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9-1-25 01:26
陈苦瓜 (修理工汉化组组长)
两人在旅店房间里玩真心话大冒险,最后一次男主选了真心话,樱良的问题是如果其实我心里害怕得很你会怎么想,男主马上改口说大冒险。这一个细节我觉得编排得极好,把樱良内心真实脆弱的那一面表现出来,男主平淡表情下的思绪也体现得恰到好处。我当时觉得最后男主肯定会以某种形式给出答案,还在心中对这个结构暗自叫好,结果并没有给出直接或间接的答复,觉得有点遗憾。虽然男主是以实际行动体现出了关心啦,但如果把这个看作对问题的回答的话,总觉得有点偏离题意。
#2 - 2019-1-27 02:47
(怀旧意味着玩完)
你是觉得他或者她有能力回答?
#2-1 - 2019-1-27 07:34
陈苦瓜
我觉得男主应该回答,对剧情结构和作品内涵算是一种补全
#3 - 2019-1-27 17:41
(。´-д-)
我觉得其实是男主不知道怎么回答..
#3-1 - 2019-1-27 17:44
陈苦瓜
如果换成我,我可能会直接抱上去吧,虽然不是恋人。
#3-2 - 2019-1-27 19:10
Cedar
陈苦瓜 说: 如果换成我,我可能会直接抱上去吧,虽然不是恋人。
男主当时应该还没到那种程度..所以没法正面回应..选择大冒险相当于交给女主决定了..我是这样想的..
#3-3 - 2019-1-27 19:24
陈苦瓜
Cedar 说: 男主当时应该还没到那种程度..所以没法正面回应..选择大冒险相当于交给女主决定了..我是这样想的..
嗯,当时的反应很符合男主性格,而且换成大冒险后女主很快又切换到了开朗的模式,一瞬间情感的流露恰到好处,情感和剧情都让我很赞赏。不过如果我写剧本的话,最后肯定会让男主用语言或行动回答那个问题,但男主到最后都没有真正的把握两人关系的主动权,让我很遗憾。
#3-4 - 2019-1-27 21:20
Cedar
陈苦瓜 说: 嗯,当时的反应很符合男主性格,而且换成大冒险后女主很快又切换到了开朗的模式,一瞬间情感的流露恰到好处,情感和剧情都让我很赞赏。不过如果我写剧本的话,最后肯定会让男主用语言或行动回答那个问题,但男主到最...
最后是什么时候? 没有get到(bgm38)
我觉得当时的情况已经算是回答了呀..我觉得女主当时是对男主的回答有预想的..她应该会希望男主说些什么安慰她, 可是当时的男主还做不到, 却又不像刚开始时那么抗拒她, 换成语言就是[我没有太多想法, 既不打算安慰你, 也不想拒绝你, 就选择大冒险让你控制我的行为, 这样我就算按你的意思做了也不一定是在示好]..如果正面回答的话 我觉得应该是在烟花那时候..大概..
#3-5 - 2019-1-27 21:49
陈苦瓜
Cedar 说: 最后是什么时候? 没有get到
我觉得当时的情况已经算是回答了呀..我觉得女主当时是对男主的回答有预想的..她应该会希望男主说些什么安慰她, 可是当时的男主还做不到, 却又不像刚开始时那么抗拒她, 换...
我觉得男主应该是当时太沉重了,加之也看到了女主角的药,明明有可以安慰的话,但一时间脑袋空白说不出来才选择大冒险。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烟花那个场景最适合啊。
#3-6 - 2019-1-27 22:00
Cedar
陈苦瓜 说: 我觉得男主应该是当时太沉重了,加之也看到了女主角的药,明明有可以安慰的话,但一时间脑袋空白说不出来才选择大冒险。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烟花那个场景最适合啊。
(bgm38)啊! 我完全忘了药的那一幕了..明明刚看完..那应该是太沉重了..语塞了..我脑补太多..我要加上删除线
#4 - 2019-2-16 22:28
(必须保卫战争)
你觉得作者有能力回答?(bgm38)
#4-1 - 2019-2-16 22:39
陈苦瓜
哈哈哈哈问得好,作者水平实在捉襟见肘(bgm38)
#5 - 2019-2-16 23:08
(Anime is a gag, and so are its dilettantes.)
我认为已经回答了。
男主已经回答了:“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而且从时间顺序上来说,女主自己已经找到答案了,“我想吃掉你的胰脏。”
女主在死前,男主在片尾,都已经可以面对恐惧了。
#5-1 - 2019-2-16 23:46
陈苦瓜
嗯,其实没能细致理解男主那句话,我要二周目看看到底能不能品出来。
#5-2 - 2019-2-17 00:51
川水
陈苦瓜 说: 嗯,其实没能细致理解男主那句话,我要二周目看看到底能不能品出来。
我觉得这个作品如果没有相关经历明白男女主的心理状态,尤其是女主的(男主的逃避还常见一些),会很难理解。
#5-3 - 2019-2-17 00:55
陈苦瓜
川水 说: 我觉得这个作品如果没有相关经历明白男女主的心理状态,尤其是女主的(男主的逃避还常见一些),会很难理解,不是看的次数的问题。
虽然自己也是常在人际关系中选择逃避,但还真想不出需要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读懂里面的心理状态。
#5-4 - 2019-2-17 01:19
川水
陈苦瓜 说: 虽然自己也是常在人际关系中选择逃避,但还真想不出需要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读懂里面的心理状态。
真正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死,并且产生的不是求生欲,而是对所有现实的丧失感。大部分情况下都会是前者的。
那个时候就会明白死和不再活着了是不一样的,是不是活着是在自己活着的前提下考虑的问题,而是不是死了则没有这个前提。结果上来说,会什么都相信不了,质疑所有事情的真实性。很难说清楚,因为这种状态下连逻辑也是不相信的。
#5-5 - 2019-4-16 01:50
kvencelight
川水 说: 真正意识到自己有可能死,并且产生的不是求生欲,而是对所有现实的丧失感。大部分情况下都会是前者的。
那个时候就会明白死和不再活着了是不一样的,是不是活着是在自己活着的前提下考虑的问题,而是不是死了则没有...
女主就是因为特殊状态(绝症),自然就需要不太容易对人上心的男主来陪才开心。她原来的好友因为太过在意反而会限制到女主的自由;女主知道自己绝症其实是很虚内心很脆弱的,需要有个人正常的陪着而不是自己一个人走完最后的旅程。还有这片女主和四谎看起来很像其实应该是相反的,这里女主是索取情感和价值观,宫园薰则是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