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26 21:16 /
原文2013-3-26发表于 BLOG

恶托邦,也称反乌托邦、敌托邦,描述一种与理想社会相反的,极端恶劣的社会最终形态,这种社会表面上充满和平,但内在缺充斥着无法控制的各种问题,代表作有著名的『美丽新世界』『一九八四』『动物庄园』。二次元世界从来就不乏反映恶托邦社会的作品,譬如经典的『攻壳机动队』、『铳梦』,『未来都市NO.6』和『命运石之门』也多少涉及一些。比起严肃文学世界的恶托邦作品,二次元的同类题材大多要轻松许多,即使社会令人绝望,结局也会令人欣慰。



去年有三部相关题材的作品『PSYCHO-PASS』『来自新世界』『图书馆战争』,应该说各有特色,口碑也不错,就在上周PP和自新世界完结了,感触颇多没,于是有了此文。




PSYCHO-PASS

虽然诡异的人设和灰暗的作画吓走了一些观众,不过老虚的号召力还是不俗的(也许还有劳模兵库北香菜大人的功劳?),直至跟到22话完结,总的来说虽然画面偶有崩坏,但演出和音乐都表现不俗,虽然剧情是经典的警匪类,故事背景值得申讨,是一部不错的片子。



直接来谈谈社会和人。

头几集看完之后,最直接的道德厌恶感来自于故事中对所谓”潜在犯“的处理——对超过心理指数的人施用麻醉还算人道,但对未经过审判的嫌疑人(即使是现行犯)直接湮灭,实在有违法理。

PP的世界观就在这种“超越法理”的基础上展开了。

看起来PP中的日本社会,在先知系统的计算下,人类可以轻松知道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和目标,而心理指数的运用,使犯罪行为大量减少,全息图像、仿生义体的运用,使人们的生活舒适、健康……是近乎先完美的世界。但其实非也,人人都是心理指数的奴隶,每天暴露在心理指数监测设备的窥探下,必须小心应对心理变化,一旦心理色相出现浑浊浑浊,生活马上就会变得噩梦一般——轻则丢掉工作、失去地位,还可能被关入监狱一样的设施内,接受冷漠的“心理辅导”。在12话“恶魔的十字路口”中,弥生因为色相浑浊被关入心理辅导机构,其中虽然生活条件完备,但环境异常孤独——虽然室内放着温和的提示和音乐“鼓励”被辅导者,但是平日的工作都有机械的工蜂完成,医疗人员只会在出现“紧急状况”的时候,挂着扑克牌式的表情出现;接受心理辅导的人,不仅失去了从事原有工作和爱好的权利,还被关在暴露的单间内受到监视,被称作“潜在犯”、人格受到践踏。这也难怪进入辅导机构的人,很少有人能恢复正常,反倒有很多心理色相加剧恶化,永远被关在变了名字的监狱中。



因为有了先知这台万能计算机,人类失去了决策的必要,同时也失去了决定的自由,一切步调都紧随先知神谕,政治上的民主主义成为空谈,人脑计算集合——先知成为实际上的终极独裁者。同时在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之后,人类竟然依赖起这样失去自主性的生活,作为“认证艺术家”的弥生从未感觉自己被判为“潜在犯”有什么问题,而是一心想着重新获得先知的任何,回归社会;而面对昔日的好友,即使自己也是制度的受害者,她仍然义无反顾的站在了先知制度的一边,对社会制度的理性判断已经完全超越了对人性是非的感性理解,完全成为先知系统的忠犬了。



相比之下反倒是槙岛圣护这个片中的大恶人,到了后期悠然潇洒的对抗禁锢人类的先知系统,一番孤胆革命者的英雄形象,让人有那么一点喜欢。如果说弥生、宜野座之流算是依赖、沉醉于系统的卫道士的话,槙岛则是仅忠于自己的自由派。向往人类自主的思考和知性的他,其实是站在思想的自由主义者的立场上,用近似恐怖主义者的偏执方式,挑战禁锢人类思想的先知系统而已。

狡啮慎也又是独立于忠犬和革命者的,第三种人,他既不是系统的卫道士,也不是纯粹的反叛者,成为执行官只是为了延续自己身为警察的职责,可以说是坚持自身争议的权宜之计。贯彻着自己心中的正义,既不会盲从于先知的神谕,也不会为了反叛而杀人,犯罪者必然要受到惩罚,法律面前不容有例外存在,正是由于这种执念,慎也最终成为槙岛圣护一系列恐怖行动的制裁者;另一方面,他对先知系统的忠诚,又在系统剥夺其警察资格的同时终止,此时已经没有继续与系统妥协的价值,他便走向了反叛,相比公安局的众人、尤其是相比宜野座,他是个能够独立思考的个体(朱妹子追求的是最大合理性、小星星大概是寻求刺激、唐之杜女王则是在社会规则内的行乐主义者,只有征陆大叔和慎也类似,不过不同于慎也,大叔还被亲情所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狡啮慎也这种性格的人,其实具有许多我们现代社会的一个理想的普通警察的特指,而在先知系统的社会中,却是一个十足的异类。

而在片尾,曾经拼命保持自己犯罪指数的野宜座,最终也不得不面对父亲一样成为犯罪指数超标的执行官的命运。

这都是拜思维的皇帝——先知系统所赐。

最近和朋友讨论了一个话题,工业革命时期的Luddite——卢德运动,进而聊到科技对人们的影响,很容易的联想到了Psycho-pass的世界。几乎可以笃定,先知系统设计之初,一定是衷心为了人类美好未来而开发的系统(没有人会创造一个让自己失去权利的东西吧),但最后之所以人类的命运,会变的完全由系统掌握,归根结底是人类对系统这种工具,产生了依赖,是所谓懒惰作祟。人类的历史上,曾经出现过许多大多数公民因为懒惰和狂热,在极端的情况下期待“救世主”,而主动交出决策权利的情况,魏玛共和国时期的希特勒就是常被引用的例子;而对于人们依赖新发明的例子,只要看一下我们身边的情况就知道了——20年前,我们还身处于连安装电话都要申请批准的环境,那时候人们通过电报、航空信件与远方的亲友通信联络,而现在,如果要把网络从大家的生活中移除的话,那些依赖网络消费、学习、娱乐、联络的人大概会有很多疯掉吧(比如说我)——科技的进步不仅带来了方便快捷的生活,还非常容易让人沉溺其中,也许不久的将来,人类真的会被万能的机器所取代,成为被饲育在优越牢笼里的宠物吧……

也许我该断掉网络,多去感受一下北京5春天了(沙尘除外)。



来自新世界

同样2012年十月番的『新世界より』的未来世界则是一派由于生物学上的进化,而使人类文明走向衰退的末世余生。初看起来神栖66村社会似乎是通过通过洗脑等精神控制方式,配合错乱的性行为作为压力释放手段,再辅以类似工厂一样使用甄别措施、生产合格的成人并处分可疑的未成年人的完人学校,形成完整的新人类生产流水线和售后保障,乍看起来颇有点『美丽新世界』的意思,但随着故事的深入,这个千年后的新世界却展现出其独有的特质,以人类的进化能力——咒力作为契机,社会走向了另一种极端。

与一般恶托邦作品不一样,贵志祐介笔下千年新世界的压抑和病态,并非缘自于统治者的贪欲或者社会机器对个人利益的藐视,而是因为人类对于自身力量的恐惧和不信任。虽然几乎所有恶托邦社会,都不同形式的放大了人们的恐惧感和不信任感,但是这种恐惧和不信任,大多来自于民众忌惮审查机器的恐吓、或者既得利益者对失去地位的担心,很少有如神栖66村这样,任何错误都可能引发毁灭的情况。对人类来说,咒力就是打开的潘多拉盒子,它比我们如今所见过的一切事物都更危险更难以驾驭,正是这种属性,将人与人的间隙扩大到极点,使恐惧、猜忌、自身生存的欲望占据了人心,正如玛丽亚所说——“神栖66村的大人们看着自己孩子们的视线……是一种异常的感觉。”割断父母与孩子之间的血浓于水的感情联系,大概是人世间最令人痛苦的事情了吧?但是『来自新世界』所呈现的,却是这样一个为了当下生存的人,严格筛除、消灭小孩子的社会。相比传统恶托邦作品那种互相之间失去信任和道德、或者仅仅在精神枷锁中沉溺于娱乐的人类,这种恐惧到连亲情都要完全抛弃的世界真的是残酷多了。但在仅仅一枚坏蛋就可能毁灭数以万计的好蛋的情况下,这个咒力社会不得不对任何可能的危害加以消灭,最终不惜以不断杀害小孩子的方式,维护本身的安稳和秩序。



另外,在一部分人拥有咒力基因之后,缺乏此类基因的旧人类的命运则更加令人胆寒。一开始我还以为化鼠只是和不净猫一样,是由动物加以改造而成的人类的工具而已,但最终解释的真相令人震惊——化鼠是经过基因改造的旧人类——无PK的奴隶和PK狩猎者,由于”愧死“的发动需要咒力来实现,在面对具有”愧死机构“的新人类时,无咒力的普通人反倒更有机会杀死对方,于是将普通人类统统改造为面目、习性和人完全不同的“异类”,蓄养并奴役着。这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阶级专制,片中的化鼠,命如蝼蚁,可以被人类随意杀戮、开个简单的会议就可以灭族,完全失去了身为人的权利和尊严,更加讽刺的是,经过几百年的时间,身为罪魁的新人类,完全封印了曾经加害于旧人类的事实,以至于斯奎拉最后”我们是人类“的呐喊,换来的只是全场鄙夷的讥笑。



不把人当人对待,所以斯奎拉所带领的化鼠部落才会激烈反抗吧。

可惜斯奎拉的化鼠帝国,不过是西元时代无数个伪装成民主的专制王国的翻版而已,标榜着民主主义和尊重人权,实际确实利用民族仇恨、高塑领袖神坛,大多数化鼠,只是沉浸在这种狂热感情中被利用了而已。不用想,如果这样制度下的化鼠获得胜利,获得“自由”的也只是少数人而已吧。在极端制度压迫下苟活的化鼠,最后也只能依靠另一种极端制度来寻求解放,本身也够讽刺的了。相比之下,我更喜欢奇狼丸的忠义之道,虽然被斯奎拉批判为“守旧”,但对于“恩义”非常执着,对于救过性命的早纪一行、冒着被赐死的危险保守秘密,虽然对神栖66村的人类带有憎恶情绪,但关键时刻还是愿意出手相救……而最让我触动的,是奇狼丸最后赴死时,请求早纪“请保护我的母亲”,相比因为恐惧杀害孩童的神栖66村和为了革命伤害女王的斯奎拉一部,他大概是故事中最有人情味的一支了。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在拥有了展现无限可能性的咒力之后,就没有一种方法使普通人类也新人类平等生活在一起的改造方式了吗?咒力明明是强大到能从分子层面改造人体和世界的能力,却只有将旧人类变为可以杀戮的怪物这一条路了吗?贵志祐介并没有给我们展现这个问题的答案和可能性。

联想到『楚楚可怜超能少女组』的一些情节,我猜这大概是因为咒力能力者阶层发自内心地对那些不接受不信任他们、把他们当成怪物的旧人类的鄙视和仇恨吧。



图书馆战争



本来是想对刚刚完结的新番进行讨论,不过临了我还想到这这部作品,刚好剧场版的BD上月初发售,所以有印象的人也不少吧?

比起『来自新世界』沉重的远未来末世背景,『图书馆战争』不论是从世界观还是剧情来说都可以算是非常贴近现代生活了,唯一反常的只有故事的核心冲突——书籍审查。相比我大天朝的出版审查制度让多少智慧结晶胎死腹中的版前审查制度这种只在版后进行没收和修正的“媒体良化制度”真是幼稚到家了,亮点只有竟然可以因为审书这种破事而合法使用自动武器以及队员堪比我朝城管大队的恶劣行为。

严格的来说『图书馆战争』中的社会不能算是恶托邦,但是故事中对书籍和其他媒体使用的令人惊讶的审查和消灭手段却无疑是反人类的(比如竟然对没有武装的图书队员开枪、无力闯入他人住所等),开始看的时候真的是很惊讶于如此恶劣、简直可以说是拙劣的手段竟然刻意在一个民主法制的国家被合法化,而且社会的其他方面看起来还很正常!现在想想,可能是作者想用这种极端的表现,来引起读者对于出版审查恶发的关注和反抗吧。

感想就是作者真应该来天朝写本书体验一下真正的审查;另外就是以我自身所处的环境,还真没什么去职责石原老不死的资格啊。

不过石原你还是速速去死吧。




后记

虽然也一定包含了迎合观众中二思维喜好的考量,但对未来自由的向往和对压抑禁制的担忧的思想也一直萦绕在许多人的脑中,这才是恶托邦类的作品一直不断涌现的原因。比起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些个盲目崇拜依赖“领袖”“英雄”“旗帜”的、同时也是恶托邦作品开始出现的时代,当今人类社会的状况,比那个公然自称领袖、元首、独裁、帝国的时代,已经好了很多——不仅民主化的进程在继续,就连独裁的国家,都不得不挂上民主的招牌蒙骗自己了。但就像图书馆战争中的情况,即使是民主主义的制度下,也不一定什么时候,遇到何种极端情况,就催生了严重侵犯公民权利的恶法,继而有可能,让我们的文明回到那个野蛮愚蠢的时代。在11区,算是居安思危吧,在天朝,那就是现实主义教育了……
#1 - 2013-3-26 22:05
(追いかけたままで 追い越され続け 未完成なままで ... ...)
赞!
#2 - 2013-3-27 08:28
(Idle singer of an empty day)
不止这几部吧,还有宽叔做的破鞋FRACTALE活该大暴死
#2-1 - 2013-3-27 09:06
猫乃魔物
开头说了这类作品有很多啦,只是把最近的三部拿出来,所以叫“随览”。

另外分形世界观很模糊,太不具代表性了。
#2-2 - 2013-3-27 09:20
Phaer
frt那种打包死的就不要提了啦 宽叔安息吧lwl
#2-3 - 2013-3-27 09:20
猫乃魔物
天鹅座α脉冲源Phaer 说: frt那种打包死的就不要提了啦 宽叔安息吧lwl
www宽叔安息+1
#3 - 2013-3-31 12:44
(形月作品爱不够呀。)
PP实际上是类似”未来歌剧“之类的东西,重点不在”完美世界“上,很多时候明明可以讲的深入,却点到即止了。
反乌托邦的意思是”看似美好实则可怕的世界“,那么《自新世界》中的”美好“在哪里呢?人在拥有越来越多的力量(枪支,核武器)这一点对人来说到底是灾祸还是幸福?如果是灾难又要怎么规避?这大概就是作者想要问的问题吧(因为这些事情我们现在也没能处理好)。
#3-1 - 2013-5-18 21:25
夢遊中
美好大概在于“倭黑猩猩形式”的社会。。。不是搞笑噢。~~
#3-2 - 2013-5-19 00:10
猫乃魔物
Ylen 夢遊中 说: 美好大概在于“倭黑猩猩形式”的社会。。。不是搞笑噢。~~
相比旧人类获得了超能力,可以完成许多以前不可想象的事情,这应该可以算是“美好”的吧;另外作者前面其实看重体现”孩子眼中的世界“,在他们未接触这个世界的谜题的时候,神栖66町是安乐祥和、无忧无虑的乡村田园,对于孩子们来说就是一个乌托邦般的世界。

就因为这样的世界,当一层一层揭开光鲜外表、露出内部扭曲、丑恶、危机四伏的”真相“时,才令人更加绝望和厌恶吧。

当然扭曲的性自由也可以算吧……不过当剧情进行到这里的时候、读者的感情已经被带入紧张反感的一面了……其实倭猩猩式的社会还不算完全成立,只不过人类希望向这个方向发展,拙劣的模仿这种缓解压力的方式而已。伦理委员会对异性之间的交往极其严格的管理方式,其实是为了避免滥交后可能产生的被隐瞒的新生儿的问题(比如真里亚和守就是例子),说明人类的自身的体系,无法完全模仿倭猩猩。另外在16岁之后,本来沉溺同性行为的孩子们,由于管理放松而统统选择了异性交往的剧情很令我在意,我认为作者这样写的用意,是出于一种对同性行为不赞成甚至厌恶的心理,在他看来同性恋依旧只是扭曲政策下的权宜之计,而非生来具有的性向自由吧。
#3-3 - 2013-5-19 00:42
夢遊中
猫乃魔物(id: magicat) 说: 相比旧人类获得了超能力,可以完成许多以前不可想象的事情,这应该可以算是“美好”的吧;另外作者前面其实看重体现”孩子眼中的世界“,在他们未接触这个世界的谜题的时候,神栖66町是安乐祥和、无忧无虑的乡村田...
其實在少年時代提倡同性相愛是柏拉圖提出的,而這個又參考了斯巴達。

沒錯,歷史上斯巴達就是這麼培養孩紙的。。。。
#3-4 - 2013-5-19 07:51
猫乃魔物
Ylen 夢遊中 说: 其實在少年時代提倡同性相愛是柏拉圖提出的,而這個又參考了斯巴達。

沒錯,歷史上斯巴達就是這麼培養孩紙的。。。。
哲学家培养猛男的方式wwww
#3-5 - 2013-5-19 11:53
夢遊中
猫乃魔物(id: magicat) 说: 哲学家培养猛男的方式wwww
總之最近因為專業問題看了好多哲學類書籍= =.. 覺得作者還是相當有文化的。。。。。。
#3-6 - 2014-7-18 15:05
蓝白胖胖中胖
Taineleau 夢遊中 说: 其實在少年時代提倡同性相愛是柏拉圖提出的,而這個又參考了斯巴達。

沒錯,歷史上斯巴達就是這麼培養孩紙的。。。。
不是只要能增加生育都会被鼓励吗,毕竟斯巴达是个战斗城邦,需要人力……但是同性之间怎么生?
难道肉体与精神分离……一边与女性交欢一边爱着小男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