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12 11:42 /
《白箱》贵在真实。但我说的真实并非众女主角的真实,因为女主角们并不那么真实;我说的真实是在于动画对业界的描述,很真实。
大家都知道,动画公司制作的动画并不属于动画公司,动画公司也只是一个打工的环节,生产制片葛城就说过,投资动画风险很高,外加偶像、氪金手游、少子化,业界越发艰难,而正是在这种条件下,这群对动画充满热情的人才更显得难能可贵。
真实的作品不一定是最好的作品,但最好的作品一定是真实的,或者至少是可以映射为真实的那些作品。真实的作品才能更能让观众融入到作品的世界,让你仿佛自己不经意就成了这部作品的一部分,你能感受到里面人物的左右喜怒哀乐并非虚幻,或者矫情,而是真实的感情。如果你能让自己融入,那你便会产生一定的感情,那么这部作品会变成你珍惜的存在。
举个简单的例子:白箱的R18周边为什么少之又少,于此类似的还有key社等一大票作品……因为有些作品实在是太过于不真实,某S*O一出来就是龙傲天,还是代挂的那种,F*N一出来就是各种超越地球人的乌托邦理想+嘴炮+逻辑有问题就用设定填补……
真正重要的东西是看不见也听不见的,所以有些作品是拿来用上半身体会的,有些作品则是用下半身来过把瘾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会诞生“本子娜”这类词了。
Tags: 动画
#1 - 2017-5-12 12:11
白箱的R18周边为什么少之又少,于此类似的还有key社等一大票作品……因为有些作品实在是太过于不真实。。
#2 - 2017-5-12 15:20
与其说真实,不如说是复杂。
真实对应至少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和我们的世界很像,魔法、科幻、异世界这些就不是,但是一些好作品也不真实,所以你说的真实至少不是这种真实。另一方面是真实世界,羁绊更多,事件结构、剧情层次更复杂,情感的真实实际上在于复杂,人物的真实在于多面,世界观的真实在于有可为有不可为,。我想这才是你说的真实,本质上是复杂和不单薄。
另一方面,设定真实不是二次元的优势,纪实文学、纪录片,三次元电影、电视剧,都更适合追求真实的表达。二次元的优势在于低成本地构造虚假,成本仅高于文字,只是几根线条就能把人物的颜值提升,二次元可以肆无忌惮地突破常规的世界设定,轻而易举地把天马行空的异世界展现出来。大众喜爱的作品,更多的是这些作品和其塑造的形象。
所以我认为是一些作品缺点在于作品本身的逻辑线的简单,人物情感的不复杂,超炮中反派的塑造就十分敷衍、为了成为反派而成为反派,对学园都市内涵的发掘也缺乏深度,好像学园都市高层就一定是罪恶的,各种暗部就只能黑吃黑,一方通行这种角色的立体化塑造也不成功。cowboy bebop则完全不同,剧情和人物层次十分丰富,但是,一般作品并不需要这种程度的丰富,对于人物,意志单一是可取的,动画就是要给人带来勇气和希望,这种不真实的意志,符合动画的二维介质特性和目标市场。
综上我认为作品的真实感本质在于复杂,而这种复杂的分布存在取舍,有些需要简单、不真实,有些需要复杂。我觉得概率上和数量上,不真实感作为作品缺陷存在的时候,主要在于缺乏平衡的派系力量对比,这是最主要的,也是最大的不真实感,现实世界根本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哪怕卑微如虫子,掌握现代科技、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也存在无能为力的时候,做了坏事就会有相应后果,这种负反馈/报复可能会因为社会结构的复杂而延迟,但始终会有,我们这个世界的真实感就在于不同个体的相互影响和限制
#3 - 2017-8-24 16:27
(动画只要有趣就好了。)
日本动画业界人士的评价:反映的问题很真实,解决方法一点不真实。
#4 - 2017-12-8 05:21
(上条势力)
这种题材拍成sao岂不是神笔马良了?
#5 - 2017-12-22 17:24
动画不去讨论某存在对现实的合理性,而是去讨论有了某存在后的现实。虽然之后就有价值观这种因人而异的东西了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