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9-25 03:38 /
每每我在写东西的时候,脑子才能理解很多事情,才能把先前吸收的信息、逻辑等等融合起来,越是看书,越是发觉这个问题,所以今晚我又得写一些东西,因为我觉得我所思考的事情,所回忆的经历,是能有一些发掘的,是能够让我继续往前走的,不过,这也是我所担忧的地方,往往我对某一件事情下了某个结论的时候,就抛弃了它,下一次回想起来,不过是这个结论,而事情的多面性以及洞察力乃至于逻辑方向都会影响这个结论,也许我不应该下这个结论?这个结论一旦下了,我就会抛弃很多别的可能性。

但我还是得给他下一个结论,这有助于我整理各种各样的信息,或者说,如果我连一个结论都下不了,那说明我在理解上面,是完全没有收获的,也就是瞎看瞎想了。

这也是中秋节给我带来的想法,没办法,全世界都在讨论团圆,这是免不了俗的。先说一下中秋,我觉得这是一件蛮奇怪的事情,好像你一整年不想家都可以,但你今天必须想家,不然你就是一个异类。当然这个例子是有夸大成分在里面的,但是却很好的表达了我的感受。虽然没有人提过这种话,但是这种感觉是真实存在的。

就在现在,我才想起,这种感觉应该是我自己给自己的,与众不同似乎在潜意识里代表了离群的不安,而反过来这种离群的不安就给了我一种被迫害的妄想。其实跟朋友聊,我说我不会在今天,中秋节想家,全年都想家,唯独中秋不行,我的朋友也没有对我的说辞有过指摘,所以这无疑是自己的被害妄想。

但是我对这种传统的厌恶仍然是十分明显的,而这似乎又无关于被害妄想,它是在自我定义为“异类”之前发生的,由于这种厌恶,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异类”。

我对于思乡与团圆,是有很深体会的,绝不会厌恶这种事情,相反,我感同身受,家乡与团聚之于我,就像是从我身体里分离出来的那个小时候的我,曾经,他就是我,我就是他,所以没有感觉,但随着岁月变迁,那个小时候的我,从身体里分离出去,现在正站在我的窗户外面,用一双渴望的眼睛看着我,我知道我必须去打开那扇窗户,但是当我打开窗户的时候,他就烟消云散了,而这时候我发现我原来在原地并没有动,窗户也是关着的。

那么我为什么讨厌中秋节这种传统呢,说他限制自由?说我渴望与众不同?说我认为从众是一种低俗且无法忍受的事情?我思来想去,都不对,虽然我也许认可其中某部分,但是要用这些理由来讨厌,还远远达不到。

很大的原因在于,我从来没有过过中秋节,所以对中秋节仅限于电视网络上的宣传,提起中秋,我想不起家人笑容,我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看中秋,所以觉得愚不可及,因为那没有感情的重量。而我又是一个讨厌条条框框的人,自然就讨厌这种从众游戏。

所以我才在说,与家人团聚是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的事情,我全年都是这样,但惟独中秋,我不愿意,我要在这天忘掉团聚,我要在这天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

人,真是一种复杂的东西,有时候我分析自己都要分析个半天,但是分析自己之于我是必要的。

关于最近看的书的问题,最近看了《了不起的盖茨比》,原因是村上春树推荐。他说他反复阅读,每次看都能有不一样的体会,摘出其中任何一段都觉得精妙绝伦。

可是村上骗了我,《了不起的盖茨比》对我来说难以阅读,其中很大的原因在于翻译的问题,错别字自不必说,还有各种不通畅的语句,以及词不达意的尴尬,让我在看这本所谓名著的时候,难受得一匹,所以我在盖茨比见到黛茜的时候,终于无法忍受了。

这也是阅读翻译书籍的常见问题,所以我之前在求推书的时候,是刻意著名了不要翻译品,但是前段时间,看王小波的《白银时代》,那可真是一段让人无法言喻的难受,明明是中文,看不懂,看得脑子里一团浆糊。相反,我更喜欢他的《绿毛水怪》,而那是他的处女作,是青涩的尚未成熟的作品,有此经验,我不禁觉得这些国内的当代作家,也许并不适合我,虽然《白银时代》里有的描写真的是很妙,比如那个关于蛇颈龙的比喻,可是急速跳转的场景,与多重身份的不停转换,让人有一种眩晕的呕吐感。

所以我才开始转而寻找外国书,《挪威的森林》我在看完之后,觉得很好,但是要理解仍然花了不少功夫,我在阅读后,还拿它与《嫌疑人X的献身》《白夜行》做了比较,发现村上与东野,都是对生活有着极其细致观察的作者,而村上对人心的观察也许更加细致入微,而东野更喜欢那种病态与绝望的爱,我读《挪威的森林》时,是一边读,一边百度的,场景的布置,都能透露出很多气氛,有很多简单的名词,我甚至都不知道,比如树冠,哈哈。

如果说村上是通过几个人的相处,来折射人生的长河的话,那么东野就是用不同的场景聚光到“绝望与病态的爱”这一个点上,一个像是发散式的,一个像是聚焦式的,东野的书,看完再看,处处都可以最后聚焦到那份爱上,重新看,像是在还原那份爱的证明,而村上的,则是每一段都能有数个发散,这些发散看起来关系不那么紧密,但是最后串起来,让人意犹未尽。

我的下一本书,应该会阅读《如何阅读一本书》,现在已经看了一部分了,但是作为一个方法论,写的是不够精炼的,但是有时候,这些比较基础的东西,仍然是需要提升的。就像有些人专门去学习社交一样,不能说因为事情太普通,就不花心思,相反,越是普通的事情,越应该花心思。

而且我这个人,喜欢给人说教的习惯真应该改一改,那是一种坏习惯,先到这里吧,希望之后能写点日记之类的,捋顺一下自己的思维。

#1 - 2019-1-22 17:42
(Pythoner)
我和你阅读顺序恰好相反。。小说、名著之类的是最近才开始读,以前读了一些心理学等方面的书,包括一些工具书,例如《如何阅读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