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一个人在城壁上缓步走着。天上的云虽厚且广,但却从各处泄下了阳光,粗大的光箭直射在大地上。淮河之流势并没有减弱,咆哮着的浊流将所有阻挡尽数扫去。灰褐色的荒野上,耐住洪水和战火的数棵树木,也就似乎显得格外珍贵!

陈庆之叹了一口气,倒不是因为战争,这名年轻人了解他所失去的东西是多么重要,光是自己能够生还,就已经值得庆幸了。当他如是想的时候,七十日不见的泪水便再度从脸上滑落。

豆瓣 知乎

/ 秘则为花的时间胶囊 ...more

/ 秘则为花的日志 ...more

/ 秘则为花参加的小组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