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_CIDE TRAUMEREI THE ANIMATION

ep.5 擅断(せんだん)

时长:00:23:40 / 首播:2021-08-07
闘う事だけが全てではない。龍平の機転と行動力で一歩深く繋がれたノッカーアップ達。ジェシカの指示で改めて自分達の能力で闘うべき相手を分析、調査をする。敵の目的、ソムニウムドロップ、そして愛莉が聴いた声、その主は?そんな折、街頭ビジョンで悲しみ深い事件のニュースが流れてきた。

分镜:森川滋
演出,CG监督:矢野勇也
作画监督:依田祐輔
#1 - 2021-8-8 00:30
(毒性非常之大,小孩看了会犯错误,会犯很大的错误 ...)
这烧死和捏死有区别吗  ¯\_(ツ)_/¯
#2 - 2021-8-8 04:20
中规中矩的剧情,还是对主线更感兴趣一点
#3 - 2021-8-8 12:10
烧了 好
#4 - 2021-8-9 00:16
就靠男主吼(bgm37)
#5 - 2021-8-12 23:09
(縱置身於極限狀態下,仍抱持意誌與尊嚴,此姿態堪稱美妙 . ...)
什么垃圾剧情
#6 - 2021-8-13 00:49
(水平很低)
战斗类型中无法沟通的反派和以暴制暴的主角
主题的解答不是主角的思考和选择
#7 - 2021-8-13 01:09
(『一言以蔽之,就是「爱」!』)
好开。
#8 - 2021-8-13 06:22
又见日本特色主角团拼命保护死不悔改的犯人,同时痛击苦主,并且声称我懂你的痛苦。问题是别的作品起码还有个不让苦主犯罪,这样苦主以后还能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活下去的意思在里面,但这部的设定你就算阻止了苦主,苦主也是变成植物人,并不能有什么未来可言。
最后安排了犯人死于偶然的着火,这就有点制作组搁置问题,假装团圆的感觉了,毕竟犯人这么恶劣,死是必须死,但既不能死于苦主,又不能死于主角,那自然只能死于意外了。问题是这种白莲花一般的剧情,后面怎么办,总不能最终boss也死于意外吧。
这么一想的话突然期待起了主角再见杀死他哥的仇人时的表现,会不会表演一次鸣人暴走打天道佩恩的桥段(bgm24)
我理解你,你要放下仇恨,复仇不好,巴拉巴拉。
老婆被钉地上了。
我要鲨了你(bgm93)
#9 - 2021-8-13 10:04
(一切源自波动)
哈哈哈哈,松风雅也听出来了,你们让松风说什么台词啦(bgm39)全集各种喊各种夸张表情表现,我怀疑制作没吃药(bgm38)剧情发展也是比较蛋疼,但起码这集的受害者有点描写吧(bgm71)不过彩沙和男主的互动还可以(bgm66)下集预告我看到了宝马和牧马人,这就比较少见了(bgm38)
#10 - 2021-8-13 16:08
意义不明的破剧情,最后恶人恶有恶报还行
#11 - 2021-8-13 19:59
(想换一个签名,但是懒得想。。。)
这操作就很迷了。。(bgm99)
#12 - 2021-8-15 20:46
(越看越二,越二越看)
#13 - 2021-8-16 21:34
(Everyone I know goes away in the end)
指望坏人遭报应 这也太naive了(bgm38)
#14 - 2021-9-3 20:39
(僕と契約して魔法少女になってよ!)
一边在台词中吐槽日本的法律对加害者太仁慈
一边主角团也对加害者非常仁慈
自打脸,草生

关于复仇,来点装神弄鬼小说:
搭档:“那法外之地,是什么样?”
她:“一切都是恣意生长。”
搭档:“你指罪恶?”
她:“不,全部,无论是罪恶还是正义,都是恣意生长的样子,没有任何限制。”
搭档:“这句话我不是很懂。”
她摸着自己的脸颊,仰起头想了一会儿:“有一个女孩在非常小的时候被强奸了,由于那个孩子年龄太小,所以对此的记忆很模糊,除了痛楚外什么都不记得了。而她的单身母亲掩盖住了一切,让自己的女儿继续正常生活下去。她默默地等,但她所等待的不是用梦魇来惩罚,而是别的。若干年后,凶犯出狱了,这个母亲掌握了他的全部生活信息,依旧默默地等,等到自己女儿结婚并且有了孩子后,她开始实施自己筹划多年的报复行动。她把当年的凶犯骗到自己的住处,囚禁起来。在这之前,她早就把住的地方改成了像浴室一样的环境,并且隔音。她每天起来后,都慢条斯理地走到凶犯面前,高声宣读一遍女孩当初的病历单,然后用各种酷刑虐待那个当年侵犯自己女儿的男人。但她非常谨慎,并不杀死他……你知道她持续了多久吗?”
搭档:“呃……几个月?不,呃……一年?”
她:“整整3年,1 000多天。他还活着,但是根本没有人形了。他的皮肤没有一处是正常的,不到一寸就被剥去一小块,那不是她一天所做的,她每天都做一点点,并且精心地护理伤口,不让它发炎、病变。3年后,他的牙齿没有了,舌头也没有了,眼皮、生殖器、耳朵,所有的手指、脚趾,都没有了。他的每块骨头上都被刻上了一个字:‘恨’……而他在垃圾堆被发现之后,意识已经完全崩溃并且混乱,作为人,他只剩下一种情绪……”
搭档:“恐惧。”
她叹了口气:“是的,除了恐惧以外,他什么都没有了,他甚至没办法指证是谁做的这些。”
搭档沉默了一会儿:“死了?”
她:“不到一个月。”
搭档:“那位母亲告诉你的吧?”
她看着搭档,点点头。
搭档:“你做了什么吗?”
她:“除了惊讶、核实是否有这么个案子,我什么也没做,实际上也没有任何证据。这个复仇单身母亲像是个灰色的骑士,她把愤怒作为利剑,而在她身后跟随着整个地狱……你问我法外之地是什么样子,这就是法外之地。”
搭档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着:“是的,我懂了,罪恶和正义都恣意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