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2-10 23:20 /
   其实会想起废都,主要是因为我最近在玩一款叫作《异域镇魂曲》的名作,当然,二者其实并没多大关联。之所以会产生这种联想,主要是因为《异域镇魂曲》给我的的游戏体验相当的糟糕。尽管我承认它的对话文本十分具有哲学意味,世界观的构筑也正合我的胃口,但!是!这个烂的像坨**般的战斗系统和任务系统实在是太恶心我了。尽管这种类型和年代的游戏通常是不能对游戏性有太高要求的,像《斯坦利的寓言》和《ICO》就几乎毫无游戏性可言。但是,起码别人不恶心是不?异域镇魂曲想要探究剧情必须要有一定战斗力和做各种繁琐的任务,而提升等级和完成任务又必须要钻过各种迷宫跑各种复杂图找各种外表上都是一团马赛克般的NPC,真是恶心的颇为别致。于是乎,我便想起了剧情在不同意义上同样是相当精彩的Ruina。废都物语是一个同人游戏,像寒蝉那种类型的(其实阵容比寒蝉寒酸多了,毕竟基本上是枯草章吉一个人完成的),很难有什么震撼人心的大制作,画面自然不可能精致。但!是!这游戏却相当的好玩儿!不仅在于剧情,连战斗系统都好的让我不由自主的玩了四个周目!简直暗壁里勒博啊!简直阿妹金啊!
      额,说大了····你得承认,好的灵感是相当难得的。废都物语的战斗系统就是个人认为相当典型的例子。像兰斯系列每一次都精心准备不同的战斗系统,同样是有好有坏,褒贬不一。而废都大概是为了节省成本和心力随手造就的战斗系统,却带来了四两拨千斤般的功效。废都物语同样是迷宫设定,但人家不是行走遇怪四处碰壁找人寻城的那种让人不由自主心生烦闷的玩法,人家用的是“点式法”。即你移动一个小小的方框,在一张宗教画一般的图上可以自由的移动,没有墙,没有敌人,没有陷阱!而图上有一些特殊的点,把方框移上去然后按键,就能够触发战斗或剧情。一开始图画是不完整的,点开相应剧情后图画会开放一部分并出现新的点,而全开后下一张图就是另一个迷宫。这种精妙的设定好处和坏处都是十分明显的,但在废都这个不求盈利的小制作同人游戏中,它基本上就只剩下好处了!某种程度上,这简直给我一种神的安排般的感觉。
       而作者枯草章吉的用心程度也远超一般同人游戏的制作者,主角不同的周目不同的职业不同的性别都有不同的彩蛋般的剧情。尽管主线是不变的,但就是给你一种享受的感觉。在剧情发面,废都的对话文本其实并不算很多,但几乎字字是金,寥寥几笔就刻画出了相当鲜明的人物形象。往往不过只用几句轻描淡写的话,便勾勒出了一段宏伟历史的画卷草图。用上面那位叫苇原雪道的兄台的话说:“有种从狭缝中窥见整个世界的感觉。”确是如此。即使正如有些人所说这个故事多少有些落于俗套,但无论怎样它都不会令人生厌,像彩虹般,尽管其美平凡常见,但见着它却又往往让人心里不禁微微一笑。这也算是一种宝贵吧,我觉得。
      不过老实说,其实我对废都有着事实上算是过剩般的好感。这多少跟它是部同人作品有些关联吧。我当初特地上网搜了枯草章吉这位制作者的资料,发现他真的就是个不知来历的平常人,不知为何缘由精心制作了这款游戏,发在某个日本同人游戏网站上,拿了那年网站游戏金奖,之后便渺无音讯了。百度废都物语吧有些可敬的人四处找寻枯草章吉的消息,唯一得知的信息是他没有兴趣再做游戏了,不知为何,他的创作之火悄然熄灭了。据说他们现在正颇为努力的想要联系到作者,想要取得重置这款游戏的允许(换些图什么的),现在不知成果,但我蛮敬佩他们,真的。
       就此想开来,并不是所有同人游戏制作者都会走上专业的路。他们为各种缘由,有过为制作一款游戏倾尽心血的时候,而结果也许很圆满,又或许不尽如人意。这样想,在玩废都的时候,我便不由自主的想到枯草章吉这个人,他真实存在,他或好或坏,我现在正玩着这款他也许投入大量心血创造出来的东西,而我颇为喜欢。但我无从了解他。喜欢某个歌手的歌,喜欢某个作家的书,喜欢某个游戏厂制作的游戏,喜欢某个导演拍的电影,这些都是有迹可循的,也许会很小众,但说到底你有方法去了解。
        但枯草章吉呢?像他一样的人呢?
        这么说的话,即使我对废都有着某种偏爱,想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了吧。
         
Tags: 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