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和教学中的审慎。——谁刚开始写作并感觉到自己的写作热情,他从他所从事和经历的一切中就几乎只领会可以充当写作材料的东西。他不再想自己,而只想着作家及其读者:他有志于观察,但不是为自己所用。谁是教师,他就多半不善于为他自己的利益做自己的事情,他始终想着他的学生的利益,任何知识只有是他能够教授的,才会使他感兴趣。最后,他把自己看作一条知识的通道,归根到底看作工具,以致丧失了为自己的真诚。(选自作家和艺术家的灵魂)

用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来形容...但一细想这样似乎不对,需要一个更加中性的概念,因为我是一个愉快的双标狗(认真)用一个制造最低限度的满足死宅欲望的环节,这其实对我来说连媚宅都算不上,这是对死宅的不尊重,同时也是对自己作品的不尊重。再或者,写的人仅仅是因为不想委屈自己而非叙事技巧上再没提升空间而让内容显得敷衍(笑)以前是对作者不够真诚感到不满,现在是对于作者的私货而感到不满。我想这本质没了区别。这样,我并不是我在选择看什么,我的妥协是因为我在被迫选择能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