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21-7-2 17:39
红炉点雪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女性主义入门必读著作之一。

需要20世纪才逐渐兴起的精神分析和心理学发展来补充,批判性阅读
#2 - 2021-7-2 17:42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根据唯物主义观点,历史中的决定性因素,归根结蒂是直接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但是,生产本身又有两种。一方面是生活资料即食物、衣服、住房以及为此所必需的工具的生产;另一方面是人自身的生产,即种的繁衍。一定历史时代和一定地区内的人们生活于其下的社会制度,受着两种生产的制约:一方面受劳动的发展阶段的制约,另一方面受家庭的发展阶段的制约。劳动越不发展,劳动产品的数量、从而社会的财富越受限制,社会制度就越在较大程度上受血族关系的支配。然而,在以血族关系为基础的这种社会结构中,劳动生产率日益发展起来;与此同时,私有制和交换、财产差别、使用他人劳动力的可能性,从而阶级对立的基础等等新的社会成分,也日益发展起来;这些新的社会成分在几个世代中竭力使旧的社会制度适应新的条件,直到两者的不相容性最后导致一个彻底的变革为止。以血族团体为基础的旧社会,由于新形成的各社会阶级的冲突而被炸毁;代之而起的是组成为国家的新社会,而国家的基层单位已经不是血族团体,而是地区团体了。在这种社会中,家庭制度完全受所有制的支配,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从此自由开展起来,这种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构成了直到今日的全部成文史的内容。
#3 - 2021-7-2 17:48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巴霍芬从他极其勤奋地搜集来的无数段古代经典著作中,为这些论点找出了证据。由“淫游婚”到专偶婚的发展,以及由母权制到父权制的发展,据他的意见,——特别是在希腊人中间——是由于宗教观念的进一步发展,由于代表新观念的新神挤入体现旧观念的传统神内部;因此,旧神就越来越被新神排挤到后边去了。所以,照巴霍芬看来,并不是人们的现实生活条件的发展,而是这些条件在这些人们头脑中的宗教反映,引起了男女两性相互的社会地位的历史性的变化。根据这一点,巴霍芬指出,埃斯库罗斯的《奥列斯特》三部曲是用戏剧的形式来描写没落的母权制跟发生于英雄时代并日益获得胜利的父权制之间的斗争。克丽达妮斯特拉为了她的情大亚格斯都上,杀死了她的刚从特洛伊战争归来的丈夫亚加米农;而她和亚加米农所生的儿子奥列斯特又杀死自己的母亲,以报杀父之仇。为此,他受到母权制的凶恶维护者依理逆司神的追究,因为按照母权制,杀母是不可赎的大罪。但是,曾通过自己的传谕者鼓励奥列斯特去做这件事情的阿波罗和被请来当裁判官的雅典娜这两位在这里代表父权制新秩序的神,则庇护奥列斯特:雅典娜听取了双方的申诉。整个争论点集中地表现在奥列斯特与依理逆司神的辩论中。奥列斯特的理由是:克丽达妮斯特拉既杀了自己的丈夫,同时又杀了他的父亲,犯了两重罪。为什么依理逆司神要追究他,而不追究罪行严重得多的她呢?回答是明确的:

  “她跟她所杀死的男人没有血缘亲属关系。”[8]

  杀死一个没有血缘亲属关系的男人,即使他是那个女凶手的丈夫,也是可以赎罪的,是跟依理逆司神毫不相干的;她们的职务只是追究血缘亲属中间的谋杀案件,在这里,按照母权制,杀母是最不可赎的大罪。这时,阿波罗出来作奥列斯特的辩护人;于是雅典娜就把问题提交阿雷奥帕格的法官们——雅典娜的陪审员们——投票表决;主张宣告无罪与主张有罪判刑的票数相等;这时,雅典娜以审判长的资格,给奥列斯特投了一票,宣告他无罪。父权制战胜了母权制;“幼辈的神”(依理逆司神自己这样称呼他们)战胜了依理逆司神,后者终于也同意担任新的职务,转而为新的秩序服务了。
#4 - 2021-7-2 18:01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巴霍芬 头一个抛弃了关于性关系杂乱的毫无所知的原始状态的空谈,而证明古代经典著作向我们提出了大量的证据,这些证据表明,在希腊人及亚洲人那里,在个体婚制之前,确实存在过这样的状态,即不但一个男子与几个女子发生性的关系,而且一个女子也与几个男子发生性的关系,都不违反习俗;他证明,这种习俗在消失的时候留下了一种痕迹,即妇女必须在一定限度内献身于外人,以赎买实行个体婚的权利;因此,世系最初只能依女系即从母亲到母亲来计算;女系的这种唯一有效性,在父亲的身分已经确定或至少已被承认的个体婚制时代,还保存了很久;最后,母亲作为自己子女的唯一确实可靠的亲长的这种最初的地位,便为她们、从而也为所有妇女保证了一种自此以后她们再也没有占据过的崇高的社会地位。
#5 - 2021-7-2 18:04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由此可见,动物社会对于推断人类社会确有某种价值,——但只是反面的价值而已。在较高等的脊椎动物中,据我们所知,只有两种家庭形式:多妻制和成对配偶制;在这两种家庭形式中,都只许有一个成年的雄者,只许有一个丈夫。雄者的忌妒,既联结又限制着动物的家庭,使动物的家庭跟群对立起来;由于这种忌妒,作为共居生活较高形式的群,在一些场合成为不可能,而在另一些场合则被削弱,或在交尾期间趋于瓦解,最多不过是,其进一步的发展受到阻碍。单是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动物的家庭和人类的原始社会是两不相容的东西;正在努力脱离动物状态的原始人类,或者根本没有家庭,或者至多只有动物中所没有的那种家庭。像正在形成中的人这样一种没有武器的动物,即使互相隔绝,以成对配偶为共居生活的最高形式,就像韦斯特马克根据猎人的口述所断定的大猩猩和黑猩猩的情况那样,也是能够以不多的数量生存下去的。为了在发展过程中脱离动物状态,实现自然界中的最伟大的进步,还需要一种因素:以群的联合力量和集体行动来弥补个体自卫能力的不足。用现今类人猿那样的生活条件根本无法解释向人类的状态过渡;这种类人猿给我们的印象,勿宁说是一种正在逐渐灭绝的、至少也是处于衰落状态的脱离正轨的旁系。只此一点,就足以驳倒由它们的家庭形式类推原始人类的家庭形式的任何论调了。而成年雄者的相互宽容,没有忌妒,则是形成较大的持久的集团的首要条件,只有在这种集团中才能实现由动物向人的转变。的确,我们发现历史上可以确切证明并且现在某些地方还可以加以研究的最古老、最原始的家庭形式是什么呢?那就是群婚,即整群的男子与整群的女子互为所有,很少有忌妒余地的婚姻形式。其次,在较晚的一个发展阶段上,我们又发现了多夫制这种例外形式,这一形式更是直接同一切忌妒的感情相矛盾,因而是动物所没有的。不过,我们所知道的群婚形式都伴有特殊复杂的条件,以致必然使我们追溯到各种更早、更简单的性关系的形式,从而归根结蒂使我们追溯到一个同从动物状态向人类状态的过渡相适应的杂乱的性关系的时期,这样,动物婚姻形式的引证,就使我们恰好回到这些引证本来要使我们永远离开的那一点上去了。
#6 - 2021-7-2 21:47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在一切形式的群婚家庭中,谁是某一个孩子的父亲是不确定的,但谁是孩子的母亲则是确定的。即使母亲把共同家庭的一切子女都叫作自己的子女,对于他们都担负母亲的义务,但她仍然能够把她自己亲生的子女同其余一切子女区别开来。由此可知,只要存在着群婚,那么世系就只能从母亲方面来确定,因此,也只承认女系。一切蒙昧民族和处在野蛮时代低级阶段的民族,实际上都是这样;所以巴霍芬的第二个伟大功绩,就在于他第一个发现了这一点。他把这种只从母亲方面确认世系的情况和由此逐渐发展起来的继承关系叫作母权制;为了简便起见,我保留了这一名称;不过它是不大恰当的,因为在社会发展的这一阶段上,还谈不到法律意义上的权利。
#6-1 - 2021-7-2 21:50
红炉点雪
在共产制家户经济中,大多数或全体妇女都属于同一氏族,而男子则来自不同的氏族,这种共产制家户经济是原始时代普遍流行的妇女占统治地位的客观基础,发现妇女占统治地位,乃是巴霍芬的第三个功绩。——为补充起见,我还要指出:旅行家和传教士关于蒙昧人和野蛮人的妇女都担负过重工作的报告,同上面所说的并不矛盾。决定两性间的分工的原因,是同决定妇女社会地位的原因完全不同的。有些民族的妇女所做的工作比我们所设想的要多得多,这些民族比我们欧洲人常常对妇女怀着更多的真正尊敬。外表上受尊敬的、脱离一切实际劳动的文明时代的贵妇人,比起野蛮时代辛苦劳动的妇女来,其社会地位是无比低下的;后者在本民族中被看作真正的贵妇人(lady,frowa,Frau=女主人),而就其地位的性质说来,她们也确是如此。
#7 - 2021-7-2 21:52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其次,巴霍芬坚决地断定,从他所说的“淫游婚”或“污泥生殖”向个体婚制的过渡,主要是由妇女所完成,这是绝对正确的。古代遗传下来的两性间的关系,越是随着经济生活条件的发展,从而随着古代共产制的解体和人口密度的增大,而失去森林原始生活的素朴性质,就必然越使妇女感到屈辱和压抑;妇女也就必然越迫切地要求取得保持贞操的权利,取得暂时地或长久地只同一个男子结婚的权利作为解救的办法。这个进步决不可能由男子首创,这至少是因为男子从来不会想到甚至直到今天也不会想到要放弃事实上的群婚的便利。只有在由妇女实现了向对偶婚的过渡以后,男子才能实行严格的专偶制——自然,这种专偶制只是对妇女而言的。
#8 - 2021-7-2 21:55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根据母权制,就是说,当世系还是只按女系计算的时候,并根据氏族内最初的继承习惯,氏族成员死亡以后早先是由他的同氏族亲属继承的。财产必须留在氏族以内。最初,由于财物不多,在实践上大概总是转归最亲近的同氏族亲属所有,就是说,转归母方的血缘亲属所有。但是,男性死者的子女并不属于死者的氏族,而是属于他们的母亲的氏族;最初他们是同母亲的其他血缘亲属共同继承母亲的,后来,可能就首先由他们来继承了;不过,他们不能继承自己的父亲,因为他们不属于父亲的氏族,而父亲的财产应该留在父亲自己的氏族内。所以,畜群的所有者死亡以后,他的畜群首先应当转归他的兄弟姊妹和他的姊妹的子女所有,或者转归他母亲的姊妹的后代所有。他自己的子女则被剥夺了继承权。

  因此,随着财富的增加,财富便一方面使丈夫在家庭中占据比妻子更重要的地位;另一方面,又产生了利用这个增强了的地位来废除传统的继承制度使之有利于子女的原动力。但是,当世系还是按母权制来确定的时候,这是不可能的。因此,必须废除母权制,而它也就被废除了。这并不像我们现在所想象的那样困难,因为这一革命——人类所经历过的最深刻的革命之一,——并不需要侵害到任何一个活着的氏族成员。氏族的全体成员都仍然能够和以前一样。只要有一个简单的决定,规定以后氏族男性成员的子女应该留在本氏族内,而女性成员的子女应该离开本氏族,转到他们父亲的氏族中去就行了。这样就废除了按女系计算世系的办法和母系的继承权,确立了按男系计算世系的办法和父系的继承权。这一革命在文化民族中是怎样和在何时发生的,我们毫无所知。它是完全属于史前时代的事。不过这一革命确实发生过,关于这一点,特别是巴霍芬所搜集的关于母权制的许多遗迹的材料可以充分证明;至于这一革命是怎样容易地完成的,可以从许许多多印第安部落的例子上看出来;在那里,部分地由于日益增长的财富和改变了的生活方式(从森林移居大草原)的影响,部分地由于文明和传教士的道德上的影响,这一革命不久以前方才发生,现在还在进行。在密苏里河流域的八个部落中,有六个是实行男系世系和男系继承制的,只有两个还按女系。在肖尼人、迈阿密人和德拉韦人各部落中,已经形成一种习俗,即用属于父亲氏族的一个氏族人名来给子女取名字,用这种方法把他们列入父亲的氏族,以便他们能继承自己的父亲。“借更改名称以改变事物,乃是人类天赋的决疑法!于是就寻找一个缝隙,当实际利益提供足够的推动力时在传统的范围以内打破传统!”(马克思语)28因此,就发生了一个不可救药的混乱,这种混乱只有通过向父权制的过渡才能消除,而且确实这样部分地被消除了。“这看来是一个十分自然的过渡。”(马克思语)29至于研究比较法的法学家们对这一过渡在旧大陆的各文化民族中是如何完成的说法,——当然几乎全部只是一些假说而已,——见马·柯瓦列夫斯基《家庭及所有制的起源和发展概论》1890年斯德哥尔摩版[40]。
#9 - 2021-7-2 21:57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在说到随着母权制的覆灭而迅速发展起来的专偶制以前,我们再就多妻制和多夫制说几句话。这两种婚姻形式,只能算是例外,可以说是历史的奢侈品,除非它们在某一个国家内同时并存,但是大家知道这是没有的事。因此,由于被排除在多妻制以外的男子并不能从因多夫制而成为多余的妇女那里求得安慰,而且男女的数目,不管社会制度如何,迄今又差不多是相等的,所以,不论多妻制或多夫制的婚姻形式都不能上升为普遍通行的形式。事实上,一夫多妻制显然是奴隶制度的产物,并且限于个别占据特殊地位的人物。在闪米特人的家长制家庭中,只有家长本人,至多还有他的几个儿子,过着多妻制的生活,其余的人都以一人一妻为满足。现在整个东方还是如此;多妻制是富人和显贵人物的特权,多妻主要是用购买女奴隶的方法取得的;人民大众都是过着专偶制的生活。印度-西藏的多夫制,也同样是个例外;关于它起源于群婚[42]这个肯定并非无关紧要的问题,还需要作进一步的研究。而在实践上,多夫制的容让性看来要比伊斯兰教徒的富于忌妒的后房制度大得多。例如至少在印度的纳伊尔人中间,虽然每三四个或更多的男子共有一个妻子,但是他们每人同时还可以和别的三个或更多的男子共有第二个,甚至第三个、第四个……妻子。奇怪的是,麦克伦南在叙述这种婚姻俱乐部时(其成员可以同时加入几个俱乐部),竟没有发现俱乐部婚姻这个新类别。不过,这种婚姻俱乐部的制度,决不是真正的多夫制;恰好相反,正如日罗-特隆已经指出的,这只是群婚的一种特殊化了的形式;男子过着多妻制的生活,而妇女则过着多夫制的生活。[43]

  4.专偶制家庭。如上所述,它是在野蛮时代的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交替的时期从对偶制家庭中产生的;它的最后胜利乃是文明时代开始的标志之一。它是建立在丈夫的统治之上的,其明显的目的就是生育有确凿无疑的生父的子女;而确定这种生父之所以必要,是因为子女将来要以亲生的继承人的资格继承他们父亲的财产。专偶制家庭和对偶制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婚姻关系要牢固得多,这种关系现在已不能由双方任意解除了。这时通例只有丈夫可以解除婚姻关系,赶走他的妻子。对婚姻不忠的权利,这时至少仍然有习俗保证丈夫享有(拿破仑法典明确规定丈夫享有这种权利,只要他不把姘妇带到家里来[44]);而且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发展,这种权利也行使得越来越广泛;如果妻子回想起昔日的性的实践而想加以恢复时,她就要受到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严厉的惩罚。
#9-1 - 2021-7-2 21:58
红炉点雪
根据我们对古代最文明、最发达的民族所能作的考察,专偶制的起源就是如此。它决不是个人性爱的结果,它同个人性爱绝对没有关系,因为婚姻和以前一样仍然是权衡利害的婚姻。专偶制是不以自然条件为基础,而以经济条件为基础,即以私有制对原始的自然产生的公有制的胜利为基础的第一个家庭形式。[50]丈夫在家庭中居于统治地位,以及生育只可能是他自己的并且应当能继承他的财产的子女,——这就是希腊人坦率宣布的个体婚制的唯一目的。其实,个体婚制对希腊人说来就是一种负担,是一种必须履行的对神、对国家和对自己祖先的义务。在雅典,法律不仅规定必须结婚,而且规定丈夫必须履行一定的最低限度的所谓婚姻义务。
#10 - 2021-7-2 22:00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男女婚后在法律上的平等权利,情况也不见得更好些。我们从过去的社会关系中继承下来的两性的法律上的不平等,并不是妇女在经济上受压迫的原因,而是它的结果。在包括许多夫妇和他们的子女的古代共产制家户经济中,委托妇女料理的家务,正如由男子获得食物一样,都是一种公共的、为社会所必需的事业。随着家长制家庭,尤其是随着专偶制个体家庭的产生,情况就改变了。家务的料理失去了它的公共的性质。它与社会不再相干了。它变成了一种私人的服务;妻子成为主要的家庭女仆,被排斥在社会生产之外。只有现代的大工业,才又给妇女——只是给无产阶级的妇女——开辟了参加社会生产的途径。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们仍然履行自己对家庭中的私人的服务的义务,那么她们就仍然被排除于公共的生产之外,而不能有什么收入了;如果她们愿意参加公共的事业而有独立的收入,那么就不能履行家庭中的义务。不论在工厂里,或是在一切行业直到医务和律师界,妇女的地位都是这样的。现代的个体家庭建立在公开的或隐蔽的妇女的家务奴隶制之上,而现代社会则是纯粹以个体家庭为分子而构成的一个总体。现在在大多数情形之下,丈夫都必须是挣钱的人,赡养家庭的人,至少在有产阶级中间是如此,这就使丈夫占据一种无需有任何特别的法律特权的统治地位。在家庭中,丈夫是资产者,妻子则相当于无产阶级。不过,在工业领域内,只有在资本家阶级的一切法定的特权被废除,而两个阶级在法律上的完全平等的权利确立以后,无产阶级所受的经济压迫的独特性质,才会最明白地显露出来;民主共和国并不消除两个阶级的对立,相反,正是它才提供了一个为解决这一对立而斗争的地盘。同样,在现代家庭中丈夫对妻子的统治的独特性质,以及确立双方的真正社会平等的必要性和方法,只有当双方在法律上完全平等的时候,才会充分表现出来。那时就可以看出,妇女解放的第一个先决条件就是一切女性重新回到公共的事业中去;而要达到这一点,又要求消除个体家庭作为社会的经济单位的属性。

  这样,我们便有了三种主要的婚姻形式,这三种婚姻形式大体上与人类发展的三个主要阶段相适应。群婚制是与蒙昧时代相适应的,对偶婚制是与野蛮时代相适应的,以通奸和卖淫为补充的专偶制是与文明时代相适应的。在野蛮时代高级阶段,在对偶婚制和专偶制之间,插入了男子对女奴隶的统治和多妻制。
#11 - 2021-7-2 22:01
(一箫一剑平生意,负尽狂名十五年)
但是,我们现在正在走向一种社会变革,那时,专偶制的迄今存在的经济基础,正像它的补充物即卖淫的经济基础一样,不可避免地都要消失。专偶制的产生是由于,大量财富集中于一人之手,也就是男子之手,而且这种财富必须传给这一男子的子女,而不是传给其他人的子女。为此,就需要妻子方面的专偶制,而不是丈夫方面的专偶制,所以这种妻子方面的专偶制根本不妨碍丈夫的公开的或秘密的多偶制。但是,行将到来的社会变革至少将把绝大部分耐久的、可继承的财富——生产资料——变为社会所有,从而把这一切传授遗产的关切减少到最低限度。可是,既然专偶制是由于经济的原因而产生的,那么当这种原因消失的时候,它是不是也要消失呢?

  可以不无理由地回答:它不仅不会消失,而且相反地,只有那时它才能完全地实现。因为随着生产资料转归社会所有,雇佣劳动、无产阶级、从而一定数量的——用统计方法可以计算出来的——妇女为金钱而献身的必要性,也要消失了。卖淫将要消失,而专偶制不仅不会灭亡,而且最后对于男子也将成为现实。
#11-1 - 2021-7-2 22:03
红炉点雪
因此,结婚的充分自由,只有在消灭了资本主义生产和它所造成的财产关系,从而把今日对选择配偶还有巨大影响的一切附加的经济考虑消除以后,才能普遍实现。到那时,除了相互的爱慕以外,就再也不会有别的动机了。

但是,专偶制完全肯定地将要失掉的东西就是,它因起源于财产关系而被烙上的全部特征,这些特征就是:第一,男子的统治,第二,婚姻的不可解除性。男子在婚姻上的统治是他的经济统治的简单的后果,它将自然地随着后者的消失而消失。婚姻的不可解除性,部分地是专偶制所赖以产生的经济状况的结果,部分地是这种经济状况和专偶制之间的联系还没有被正确地理解并且被宗教加以夸大的那个时代留下的传统。这种不可解除性现在就已经遭到千万次的破坏了。如果说只有以爱情为基础的婚姻才是合乎道德的,那么也只有继续保持爱情的婚姻才合乎道德。
#12 - 2021-7-3 14:40
(水中月是天上月,眼前喵是心上喵)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1 - 2021-7-3 16:24
红炉点雪
后者简单。前者在我看来当且仅当共产主义社会实现时才能发生,而后者在很多国家已经露出端倪
#12-2 - 2021-7-3 16:35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3 - 2021-7-3 17:10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什么,哪个国家有端倪,我立马收拾东西滚过去
能说服/放下 父母的话,国内不也随便gun(bgm32) 个体问题怎么都好解决的
#12-4 - 2021-7-6 00:58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5 - 2021-7-6 11:31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如果社会氛围厌女,个体去哪都差不多,哪里好解决。除非躲进深山老林与世隔绝。
不知道长白山缺不缺那种护林人。
如果考察社会,尼加拉瓜、卢旺达在男女平等国家排名高居第五第九,我猜也没什么移民限制,Run!
#12-6 - 2021-7-6 20:45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7 - 2021-7-6 21:04
[已封禁]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这又是哪门子排名,你去过得出的结论?
不对,就算排名是真的,我为啥不去第一要去第五呢。
再不对,就算排名是真的,我也脑抽了非要去第五,这个第五就是之前你说的已经有端倪的国家吗?
哦这下真不对了。我不过...
Source: Global Gender Gap Report 2021, 世界经济论坛

排名前十的国家:冰岛、芬兰、挪威、新西兰、瑞典、纳米比亚、卢旺达、立陶宛、爱尔兰和瑞士
参考指标:经济参与和机会、教育获得、卫生和生存等方面的性别差异
#12-8 - 2021-7-6 21:18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这又是哪门子排名,你去过得出的结论?
不对,就算排名是真的,我为啥不去第一要去第五呢。
再不对,就算排名是真的,我也脑抽了非要去第五,这个第五就是之前你说的已经有端倪的国家吗?
哦这下真不对了。我不过...
因为第一大概移民难度不低的亚子,我是考虑了可操作性的,楼中发的是21版我看的是19版。嘲讽的意思是没有的,只不过聊到了Run而已
#12-9 - 2021-7-12 19:39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10 - 2021-7-13 00:38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提到run,除了我说的性别平等问题,和你说的移民难度问题,是不是还要综合考虑生活条件,文化差异,语言隔阂和个人意愿呢。

我还是除了嘲讽以外想不到你建议我去尼加拉瓜和卢旺达是出于什么样的综合考虑。

...
个体家庭作为经济单位属性的瓦解包含两个方面:父母和子女义务的不扩大化;伴侣双方的财产分割法条。
第一点在很多美国中产(姑且如此称呼)家庭上有典型体现:孩子的零花钱靠在家做家务换取,18岁之后父母不承担为孩子负担学费的义务(即放弃了一笔潜的孩子未来获得更好发展机会的投资),孩子不得不依靠奖学金/助学贷款来缴纳学费并打工赚取生活费,与此同时丧失了一定的择校权和择专业权,父母老去后孩子承担极为有限的养老责任(他们通常自顾不暇)。然后在下一代继续循环。
第二点,首先我理解的婚姻类似于两个公司签下长期合同,是恋爱关系无法继续维持的必然转化选择之一,本质是财产关系。西方国家包括日本立法极大地保护了婚姻中经济状况弱势一方的财产权,在日本表现为低结婚率,在西方国家表现为未婚先孕和大龄男女友关系的普遍(对孩子的赡养手续和婚姻的弱关联)。
PS:2021年国内婚姻法的相关规定对婚内财产和不事社会劳动的家庭妇女的保护力度不够,而对婚前出资方的利益保护更为完善(婚房加名字闪离想分一半如果不精心设计上了法院不好打)
综上,我认为在一些国家一定程度上实现了个体家庭作为经济单位属性的瓦解。

基于此我在#12-3提出想实现家庭经济瓦解首先要说服父母赞同自己的未来规划(破裂也没关系,承担一定代价而已),婚姻方面鉴于大部分国男在经济方面整体优于女方的现状我认为还是不算得太清更好( 当然想算清这方面也没什么阻力就是了。
然后你转进到了社会氛围层面,很惭愧我作为男性只能从理论学习和社会观察层面来看社会对女性“天经地义”方面的“规训”,结论是个体层面主要来源父母问题要自己解决,社会层面……女性在我惯用的六个群体划分“地域、宗教、民族、种族、国家、阶级”维度之外,无法确切地捕捉到很多普遍性(一个一辈子待在农村的妇女的诉求和董明珠的诉求两者之间能有多少共性?),我能抓住的一个点是女性职场晋升难(原因多种,歧视是一方面),而西方这类榜单上的国家这方面(尤其是政治上)做得都不错,而在落后发展中国家作为外来的中国人能享受到更大优势。
#12-11 - 2021-7-13 00:54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提到run,除了我说的性别平等问题,和你说的移民难度问题,是不是还要综合考虑生活条件,文化差异,语言隔阂和个人意愿呢。

我还是除了嘲讽以外想不到你建议我去尼加拉瓜和卢旺达是出于什么样的综合考虑。

...
关于结语的回复:
首先你甚至提到了“不知道长白山缺不缺护林人”让我产生了你对于性别议题给予极高权重的判断;
其次我完全不赞同“在几乎谈不上什么经济的地方谈经济权非常莫名”的论点,一个纯粹从事家务和照看孩子的家庭妇女面对月入4k的丈夫时的底气和地位远大于一位年入200k白领面对她的千万富翁丈夫的事实太过显而易见而无需论证。
最后“社会主义和女拳的关系”我也不知道怎么谈…因为平等问题最终得到解决要等到社会主义的上位替代共产主义完全实现,而这一天乐观地想我们有生之年应该是看不到的。而我党始终坚持站在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立场,这就意味着不会搞西方选票政治那一套(当前某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平等的问题未来10年会逐步解决),g至于事实冷战环境下的社会主义国家女权议题,我的看法是如果不尽快想办法与西方颜色革命切割,积极改造自己靠拢我国的主流议题和施政方向,几年内必将(陪性少数群体运动一起)自取灭亡.
#12-12 - 2021-7-15 17:39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13 - 2021-7-15 17:49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挠头。个体家庭作为经济单位属性的瓦解包含两个方面:父母和子女义务的不扩大化;伴侣双方的财产分割法条。是谁提的,太怪了。按照恩格斯的理论,家庭是社会最小经济单位,妇女的家庭贡献被排除在社会经济之外,直接...
风险共担:不结婚就不存在这个概念,大难临头各自飞;利益共享:谁赚的谁花分手了这是我的房子你爬,儿子到了18岁自己出去搞钱,我高兴了给你点,老了也不用你管我,就酱
#12-14 - 2021-7-15 17:54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15 - 2021-7-15 18:00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16 - 2021-7-15 18:03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第一点不是不谋而合吗。我也觉得不应该结婚。第二点就很天真了,夫妻共同财产了解一下。
我已经说过了,很多国家生子不依赖于婚姻的成立
#12-17 - 2021-7-15 18:10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关于让女性回到公共事业中去,我倒是能想得非常简单,就两点。1.女性不进入家庭。那女性的一切生产价值都属于社会,女性的一切事业都是社会事业。2.更多的工作机会。这个是让女性的社会价值最大化
你这两点可太难了
#12-18 - 2021-7-15 18:40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19 - 2021-7-15 18:43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20 - 2021-7-15 18:43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21 - 2021-7-15 19:05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那不就是不进入家庭……
挠头,然后又说我的想法太难了……这不都是已经有人在做了吗。
这是两条对话线,“很难”是我默认你说的两点的主语是全体女性而非你自己或目前热衷于打拳的所有个体;这条对话轴是聊哪些国家有家庭这个单位可以解体的条件,我说未婚抚养孩子的政策保障。顺着你“run”的思路,主语是“你自己”,以上所有的对话,如果有哪一句主语是你自己或者少部分有需求的女性群体的话,我对其实现的高可能性均表示高度赞同
#12-22 - 2021-7-15 19:26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因为平等问题最终得到解决要等到社会主义的上位替代共产主义完全实现,而这一天乐观地想我们有生之年应该是看不到的。当前某些人比另一些人更平等的问题未来10年会逐步解决我的看法是如果不尽快想办法与西方颜色革...
第一是,不劳您关心,我在其他地方建政力度比这大多了,目前还没有被请去喝茶的幸运。

第二点,
一者我所说的灭亡主体是“当前某些跟随西方LGBTQ运动方向在我国开展的性少数运动”,而非群体本身也非其他性质的运动;

二者我国自古以来就没有迫害同性恋的历史土壤,我不知道说服自己的爸爸妈妈和街上随便拽一个人说“你给老子说清楚,支不支持同性恋”得到都是肯定的答案哪个才是真需求,就算彩虹旗插遍互联网想必对自己家庭关系的改善也收效不大,从您的其他回复我没觉得您对“家庭”“结婚”有什么执着之处(虽然您不能代表性少数群体的意见),如果是想争取合法结婚权、领养孩子权,走合规途径搭线人D代表做法条的提案与修改要求,我个人是一贯赞成的;

三者部分女权“旗帜”和各大高校的性少数群体被关闭是事实,不包含我个人的价值判断所谓几十万同妻,之前怎么样之后还是怎么样,利益相关者把自己面临的运动失败的回到原点当做对一个普通路人的“威胁”,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发表意见,如果因为社会和家庭不允许x和ta的恋人相聚,x无奈(愤怒)屈服和一个路人y结婚,我只觉得这是x的个人品德和家庭矛盾问题;

四者主楼只是文章的摘抄,您在层中表明自己想探讨“社会主义与女拳”的话题,我只能出于我浅薄的知识和事实观察提出“和西方路数切割,靠近主流叙事”这样泛泛的看法,也没有提出自己的具体主张,如果哪里被你看出了所谓“伪善”、“没有同情”那深感抱歉;
#12-23 - 2021-7-15 19:34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第一点和你的是一样的。第二点大家都有在做。每天都有人致力于举报涉嫌性别歧视的招聘广告,曝光相应公司,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第一点因为涉及有再生产需求女性的意愿、人类整体的存亡以及国家意志的干涉,我知识储备不足所以不露丑了;第二点冒昧问一下,更多的工作机会是对于全人类的,还是对于全体女性的?如果是前者,我认为我说的很难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是后者,难不难姑且不论,如果不采用“必须雇佣xx%比例的女性“之类的强制法条,单纯自由市场竞争情况下可能并不能收到特别理想的效果。
您提到的“举报涉嫌性别歧视的招聘广告,曝光相应公司”行动很好很棒,对消除显性歧视和将女性挡在应聘机会前很有帮助。

总之,如果您的目标是一部分女性的实现或单单您自己,我认为前途是光明的,和国家主流方向也是没有冲突的。如果是全体女性,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说的“很难”也只是着眼于实际操作而非思路,思路是没有问题的
#12-24 - 2021-7-16 09:53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25 - 2021-7-16 10:11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同时进行多条路线的对话确实容易造成混淆和误解。我的意思是,生子不依赖于婚姻的成立正是女性不进入家庭的一个表现。你的主语是很多国家,我的主语也是。用“很多国家生子不依赖于婚姻”对标“所有女性不进入家庭”,很奇怪。如果我们用“全体女性”来考察女性回到公共事业中的难度,那当然应该用“全体家庭”来考察家庭制度瓦解的难度。我以为因全体的不可能而转向到对部分女性,部分家庭的讨论是共识,原来不是。
回头看下太散了有点糊涂,这次坦率交换意见就到这里吧(bgm38)(bgm38)
#12-26 - 2021-7-16 12:01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27 - 2021-7-16 12:30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1.建政的部分,首先,女性没有祖国这句话是效仿的无产阶级没有祖国。即使是考研政治的马列,也有对于国家的批判。把书上的内容划线标明出来大概是会被你直接划为反动的程度。
另外高校的lgbt论坛只是被关停,...
所谓“讨论”到后来已经变成了你通过”交流”来对我个人政治光谱进行定位(贴标签),少部分群体需要被净化的提案收到的回应是“对这种帽子极度厌恶”的同时,对我的态度明显是居高临下的教育和“警惕男人混进女权群体打马恩牌”的自净姿态。摘抄的部分归理论,讨论的部分归实践我是这么看的,一边说着上文从没说过的“女性没有祖国”的论点(并在我没有反驳(没说怎么反驳)的情况下使用“喝茶”嘲讽)一边对 个人问题可以解决——但社会环境不行——搬去某些部分规章更宽容国家 的对话激烈反应。
如果你愿意继续交流理论、实践或个人问题可以在Q上继续,即时通讯也能消除一些误会,如果已经对我定性并要继续加以批判的话不用打字了,你的批判已经120%的传达到了。
#12-28 - 2021-7-16 18:11
妄想是不治之症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2-29 - 2021-7-16 18:39
红炉点雪
妄想是不治之症 说: 即时通讯就算了。我打字的同时会对我自己态度进行一个梳理,时常会改来改去。即时通讯误解会更大。我在qq上除了发叼图发什么都不行。

没有定位的讨论不知道应该往哪个方向走。
我给自己定位比较明确:【极左立...
嗯,加油
#13 - 2021-7-16 20:42
看两位聊了这么多天想插嘴跑个题(bgm38)

这个小组目前的活动结构,以大段摘抄为主体内容的这些帖子,我觉得有效率问题

上周我发过一条时间线,里面提到的某位知名高产社会学家处理文献阅读记录的方式是,避免 「underlineing/highlighting」、「页边笔记(margin note)」、「大段摘抄」这些仅仅标注出原文中重要部分的传统方式;作为代替,在一个文件夹(literature notes) 中仅仅记录页码和一句话的描述,在另一个文件夹(main notes)中回顾记录的文献笔记间的联系,加入个人思考后形成独立笔记

比起传统的页边笔记(margin note)这种过程形成的笔记是 self-explained 不需要引用原文作为补充的,可以作为个人思维的构建过程的基本单位、跟网友抬杠时也是可以直接 ctrl v 的。

小组目前这种大段摘抄的发帖结构,我在看到这些段落时是一眼懵的,这些段落在脱离了上下文信息是目的不明、容易误读的——如果一个第三者看到这些东西会一眼懵,那三个月后淡化了相关的上下文记忆的你一定也会一眼懵;以一种 publish-ready 的方式记录信息不只是为了网友看得懂,也为了让三年后、十年后的你自己看得懂
#13-1 - 2021-7-16 21:52
MousHu
我就是被摘抄吸引过来的 阅读了极少量的一点 ...
之后有可能还会继续补一点 ~

一般我是不会看外面单挑和群殴的长楼的 ...
但在没看多少摘抄部分的情况下 把#12给追完了 ~
而且还挺满足的 ...
并不取决于摘抄部分如何如何 ~
#13-2 - 2021-7-16 22:34
红炉点雪
MousHu 说: 我就是被摘抄吸引过来的 阅读了极少量的一点 ...
之后有可能还会继续补一点 ~

一般我是不会看外面单挑和群殴的长楼的 ...
但在没看多少摘抄部分的情况下 把#12给追完了 ~
而且还挺满足的 ...
草,下次要收门票钱了(bgm38)(bgm38)
#13-3 - 2021-7-16 22:47
红炉点雪
我自己看书目前是用视觉卡牌法的,引用原文也是因为看的电子版随手标记比较方便,至于脱离上下文这点确实是,不过可能起一定的劝人去读原文的作用?(bgm38)(bgm38)

我个人的积累和文字做不到系统全面独到地用长文表达自己观点,摘抄+点评(另一帖)的主要目的是练手
#13-4 - 2021-7-16 22:48
MousHu
红炉点雪 说: 草,下次要收门票钱了
比起茶水钱座位费要多少 ~
还是不看 摘要 标题 图 就下单的看客们更为重要啦 ~ (bgm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