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0-10 14:35 /
十一长假里把之前买了一直没看的《来自新世界》的小说补完了,虽说是两本厚厚总共1000页的小说,实际读起来仿佛来到了神茜66町以及那个未来的世界。即使是看过了动画小说中那充满想象力的对于未来社会的描写还是吸引我不断阅读下去。丁丁虫翻译的版本读过的人有口皆碑,在这里还是要给翻译点个赞。

若是对文学稍有造诣的读者在看到《来自新世界》的书名的时候很容易联想起三大反乌托邦中赫胥黎的那本《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虽然笔者在看动画版的伊始还没有感受到反乌托邦的主旨,回过头来再读小说版的时候通过充满想象力的描写反乌托邦的主题就显得十分明晰。

《来自新世界》的故事描写了一个千年后的世界,因为千年前人类的战争这个世界遗失了绝大多数的现代科技,在日本的人类以町为集群用水力发电过着原始的乡村生活,不同点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类拥有着名为“咒力”的超能力——

“想象力可以改变一切。”

通过想象力可以发动一切咒力,唯独不允许的就是通过咒力伤害人类,因为“愧死机构”的存在一旦人类对于同类使用咒力便会导致自身的死亡。主角渡边早季在小学“和贵园”与同龄人一起进行掌握咒力的学习,因咒力觉醒较晚早季成为了倒数第二个毕业的学生,在此期间早季偷听到父母担心的话语隐隐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过世的姐姐、学校最后一名会消失的传说,以及早季毕业后来到完人学校后得知自己是最后一个毕业的事实……

相信对于“反乌托邦”类题材比较了解的读者看到这里都已经猜到了,好比《美丽新世界》里对于α、β人种的分类,又好比《Psycho-Pass》中对于精神值收到污染的人的逮捕隔离,在《来自新世界》的世界中咒力不能正常发展的儿童则会受到“教育委员会”的剔除。这让小风又想到了10月新番《天使与龙的轮舞》第一话的剧情,在反乌托邦的故事中常有的剧情人类通过某一权利机关集中进行教育和管理,一旦发现思想或能力上的异类就进行剔除,或许人类的社会的发展本来就是如此吧。

其实伴随人类发展的还有不断的战争,主角一行人夏日实习时抓到的一只自走型的图书馆终端拟蓑白则记录了一千年前人类发现咒力之后的血腥战争史。推荐到这里再来讲一下小说中对于未来世界的一些生物的描写,其中不少是因为66町周围咒力泄露而造成变异的生物。即使是看过动画,小说里读到这些生物的时候还是惊叹于作者的想象力,其中不少生物出场时的描写竟让笔者读者有一种厌恶的呕吐感,作者的描写功力可见一斑。Bangumi上有一篇日志对于这些生物做了整理: http://chii.in/blog/44520

《来自新世界》的最另人惊艳的描写莫过于“化鼠”这个种族,关于化鼠名字的来历小说中有详细的介绍。这种身高体型接近人类脸却长得像老鼠的生物,部分长官级别的化鼠却能够精通日语并拥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主角一行人曾见证了化鼠部落间的战争并赞叹这是现代人类(因为有了咒力)而遗失的古代兵法。而读到化鼠部落间政治理念上的冲突其中一个部落把自己的母亲(类似蜂群中唯一有生育能力的母蜂)软禁并建立的代表委员会的机制的时候,不禁让人觉得其实化鼠更接近我们印象中的人类,而其中的各种政治隐喻则可让人反复咀嚼体会。

故事最后的高潮还要数化鼠向人类发动战争开始,以斯奎拉为首的化鼠以各种战术手段向使用咒力的人类发动的总攻,并伴随着“恶鬼”的出现将人类陷入了被动。“恶鬼”可以不受愧死机构的影响对人类使用咒力,而正常的人类出于愧死机构却不能用咒力对“恶鬼”出手。几百年来为了就是为了防止恶鬼的诞生,在66町中教育委员会和伦理委员会才会严格对儿童进行管理,根据现行的法律只要是有问题的儿童在18岁前都可以进行排除。这场化鼠与人类之间的战争描写的十分惨烈,就算看过动画也强烈推荐一下小说。

另一方面,在战争结束之后早季得知化鼠其实是人类用咒力把那些没有咒力的人类与老鼠基因改造后的物种,那么化鼠到底算不算是人类呢?这是作者全书留给读者最大的疑问,若算是人类的话那为什么意识到化鼠是人类的早季愧死机构没有将她杀死呢?但从之前的种种表现来看,化鼠确实比66町里可以使用咒力的人类相比更接近我们理解中的人类社会。

笔止于此,《来自新世界》留给我们的思考很多,写的再多也都只能算是管中窥豹。“想象力可以改变一切。”就算是看过动画的观众也强烈推荐去补一下小说。
Tags: 书籍
#1 - 2014-10-20 22:32
(动画爱好者,不是阿宅)
我在看完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富野由悠季的倒A,虽然现在我还没有看完这部作品吧~,人类在未来真的是科技不断爆炸性的增长吗?这是我第一个想到的事情,不过闲来无事思考一下这样的命题也是挺有趣的。
首先我是动画党,这部动画看完后,感触还是挺深的,斯奎拉最后的那句:我们也是人类啊!真的是让我感触良久,有时我在想,除去外形的不同,或许化鼠才是真正的人类吧,而真正的人类在我的眼中反而不太像人类了。
不过,如果让我客观地评价这部作品的话,缺点还是有的,作者构建了如此精巧又有趣的世界观,但是却没有完全的发挥出这个世界观的作用,比如对两性关系之间的探讨,对整个世界的局势不仅仅是日本的情况的描述等等,当然我表达的可能不是特别完整,不知道小说有没有在这方面进行详细的说明
#1-1 - 2014-10-21 09:12
windchaos
两性关系的探讨第一次被化鼠抓住那段就有,讲和倭猩猩的对比。性游戏这种乌托邦式的设定《美丽新世界》里面就有,《自新世界》点一下就行没必要多展开
#1-2 - 2014-10-21 12:30
骈儿
windchaos 说: 两性关系的探讨第一次被化鼠抓住那段就有,讲和倭猩猩的对比。性游戏这种乌托邦式的设定《美丽新世界》里面就有,《自新世界》点一下就行没必要多展开
恩,明白,可能我希望的是作者能够将这个矛盾更加突出的表现出来吧,这部作品涉猎颇多,但是没有面面俱到,我看完后想到的还有这个,不过想到有可能是因为动画无法完全还原原作吧,也就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