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8-4-1 23:08
幻度 (虚ろな心)
原文:「るろうに剣心 追憶編」の追憶



  这幕画面是我在很早之前执笔脚本的OVA《浪客剑心 追忆篇》中的一个场景。在幕府末期的京都,被称为“刽子手拔刀斋”、令佐幕派恐惧的主人公·绯村剑心,刚执行完“斩人”的场面。
  使自己很久以前的作品成为话题这样的事,对于脚本家而言相当于半只脚踏进棺材了(笑),这部作品自十几年前发售以来,承蒙很多人的喜爱,在海外也有着许多粉丝,最近也在网上现时免费放映了。
  因此,说不定会有对当时脚本创作的内幕感兴趣的人,下面、我凭借记忆尝试写一下。
  另外,为何把本文的主题称为“电影”,当您阅读完下文后便能得知理由。【译注1】

  收到脚本创作的邀约大概是在1998年。
  在那之前,我参与制作了该作品的电视系列,被招唤时放映已经快要结束了。事实上,我担任脚本的章节成为了系列最终回,总觉得“刚被招唤来就结束了吗”的时候,电视系列的监督把《追忆篇》制作决定的事告诉了我。
  我一般在决定接受委托前,会先阅读一下原作漫画。
  “如果可行就感激的接受”,“如果不行(需要改变的话),再次确认‘做出改变可以吗’,如果可以的话就欣然接受”,我总是采取这样的姿态,这一点至今未变。
  当时读了一遍原作后,有了“啊,这个可行”的直觉,立刻就决定接受委托。首先不管怎么说,“真实地描写幕府末期的斩人”之类的工作在当时的动画中几乎没有,在原作题材的基础上,把“人类的基本”男女之情设为主题,我想这一定会成为非常有趣的作品。

  还有一个直觉。
  “这是五社英雄担任监督、桥本忍执笔脚本的名作《人斩》的世界”。
  《人斩》是1969年的电影,我于80年代上大学时在名画座看过。顾名思义,是以幕府末期土佐藩实际存在的“刽子手以蔵”——岡田以蔵(勝新太郎)为主人公的作品。
  这个直觉,不仅仅是因为“与斩人有关联”。
  在电影中登场,以以藏为首的刽子手们那种俗气与贫困,是仅凭剑技在社会打拼的挣扎,然而那种挣扎被动荡幕末的当权者们所利用,最后所有角色都变成了“只会杀人的机器”,然后悲壮的死去(然而剑心并没有死)。
  胜新扣人心弦的演技自不用说,被称为萨摩的“刽子手新兵卫”的田中新兵卫是由几年前剖腹自杀的三岛由纪夫所饰演,并且也有切腹的场景。台词虽读得生硬,但作为幕末萨摩独特的示现流好手,反而真实呈现出令人害怕的武打场面。【译注2】
  五社监督的演出贯穿全篇,很好地展现了那种具有真实俗气、倾盆大雨中人们殊死拼搏、激烈交锋的场景,真的是一部非常壮烈的电影。
  我感觉:“啊,就是那种俗气。对于这次的《追忆篇》是绝对必要的”。
  我对监督也是这么说的,希望看到真实的“斩人”。监督只说了一句话:“原来如此,我完全明白了”,于是监督与脚本家很顺利地达成了共识。
  不过,我坚定地记下了这一点:无论怎样制定“使之像电影《人斩》的世界观”那样的方针,脚本也好、当然成品也好,完全抄袭《人斩》的镜头不会存在。有所顾忌是一方面,同时这也是我们工作人员的“职业操守”。
  总之,开始时是这样的感觉。

  幸运的是,我从十几岁开始就不是“历女”而是“历男”,即资深历史宅。因此无需向某人请教历史考证,即便原作中未提及,我也能够较自如地穿插当时的历史事件。并且幕末时各势力之间的权力制衡,在何时何地发生何事等等,这些几乎都在我的脑海当中。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这份工作的确非常适合我。【译注3】
  当我开始写脚本时,对于剑心与女主巴的爱情故事的主要情节几乎没怎么改动,毕竟原作这里本身就很优秀,于是我就逐渐沉迷于忠实地穿插历史事件使剧情真实化的工作当中。与原作相比,对把剑心作为其手下的桂小五郎和高杉晋作,以及新撰组等有着大量的描写也是由于这个原因。
  总之,这就是成为“历史宅炸裂脚本”的原因(笑)。
  此外,相较于对上述电影《人斩》的致敬,我对脚本家桥本忍的致敬更加强烈。
  以前的文章中提到过,他脚本的精妙之处在于“将时间轴碎片化”,黑泽明的《罗生门》和小林正树的《切腹》,野村芳太郎的《砂之器》等是这种技法的代表作。现在与过去复杂地交织在一起,而整体上像七巧板一样被组合起来,让人产生不可思议的感动。虽然他在《人斩》中没有表现出这种“时间轴破碎”的技法,因此我想在与桥本的脚本有关联的创作中尝试挑战一下。
  因此,我想观赏过《追忆篇》的人都很了解,在京都接连杀人的剑心的“现在”,与他幼年时习得剑术,被桂小五郎捡到成为杀手的“过去”,还有女主巴谜一般的“现在”与她悲惨的“过去”,使这些交织成为相当错综复杂的构成。
  不过,幸运的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提出过“时间轴不连贯很难看懂”这样的意见。虽然还不及桥本的脚本,但我认为从意图上来看已经成功了。

  在脚本会议上,我们工作人员达成了以下共识。至今我都还清楚地记得这些。
  1 严选所有台词,绝不出现马虎的对话。
  2 完美表现出各个角色的“心情描写”是理所当然的,并且要小心谨慎。
  3 彻底描绘“日本的四季交替”。但并不陷于“富士山、艺伎”等传统印象上的描绘,而是通过忠实再现幕末的日本,自然地描绘这个国家的四季。
  4 以历史事实与当时的社会背景作为故事的主干,保留其浓厚的底蕴,但并不特意表现出来,即停留在“只需历史宅知道就好”的程度(即不影响到故事的起伏与高潮)。
  5 由于不是电视放映的作品,“人被刀斩的话自然会大量流血”等,关于这方面的描写不会避开,而会从正面表现出来。即便会成为凄惨的影像,也无非是在对“刽子手的历史事实”进行描写而已,因此不怕批判。

  达成这些共识需要相当的精神准备与魄力,但没有任何人提出异议,大家怀着极高的热情召开了会议。
  特别是关于台词的严选,我与监督讨论了很多。虽然没发生吵架或争执,但双方都竭尽全力讨论到了极限,像真正的比赛一样。

  故事中途,勤王派的一党(按现在的说法是过激派武装势力,而剑心属于这边),在与新选组发生激烈冲突的著名的“池田屋骚动”事件中登场。
  这时,我请教了熟悉京都地理的人。从当时位于壬生的新选组驻地到池田屋,实际步行约耗费多长时间,聚集在京都祇园庙会的江户时代末期的群众究竟有多少人,总之就是一味拘泥于具有“真实感”的脚本创作。在网络尚未普及的时候,我经常去我家附近的图书馆查找历史资料,补充记忆模糊的“历史宅知识”。
  谈到与监督的议论。
  在高潮部分,剑心与幕府的刺客头领在雪山对决之际,头领在战斗时对剑心所说关于“江户幕府究竟为何”的超长论述的这一幕。
  那段可真不容易,即便重写了多次也没能得到监督的认可,身为笔者的我完全不能理解,当时反复修改到神志不清的程度。得益于声优的高超演技与作画团队精湛的技巧,使这一幕出色地完成了。仅仅是这幕的台词就让我感觉像是消耗掉写好几部脚本的精力。

  尽管写作过程十分辛苦,但换来的是完成定稿时的强烈成就感。
  当然,收到脚本后的工作人员,在完成作品的道路上,经历了几十倍于我的苦难。毫不夸张地说,所有部门都“倾尽全力”完成了工作。
  那个“全员拼尽全力”的结果是,希望未看过的人一定要亲眼去确认。那些影像的美丽、精彩之处,远超我的脚本,使之升华为更高次元的作品。这是写手无上的荣幸,当时工作人员的努力与干劲让我感到十分钦佩。

  其实,这部作品在2000年左右刚发行时获得的评价毁誉参半,总的来说,在我印象中持否定者居多。
  由于表现过于真实,在熟悉原作漫画与电视系列的粉丝们口中,“猎奇”、“剑心的人设比电视版更加真实令人害怕”、“不想看到杀人的剑心”等反响有很多。
  其实,我们工作人员最初就预想过会有此类反响。不如说这种拒绝感的出现,才更加证实了我们所追求的“幕末的真实”,也就不那么在意了,甚至内心还有些欢迎这种论调。
  然而此后,在海外以“SAMAURAI X”为标题发行时却得到了很高的评价,在当时的北美软件销量排行榜上,长时间销量位于前十。在众多好莱坞大作的挤压下,获得了最高第7位的壮举。
  据说在那边的有线电视上也被多次放映,后来对认识的外国人说“那个脚本是我写的哟”,他惊讶到仿佛遇见明星一般,激动地对我说:“请给我签名!”(笑)。这让我再次感受到写手的荣幸。

  毕竟是老作品了,在记忆变得不可靠之前就这样结束吧。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至今仍然觉得能参与这部作品的制作十分幸运。尤其对于能够在如此长的时间,被众多国家的人喜爱这件事,我感到非常高兴。

  在这种时候,我们会觉得“能成为脚本家真是太好了”。

  若你尚未观看,请务必借此机会(最后是在宣传实在抱歉。笑)。

译注1 原博文的标签为“电影”
译注2 示现流:江户时代萨摩地区的剑术流派。
译注3 历女:喜欢历史的女性。这里指的是受到电视、电影等影响而喜欢,可能不太精通。

作者的另一篇日志:その脚本は燃えているか?

制作特典:追憶編・秘蔵メイキングシーン
#2 - 2018-4-2 10:20
(虚ろな心)
@秘则为花 十川诚志在下面评论回复中提到了“言わぬが花”,这不就是“秘则为花”么(bgm57)
#2-1 - 2018-4-2 13:56
秘则为花
秘则为花,无秘则无花 这句话是我在流行之神系列里看到。后来搜了一下是出自世阿弥的风姿花传
#3 - 2018-4-2 14:10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bgmer的平均日语水平这么高的嘛。。
表示生肉无能为力
#3-1 - 2018-4-4 00:33
幻度
嘛,我也就一般水平,还在学习中。
简单翻译了下节选部分(可能略机翻,大意应该没问题。
至于其余的,以后再说……
#4 - 2018-8-8 15:24
(我不会和傻子争辩 因为它们会拉低别人的智商 ... ... ...)
名作的诞生也有着某种必然,追忆篇没做成TV版那样中二真是太好了,感谢翻译
#5 - 2018-11-21 09:53
(bgm95)
#6 - 2019-8-1 23:55
(虚ろな心)
评论内容比正文还多,放在主楼感觉有些喧宾夺主,故单开一层。
这部分翻译得相对随意,可能略有删改。

#1 ayame (菖蒲)
推特上这篇博文成为了话题,我被吸引过来并读完了文章。
希望把这篇文章整理成册放在DVD特典里,这样很有趣(笑)。
追忆篇真的是杰作,至今仍有众多粉丝被深深吸引。在业界中,公开表明受到这部作品影响的创作者也非常多呢。
制作出这样作品的工作人员,当时究竟倾注了多少心血,读完这篇文章我可算知道了。

追忆篇除了主人公剑心以外,我是被女主巴所迷住的观众之一。
她是一位被完美描绘女性業与感情的女主人公,我至今也这么认为。
从原作到OVA关于巴的改编润色,我只能说精彩。
每一句台词都充满幽雅与羞涩,内心隐藏着强烈的情感,给人的感觉与成瀬巳喜监督作品里的女主很相似。
十川先生在描绘她的时候,如果有原型,或者参照的作品、人物的话,请务必告诉我。

另外她死亡之际,在丈夫剑心的脸上留下伤痕,这里改编得太棒,我每次看到这都会爆哭。
关于这一幕,至今也有许多粉丝在用各自的解读讨论着。
(→「最愛の妻・巴が十字傷に込めた本当の想い」
因此关于巴亲手刻下十字伤的深层心理,希望十川先生能说下其中的思想与意图。
明年将迎来追忆篇20周年诞辰,希望大家能对这部精彩的作品发表更多的内容。

#2 Re:ayame (菖蒲)
巴这个角色,并没有特别参考的人物,江户时代武士门第的女儿是怎样的呢?这样想着想着就自然地塑造出来了。
另外,关于十字伤……
不说为妙吗(笑)(原文:言わぬが花),每个人的想法都各不相同,我觉得都对。
总之,感谢您对作品的出色评价。

#3 最高峰の時代劇
很惭愧现在才知道十川先生有博客……追忆篇毫无缺点完美的构成与精彩的原作改编。
巴故意刻下的十字伤,OVA是罕见的超越原作毫无争议的超超名作。至今也没遇到能超越追忆篇的动画。我想对所有参与制作这部作品的人们致敬。读完这篇文章再去看的话又能从不同的视点去享受。真想看电影《人斩》啊。

#4 Re:最高峰の時代劇
虽然是老作品,但承蒙夸奖十分高兴。
请务必去看《人斩》,的确是一部名作。

#5 追憶編大好きです
十川先生您好。

《浪客剑心》是我回忆中的作品,其中《追忆篇》是改变我人生观的作品。

无论重看多少次也非常喜欢,台词也全都记住了。
与其说是浪剑中最喜欢,不如说是在所有动画中最喜欢。
担任其脚本的十川先生在两年前写下了本文,我咒骂至今才注意到的自己。

古桥监督关于自己的作品并不会谈得很深,从十川先生口中得知这样的制作秘闻,而且能知道得如此详细的日子来了……
对于追忆篇粉丝而言,这是一篇值得永久保存的文章。
特别是最后一段,我被“这是写手的无上荣幸”这句话感动到。
名作若没有制作者的爱与热情是无法诞生的,我现在深刻地感受到了。
真的非常感谢您留下如此精彩的时代剧动画。
而且请绝对不要删这篇文章!

#6 追憶編大好きです(2)
除了博客上写的,关于追忆篇我还想问许多东西。
其中有一个特别在意的,请允许我向您质问。

追忆篇中我最喜欢的一幕,是两人在血雨中的相遇。
慢慢起身的剑心被鲜血中浮现的巴的美所射穿。
之后巴说出的名台词:“你真的是带来了腥风血雨”,这一段最为精彩。
因为是录像带,毫无疑问带子会因此而磨损,即便如此我也看了几百遍。
这一幕,我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剑心的“一见钟情”。
原本只是无心的恐怖分子剑心,在那一瞬间初次觉醒了人类的心,难道不是男性的本能在此萌发了吗?
十川先生是以怎样的心境描写这一段的呢?

另外在开头,被山贼杀害的三姐妹中的长女·霞不仅是爱用白梅香水,容姿也与巴颇为相似。
这是有意使之相似吗?还是无意间就变成这样的?
剑心在与巴相遇时并一见钟情的同时,难道霞的身影没有重叠上去吗?在SNS上这个问题一直在被讨论。
难道不是在心太时代没能保护到霞姐姐,所以现如今才想要守护巴吗?
还是说只是过度诠释了?希望您能告诉我【巴与霞的关联性】。

#7  Re:追憶編大好きです(2)
你好。“把录像带看到受损的程度”,看到这句真的很开心,非常感谢。
回答你的问题。
首先说白梅香,池波正太郎的《鬼平犯科帐》里有一话叫“暗剑白梅香”,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一个连环杀手男子,明明是男人却十分喜欢白梅香的一段。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从此要被作为娼妇卖出去的霞她们,被人贩强行抹上白梅香水,与心太在一起时周围弥漫着白梅香,是这样的设定。与某处疯狂相关的香味是白梅香。
也就是说对剑心而言,这种香味与“死”直接关联的。
与巴初遇时,剑心缓缓抬头即将看到巴,这里插入了一帧白梅的图。那是无意间闻到了白梅香的意思(当时下着雨,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只是作为印象),他首先感知到“死”的气味在那里。也就是说,巴并不是娼妇,那个时代如浮萍一般生存的女性只能落到与娼妇同等的社会地位。她涂白梅香或许带着点自嘲的意味。
然后,在那一帧后出现的巴是如此之美丽,确实剑心他自己也没注意到就一见钟情了。不过,与剑心来说,巴是从与“死”直接相关的白梅香中出现的,真是一次讽刺的邂逅。
所以,与其说与霞相似,不如说与白梅香有关让人联想到霞。也就是说,霞本身对于当时的剑心而言成为了“沉入内心深处,心理阴影般的死之象征”。
因为与巴相遇时的剑心原本就病了(笑),所以忘记了霞的事情,由于那种香气而唤醒了久违的记忆,有可能是这样。的确霞告诉他:“你要活下去”,但是也有“杀了这么多人,能算是活着吗?”这样的疑问要更多,连同霞这份一起守护着巴这种层面,我觉得可能想不到吧。
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
总之,非常感谢评论。

#8 Re:Re:追憶編大好きです(2)
感谢详细讲解。
预料之外的回答令我感到有些惊讶。
幕末时代的残酷,对于女性的生存而言过于悲壮,我说不出话来。
看来巴与霞“喜欢用”白梅香之类的并不是随意的设定啊。
我被这远超自己想象的深意所动摇w>巴与霞的关系
《追忆篇》至今仍有许多粉丝在网上展开各自的解释,但我想没人能得出这样的答案。
知道了不得了的幕后设定……w

巴的白梅香是从《鬼平犯科帐》的《暗剑白梅香》中得到的灵感,之前有听过这样的传言,事实果真如此。
啊,急不可待地想知道更多更多的幕后设定,我甚至希望十川先生发表《追忆篇解说书》之类的东西……

#9 Re:Re:Re:追憶編大好きです(2)
《追忆篇》的乐趣,在于让大家浮想联翩。所有的想象都是正确的。笑。
这样的评论非常激励人。我今后也会在各种各样的工作上努力。

#10 こんにちは。
《追忆篇》全四话共计两小时,是一部被称为具有压倒性品质的作品我已十分清楚。
从第一幕剑心的杀人描写到与巴的邂逅,期间完全没有给人喘息的余地,与那鲜明强烈的暴力描写相比,第二幕之后给人的印象减弱了不少。
即便如此,全剧依然保持着高水准,但第一幕的凄惨依旧令人震惊。
试着调查了一下,果然监督曾说过“第一幕试映会后,出现了“过激”的呼声,第二幕之后的表现不得不有所保留”,我也就明白缘由了。
十川先生也意识到这样的呼声,在写脚本时有所顾虑吗?
因此如果可以不限制表现,运用现代的动画技术重制出《追忆篇》的话,十川先生想改变第几幕的那些场景,或者说重新编写脚本?

如果没有不合理的限制,任凭第一幕的冲动性全剧发展下去,追忆篇会达到怎样的水平呢?

#11 Re:こんにちは。
嗯,如果我的记忆正确的话……笑。
确实,在第一幕试映会之前,到第三幕的脚本已经定稿了。反应出来后写的只有第四幕。
因此,直到第三幕结束,都没有被试映会的反应所左右。在写脚本的时候(也就是反应出来之前),第二幕在池田屋等的场景,是有意抑制流血的感觉。是为了凸显第一幕的凄惨。
另外,第三幕在构成上几乎没有凄惨的场景,脚本自然而然地变成了那样。
不过,监督所说的“不得不抑制”也是事实,在第二幕的分镜和商讨作画事宜时,考虑到试映会的反应,或许有所控制。那样的场景相对脚本更取决于分镜,所以根据监督的裁定,如果描绘比脚本还过激的话,可以进行控制。
“如果用现代技术……”的问题……说实话很难回答啊。
因为是十多年前完结的作品,所以现在也没有特别想要添加或者修正的场景,作为脚本家是非常令人满意的成果。但是,能听到这样的疑问,就是这部作品受到喜爱的证明吧,我也非常高兴。

#12 Re:Re:こんにちは。
监督在后来的几次访谈中提到,他想要添加那样的场景。
我很在意十川先生是否也有这样的遗憾。
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能借助最近的重制热再度动画化或者剧场版化(无论以哪种形式),希望更多的人能了解这部作品。
比起《新京都篇》,我更希望能制作出新的《追忆篇》。

#13 超豪華声優陣
如果有追忆篇声优们的故事,请务必告诉我!

岩男润子、关智一、中尾隆圣、高木渉……现如今依旧非常知名,我被他们在《追忆篇》里精湛的演技深深打动了。
比如中尾先生,他的“维京人”和“弗利沙”给人的印象非常强,在声优表看到饭冢的配音者表示完全不敢想象,再度观看时被其逼真的演技震惊到了。
岩男润子的巴是虚幻的、悲伤的,仅是想起就觉得胸口难受,“秘则为花”是我最先想出能描述其演技的话语。并非典型的动画女主,而是像昭和时代的女演员一样的声音,充满着高贵和幽雅。
前些日子去世的内田稔先生饰演的辰巳,超越了单纯的反派角色,像圣人一样的清廉,我非常喜欢。
暗乃武的成员除了辰巳以外几乎不说话且很低调,对他们的改编为《追忆篇》的世界观构成做出了很大贡献。
十川先生脚本里的众多名台词加上声优们精湛的演出,共同发挥出了极佳的效果。
当初的角色分配是怎样实现的,和制作人员有怎样的沟通,十川先生对大家的印象等这些琐碎的事情,请告诉我吧。

#14 Re:超豪華声優陣
实际上,脚本家(包括我在内)和声优几乎没有接触和碰面,这部作品也只在庆功宴时和大家见过面。所以,没有幕后故事……抱歉。
通过大家足够抑制的演技来进行展开,这样不是挺好吗?

#15 Re:Re:超豪華声優陣
这样啊,遗憾……
我尝试搜集有当时制作人员和声优们的采访资料,可毕竟是二十年前的作品,完全找不到相关信息有些郁闷……
那么,十川先生请说下您个人印象最深的角色和剧中的最佳场景。
不好意思问题有点多,毕竟这样的机会太少了所以想多问……

#16 Re:Re:Re:超豪華声優陣
印象深刻的角色……几乎全员都是。我觉得这毫不夸张,无论哪个角色我都没有舍弃,而非常努力地去塑造。
最佳场景是剑心斩杀清里那一幕。那里的演出与作画无与伦比。

#17 長年の謎
关于第三幕巴的生理场景
能问一下您是怀着怎样的意图插入那个场景的吗?
虽然监督在蓝光版的册子中提到了那一幕,但仅仅是简单作答,所以至今仍不太清楚。
请务必让我听听担任脚本的十川先生的论点。
拜托了。

#18 Re:長年の謎
关于那个场景的意义,以前就经常被问。不过,实际上在脚本中并没有(笑)。
是监督在画分镜时加进去的,我也不太明白古桥先生深邃的思考……
你觉得这样回答如何?无论怎样这就是真相,请大家理解(笑)。

#19 Re:Re:長年の謎
原来如此啊。那,我就以监督个人的趣味(笑)来理解吧。

#20 先日Blu-ray版購入しました
在动画真人版化流行的今天,很多人希望《追忆篇》也能拍真人版。
我觉得《追忆篇》的世界观相比原作更加写实,更容易拍真人版,但也有人说没有能演雪代巴的女演员。
您赞成拍真人版吗?还是反对派?

#21 Re:先日Blu-ray版購入しました
我很久以前就开始从事动画与真人电影两边的工作,所以没有特别反对的理由(笑)。
只要完成得有趣,我觉得都可以。
实际上我自己也曾经写过《小双侠》的真人版脚本呢。

#22 Re:Re:先日Blu-ray版購入しました
如果《追忆篇》被真人版化,希望那时也是您操刀脚本。《追忆篇》是永久特别的作品,蓝光版我要当作传家宝。【译注:真人版已经拍了https://bgm.tv/subject/280505

#23  今でも不動の一番
《追忆篇》发售时我还是中学生,全四幕看完后给我的冲击与感动至今难忘。看完后直觉告诉我:“啊啊,想遇到超越这部的作品,可能很难。”我仍记得当时的想法。
距初次观看快20年过去了,如同直觉显现的那样,至今未遇到超越其的作品。
每一句话,每一句话,我都想为制作出这部杰作动画的人们表示感谢,所以就写下评论。
这部作品超越了单纯的《浪客剑心》的世界,升华为武士美学,是日本电影界的财产,如果以电影的形式出现在世界上,肯定获奥斯卡奖。
非常感谢您们为日本留下这样优秀的作品。
感谢您在之前的评论中,克制了对巴划下十字伤的回答。笑
我觉得,与拿着椿的清里亡灵互相理解的巴,以给清里报仇为“界”而划下十字伤,从之后巴安心的表情来判断,“对不起,夫君”这句话应该仅是对剑心说的。
不管怎样,作为一名《追忆篇》的粉丝,我希望这部作品今后能被更多的人看到。

#24 Re:今でも不動の一番
受到了过度的褒奖,非常感谢!
虽然我们的工作并不轻松,但听到这样的话,我感觉得到了回报。
关于十字伤(笑),我觉得有各种各样的解释和理解的方法比较好。
我认为影像作品“简单易懂,有整合性,不那么无聊,有冲击性才有意义。”所以解释有多种多样我觉得没问题。

#25 「「るろうに剣心 追憶編」の追憶」を読んで
“倾注的热情、时间与精力不一定与作品的评价相等。”我觉得这是世间常事,但对于《追忆篇》而言,这些毫无疑问是等价的。这篇精彩的文章给了我这样的感受。
从《追忆篇》了解到《浪客剑心》这部作品,相比主人公最终许下不杀之誓的故事,更像一部描写幕末武家女儿一生的作品。
不多的台词流露出的清淑、静谧的举止,在夫君三步之后跟从的顺从……
我出神般叹了口气,感谢您能让我们看到有涵养的日本女性在现代社会的姿态。
我想不会有超越《追忆篇》的作品的同时,今后也不会再遇到超越巴的女主角了吧。
理想的女性形象是?如果有人问的话,我将不假思索地回答“雪代巴”。
巴在剧中的台词至今仍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是“爱我的第二个你”这句台词。
这句话在原作中是“我爱的第二个你”,仅一字之差意思就完全不同。
我个人认为有两个意思。那就是“最终巴在剑心与清里之间谁都没有选择”和“巴真的爱剑心吗?”这个问句使回答变得有些暧昧。
我想,比起“我爱你”的感情,巴可能更接近“情感转移”的心境。
十川先生请告诉我您是出于什么想法修改这句台词的。

#26 Re:「「るろうに剣心 追憶編」の追憶」を読んで
虽然是两年前写的文章,但之后收到了许多人对作品的赞赏,非常感谢。
那么,“爱我的第二个你”,正如推测的那样,这是有意改变的。清里和剑心都爱巴,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巴自己呢?其实,这可能是巴最不愿让人知道的感情吧,以她的性格而言。于是,不仅是剑心,就连观众们也不清楚其真心而就这样死去,成为了这样的展开。
由于当时武家的谨慎,可能有“秘而至死”的伦理观。巴就这样贯彻着伦理观而死。
因此,虽然大家的解释各不相同,但和十字伤一样,所有的推测都是正确的。真相只有巴自己知道,我认为这样就可以了。笑。
很抱歉暧昧地回答,不管怎样,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忘记这部作品,真的很感谢你。

#27 Re:Re:「「るろうに剣心 追憶編」の追憶」を読んで
感谢您没让我失望的回答(笑)。
巴的真心、她留下的话以及行为,都可以被理解为几层意思。
这才是让她成为完成度高得惊人的女主人公的主要原因吧。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对于被称为名作的作品,人们都倾向于“把解释权交给观众”。
它激发着观众的想象力,一直流传至后代,的确是不朽名作。
这篇文章至今也有很多人在转发,我也是由此契机得以拜读此文章。十川先生有机会请务必使用twitter,发表《追忆篇》的精彩之处,我觉得肯定会受欢迎。

#28
直到令和的今天,我才发现这个博客的存在,以及一篇谈论追忆篇的文章。
请原谅我现如今的回复。m(_ _)m

追忆篇在我心中依旧闪耀着光辉,可以说是最好的武士电影,或者说是动画片,再或者说是历史剧,虽然很难说清是哪一种,但就是我最喜欢的作品。
顺便一提,我没看过最近的真人版电影。
我觉得动画的追忆篇是最好的,不想使之在我心中受到玷污(苦笑)

对原作的改动,尤其是巴刻下十字伤的方式得到原作者的认同了吗?(不,这是当然的!我能想象这样的回答)
因为对我来说,这种刻下十字伤的方式才是正道,或者说是最贴切的,相比原著而言。
虽然很对不起原作者和月老师(;^_^A
我觉得这种刻十字伤的方式,与最后的台词,对观众而言,可以被解释出许多种意义,怎样解读都正确。
我个人认为它包含两种意义,一是为第一个爱上的清里完成了复仇,二是为第二个爱上的剑心留下了自己永恒的爱,两种意义同时包含。

我觉得每隔三四年观赏一次这部作品是最好的,或许这听起来有些怪,当自己没精神的时候,看不到希望的时候观看的话,反而会有一股力量的感觉。
所以今年想久违地看一下(大概隔了有6年),这也意味着我如今的状态很糟糕(苦笑)

啊,最后要说的有些离题了,很抱歉。追忆篇的BDBOX是当时预约购买的,我非常珍惜。实际上,不是还有个特别版吗?【译注:导演剪辑版DVD】
四集合成一部电影的长度,适用于影院放映。
我想要特别版的BD,当时没有捆绑在BDBOX上一起售卖,令我感觉十分遗憾,所以我想能不能单独出一部BD版。因为特别版中的一部分演出我很喜欢。
我一直在等特别版的BD化(尽管不太可能,基本上已放弃)
我知道跟十川先生说没什么意义,但如果有什么机会的话,请向厂商说两句... (∀‘)

我虽早就年过半百,已不再年轻,但《人斩》至今还未看过,这次一定要看看。
终于在去年,第一次看了《七武士》,令我十分感动……
最近电视上也几乎看不到历史剧了,有些遗憾。
最近的大河剧也净是固定模板套出来的。
我想再看到有质感的历史剧作品与电影啊。

自去年新冠疫情以来,各方面都非常不容易,请十川先生保重身体,继续创作出优秀的作品,我非常期待。
很抱歉,我的评论有些不太连贯。
那么,失礼了 m (_ _) m

29 Re:無題
感谢评论。
我也即将年过半百了(笑)。
十字伤的话题,就如同你理解的那样,大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意见与问题,我总是回答“那位的解释是正确的”。也就是说,让大家有更多的接受方式,因此比世界感更广阔,这正是我的目标。稍微有点夸张了。

非常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
从现在开始,我会尽我所能做出最好的作品,请多关照。
#7 - 2019-10-5 11:30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感谢翻译!
就我个人感觉,刺客头领论述的台词水平确实不错,但些许偏离了整部作品的氛围。
真人版不太想看啊,感觉无论如何也达不到能比肩ova的程度啊。。。。。
#7-1 - 2019-10-5 12:14
幻度
头领这段可能是监督想加深下主题?其实有前面师父那些话就足够了,这里确实稍显多余,而且还是在最有意境的第四幕……
真人第一部还不错,后两部就算了。
#8 - 2020-3-25 08:50
(我不会和傻子争辩 因为它们会拉低别人的智商 ... ... ...)
最近的观看计划,五社英雄监督《人斩》黑泽明监督《罗生门》小林正树监督《切腹》野村芳太郎监督《砂之器》
#9 - 2020-6-10 11:49
你好,请问可以转载到微博吗
#9-1 - 2020-6-10 12:19
幻度
可以的。
如果觉得有哪里不通顺,适当润色一下也无妨。
#9-2 - 2020-6-10 13:44
游戏
幻度 说: 可以的。
如果觉得有哪里不通顺,适当润色一下也无妨。
谢谢,发出后私信你地址
#10 - 2021-4-26 16:57
(虚ろな心)
本文居然还有后续,节选翻译了相关段落。原文:空に聞く

  1998年,《泰坦尼克号》在世界范围内大受欢迎,当时我收到OVA《浪客剑心 追忆篇》的脚本委托。两年前我在博客上写“《浪客剑心 追忆篇》的追忆”时,由于完全忘记而没有写,这次看《泰坦尼克号》时才想起来。
  收到《追忆篇》的委托而阅读原作时,“啊,这是以爱情剧为基础的作品,大概会成为一部好作品吧”(这个当时有写)。这里说的“好作品”不仅仅是工作人员的自我满足,而是能预测到这是一部能被广大观众接受的“好作品”。
  由于平时很少收到爱情剧的委托,所以几乎没写过这类脚本,但当我读剑心原作时,却有了成功的预感,大概是因为当时《泰坦尼克号》在热映的关系。
  原来如此,这不是一部普通的灾难片,而是以爱情剧为中心的缘故才大受欢迎啊。
  正因有了这种想法,所以才判断出“或许追忆篇也可以成功”。
  这样想来,由于当时几乎没有从事爱情剧工作的经验,是《泰坦尼克号》这部电影在我接受《追忆篇》的委托时从背后推了我一把。当然,尽管《泰坦尼克号》并非全部的动机,但影响(作为是否接受《追忆篇》委托的判断材料)可能还是有一些的。

这也能有关联的吗?硬要说的话,相似点还是有的(bgm39)
#11 - 2021-9-10 23:39
(~わたしは珺~)
感谢翻译~ 不愧是脚本家?这人每篇blog都好长啊。。那几篇中国人朋友的也挺有意思的。。
#11-1 - 2021-9-11 08:38
幻度
可以看下主楼末尾处的nico视频链接,十川有出镜,确实挺有意思的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