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の中心で、愛をさけぶ 小说

  • 中文名: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
  • 作者: 片山恭一
  • 出版社: 小学館
  • 发售日: 2001-03
  • ISBN: 978-4093860727

谁读这本书?

/ 73人想读 / 79人读过 / 5人在读 / 2人搁置
日本2003年度第一畅销书,一个清纯而凄美的爱情故事。 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空气、水和爱。然而空气被污染了、水被污染了、爱(除了母爱)被污染了。惟其被污染了,我们才渴望得到蔚蓝的天空、澄澈的清泉和圣洁的爱。文学反映现实,当下爱情小说折射被污染的爱情固然无可非议。可是事情还有另一个侧面——当被污染的爱情已经充斥我们周围的时候,我们难道还会兴致勃勃地观看文学这面镜子里折射的被污染的爱情么?还有那个必要吗?
  《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在日本出版以来日益受到青年男女的喜爱,很快刊行171万册,作为纯文学作品现已罕见地由畅销书变为长销书。究其主要原因,大概恰恰在于作者在爱被污染的今天提供了未被污染的爱,在没有古典式罗曼司的时代拾回了古典式罗曼司。这种了无杂质的、纯粹的爱情是对人们情感生活中的缺憾的补偿,是对被粗糙的现实磨损了的爱情神经的修复,是对人们渴慕爱的干渴心灵的爱抚与浇灌。
  大家知道,α和ω是24个希腊字母的开头一个(阿尔法)和最后一个(奥米伽)。西方人因之用来比喻事情的开始与终了。我以这个为题倒不是故弄玄虚,而是引自这本小说的作者片山恭一的话。他在一次访谈中说,“爱上一个人,是人的α,又是人的ω”。 同时说自己作品的核心就是恋爱、就是爱情、就是爱。 而这部《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写的的确是一个清纯而凄美的爱情故事。不,严格说来,应该是发生在祖孙两人身上的两个爱情故事。爷爷年轻时爱上一个患肺结核的少女。因肺结核病在当时几乎是不治之症,爷爷为了能够娶她养活她而从家乡跑去东京拼命赚钱。当他赚了钱回到家乡时,少女的病因为链霉素的发现而治好了。病治好了即意味着可以出嫁。但对方父母不愿意把女儿嫁给做“乱七八糟买卖”的爷爷而嫁给了一个“本分人”。不久爷爷也结了婚。五十年后,爷爷领孙子去盗墓,把所爱之人的骨灰偷出一点点装进小桐木盒交给孙子,叮嘱孙子待自己死后“把差不多同样分量的我的骨灰和这个人的骨灰混在一起”,撒在长有对方喜欢的紫花地丁的山坡。而此时孙子正爱着班上一个叫亚纪的学习好性格好的美丽少女。不料亚纪后来得了白血病。尽管“我”每天晚上都向神祈祷,宁愿自己受苦而换取亚纪的康复,但亚纪还是在凄凉的山谷里化为灰烬——“四周一片岑寂,不闻人语,不闻鸟鸣。侧耳倾听,隐约传来焚烧亚纪的锅炉声响……我在看着焚烧世界上自己最喜欢的人的烟静静升上冬日的天空。”于是剩下来的只有亚纪的骨灰。“我”和亚纪的父母飞往澳大利亚,把骨灰撒在了亚纪生前向往的浅褐色草原。但我没有撒尽,留下一点点装在透明的小玻璃瓶里带回。最后,“我”来到和亚纪一起就读过的校园的樱花树下。“白色的骨灰如雪花儿飞向晚空。又一阵风吹来,樱花瓣翩然飘落。亚纪的骨灰融入花瓣之中,倏忽不见了。”
more...

收藏盒

7.9 力荐
Bangumi Book Ranked:#1256

角色介绍

更多角色 »

评论

讨论版

吐槽箱

みたいなっ @ 2022-8-28 07:26

读起来很像轻小说或者说轻小说很像它。

永夜寒星 @ 2022-7-11 04:18

爱上一个人,是人的α,又是人的ω。击破虚无、化解偏执、连接生死,那清冽而悠远的爱之美,就在其中。||我要加1分,正如林少华老师所说,这部在同类题材中面世较早的前辈作品,如今看来却更显其风韵的独特,而且我认为,本作从未被超越,反而是奠定了日后一众作品的根基,尤其是《窃尸贼》《虚之少女》《水仙》等直面偏执、虚无和哀恸的后起之秀,它是纯粹的、凄美的,亦是圆满的、独特的

舞降结香 @ 2021-8-13 22:34

情节出奇简单的纯现实恋爱小说。从男性侧的视角详细记述了一段恋情的始终,世界即以此为中心或展开或收缩;所谓“呼唤”则既非显露也非隐含,更依赖于读者个人化的提炼。//亚纪虽好,然其形象太过具体和普通,很难扩散,故让我对整个故事难以共情——这个故事对有特殊经历的人来说更好共情。此外,情感刻画得虽细腻绵致,却给我一定的局促感。//吐槽:亚纪名字由来的白亜紀虽然早期生物勃兴,晚期却大量灭绝,不见得是好寓意。

森山燐 @ 2021-2-8 07:08

あれから私が愛していた人たちは、みんなあなたとそっくりなんだ

paolino @ 2019-12-29 00:56

食用骨灰想想该比偷尸体可能还要浪漫点。可是没内味儿。

麦田米老鼠 @ 2019-5-17 20:03

林少华 译

天痕 @ 2019-4-17 13:38

结局明明可以写的美一些...

匿名人士01928 @ 2019-4-3 22:09

“我就像昨晚那样盗墓,把アキ的骨灰取出来,每晚只吃一点点的健康妙法。”

你好F8 @ 2018-11-4 11:20

我甚至无法想象如何接受心爱之人的离世。“对当时的我们来说,能做的实在太少。”

渡边菌 @ 2018-11-1 21:31

当时觉得有点矫情,现在还是有种这样的感觉。

更多吐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