是同一时代的人物存疑。何况我还知道欧美拍过一部以摩西为主角、以拉二为反派的电影,直接被埃及官方抵制了,证明这毫无疑问是个烂梗。这个梗里法老的形象非常不光彩,你樱井不也无法在《苍银》里对拉二与摩西的矛盾做出合理的解释吗?用这个梗要么没过脑子要么是拉二高端黑。更勿论拉二有个挚友对他角色的塑造没有半毛钱作用。此外我就没见过哪位英名远扬、雄才大略的君王跟人谈话会滔滔不绝地畅谈自己的女人而不是自己的丰功伟绩,何况是拉二这种妻妾成群的绝对男权的象征,哪怕是我国历史上最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帝王如唐明皇、顺治帝之类的,你召唤他们出来,你觉得他们会跟你谈什么?写出这种人设的樱井光只能说是见识短浅且恋爱脑病入膏肓,毫无对君王思想意识的认识。

综上,在《苍银》里,拉二就成了个左手炫妻右手炫友并专注装逼的“王”,至于战力嘛那是最简单的事,吹就完事。换句话说,樱井的拉二除了坐姿霸气与实力霸气,在思想意识层面没有一点王应该有的样子。证明樱井在“消化”了拉二的历史资料之后,也完全没有勾勒想象出拉二的真实样子,只有根据型月现成的闪闪的形象与性格特征临摹了一个空壳,堆砌了一堆所谓“王的威严”“王的霸气”“王的骄傲”的形容词,而无法真正从角色个性与逻辑出发去让角色的行为显得合理。可惜直到现在,哪怕在FGO里,菌类在接手1.6后也没有对拉二进行深入刻画,不像当初闪闪一样幸运经过多次的认真塑造,导致拉二的塑造怕是仅止于此,也是万分遗憾了。

四、唯一的塑造亮点
我之前说过,除了中原的插画,本书在写作上唯一的亮点就是旧剑的塑造了。樱井仿佛将前四本书攒下的人品一股脑儿地投在了旧剑身上,是我认为《苍银》全书最能看的角色之一,另一个是阿拉什,塑造得十分讨喜。从一般层面而言,樱井对于旧剑的塑造只能说是中规中矩,但在《苍银》这种充满了神经病与山寨角色的书中,旧剑是相对着墨较多且行为逻辑能够自圆其说的角色了。

很多人因为旧剑最终对爱歌的背刺而十分憎恶《苍银》中的旧剑,这实际上是坚定站在S组主从关系角度上的判断。但通观整个《苍银》中爱歌的塑造,她的行为是难以让读者产生共鸣的,更无法让读者认同。事实上她因为恋爱脑而选择为旧剑实现梦想不惜召唤兽来毁灭世界的做法,本身已经是妥妥的反派标配,面对这样的行为,但凡作者还记得自己写的是三观符合大众标准的英雄,除了不惜一切代价阻止爱歌之外没有第二个选择。

至于被众人诟病的旧剑萝莉控的问题,首先从客观上讲旧剑与绫香的羁绊是原FP动画短片的设定,樱井也超越避免不了;其次樱井也在文中为此竭力地做了铺垫,写了一个孩子死在自己怀里的事成为旧剑的心结,并且又受到绫香父亲的托付,因而也就无外乎他之后会为了保护还是孩子的绫香不顾一切。从当初旧剑所身处的情景而言,他拯救作为孩子却被爱歌无情投食喂兽的绫香的行为没有任何不恰当的地方,至于你硬要开启千里眼将或许在八年后会存在的旧剑与绫香的男女之情拉到这里作为诟病旧剑对爱歌背叛的理由,则是纯属生拉硬扯了。

而旧剑的塑造也体现出型月对亚瑟王传说的消化程度更好,且呆毛的先例更好借鉴。在我看来《苍银》里的旧剑就“王的气度”而言,比FSN里的呆毛塑造得更为成熟。毕竟亚瑟王不是女孩,他的传说事迹是现成的,和男版亚瑟的融合度更高,樱井照着抄进书里总可以吧。因而在第五本书中,基本摒弃了任何恋爱的元素,为读者展现了亚瑟为国为民的多次征战,乃至于最终圆桌分崩离析,与莫德雷德反目都得到顺理成章的叙述,尤其精彩的是在与剑帝卢修斯的对抗中,将亚瑟的意志与思想展现得非常鲜明了。作为型月水准的君王形象算是立了起来,与FSN里挂着王的空壳实则是方便谈恋爱的小姑娘的塑造角度有了很大不同,在旧剑身上,你能看到身为骑士王应有的样子。我非常怀疑这部分的文字有菌类在背后帮助樱井打磨。但是不足之处还是在于对旧剑放弃拯救故国的执念转而拯救东京的心理转变展现得不够说服人,这种转变一定要通过五本书细水长流地展现,仅仅通过半本书来表现无疑是急转弯,是不够充分的。

此外,本书刻意加入的无数段“摘自某本陈旧的笔记”的圣杯战争科普桥段,简直极大影响了阅读观感。这都是2014年了,又不是FSN刚出的时候,能看你《苍银》的读者哪个不是Fate系列粉丝,还需要你将这些圣杯战争规则的陈词滥调灌输给读者?既没有起到科普的作用也丝毫无法激发阅读的乐趣,硬生生插在叙述中间,成为一堆没有营养的废话。
Tags: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