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12-7-3 11:05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いいね)
突发奇想,大家来故事接龙吧,不管什么样的胡思乱想都欢迎哦~

你们放过吉普赛男♂孩♂纸吧!(bgm38)

今天早上,我一如既往的站在窗户边,漫无目的的眺望着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就像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突然...
#2 - 2012-7-3 11:09
突然我想吃火锅
#3 - 2012-7-3 11:18
(絶望した)
楼下原本就有一家火锅店,我也经常去那里,和老板也熟悉了。但是那家店前几天发生了抢劫案件,目前休店中,这让我十分的困扰。
#4 - 2012-7-3 11:24
想想还是吃面吧
#5 - 2012-7-3 11:24
正当我准备往面馆走去的时候,忽然看到从后面的火锅店走来了一个拿着水晶球的吉卜赛人
#6 - 2012-7-3 11:36
那吉卜赛人径直的往我这边走来,于是我停下来仔细地观察了下,她居然还是个可爱的男♂孩♂纸,在我正为世间上居然有这么标致的男♂孩♂纸感到讶异的时候,她靠近了我的耳边对我说出了暗语——「先生你需要发票吗?」
#7 - 2012-7-3 11:38
我说:你在侮辱我,我是党员。
#8 - 2012-7-3 13:03
(Q, ∑, δ, q0, F)
突然梦醒了。
#9 - 2012-7-3 13:04
我决定起床去上班。
#10 - 2012-7-3 13:14
(for Necessity)
来到单位,无所事事。
发现这个月的发票还不够,想到了今天的梦,那个卖发票的吉卜赛男♂孩♂纸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11 - 2012-7-3 13:18
突然门口走进来一个吉卜赛男♂孩♂纸
#12 - 2012-7-3 13:19
(いいね)
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女孩
#13 - 2012-7-3 13:21
于是我让她给我算命。
#14 - 2012-7-3 13:32
(脚踏实地吧骚年)
算命的:“我看你骨骼惊奇,有一道灵光从天灵盖涌出,当是千年一遇的奇才
但你印堂发黑五星相冲,霉运缠身,七日之内当有大劫.”
#14-1 - 2012-7-3 22:10
Girasolia
好棒!
#15 - 2012-7-3 13:36
它给我推荐了一个叫bgm38的网站,说上面有你要找的,但是绝对不能让你內人知道的信息
#16 - 2012-7-3 13:49
(さくら咲く〜君に会いたい)
打开一看,首页是一个吉卜赛男♀孩♀纸的照片!
#17 - 2012-7-3 14:11
正当我在bgm38网站寻找可以解除七日大劫方法的时候,公司老板忽然出现了在我的身后,我回头一看惊出了一身冷汗。
老板双眼盯着屏幕上的吉卜赛男♂孩♂纸照片,一脸神色凝重的质问我「你上班的时候究竟在玩什么啊?」
我慌慌张张的指着刚才算命的吉卜赛人站的位置一边说「不...是这个......」,忽然发现刚才站在这里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
老板打断了我支支吾吾的话,大声说「你要战,便战!废话什么?来,战个痛!」
听到老板的挑衅,我也忍不住了,整个人从办公椅上弹起来,结印使出了必杀技「多重影分身之术!」,瞬间办公室里都是我的影分身。
老板嘴角上扬暗暗的笑了起来,举起了握成拳头状的右手,向我挥出来了一记霸道的「军道杀拳!」
#18 - 2012-7-3 14:23
(发自iPhone 6s Plus)
就在拳气即将逼至一步距离之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我对老板扬起手敬了个撒旦礼,"等下再打,我回个短信"。
打开我摇一摇解锁的手机一看,通知消息一行小字,"叶(文洁)被抓了,细软跑"。
#19 - 2012-7-3 16:07
(死掉了~)
以上就是我某天在BGM看到的故事贴~

故事还有个隐藏含义——————接不上的会被烧~~~
#19-1 - 2012-7-3 16:14
夜々無夢
叫人怎麼接啊摔!
#19-2 - 2012-7-3 16:17
学姐有人菊花又痒了 (bgm84)
#19-3 - 2012-7-3 16:23
[已注销]
烧一个
#19-4 - 2012-7-3 16:36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19-5 - 2012-7-3 16:40
沉醉了啊
歲納京子(id: npc0730) 说: 再





(bgm38)  天地良心  为什么我会受到不公正待遇?
#19-6 - 2012-7-3 16:53
沉醉了啊
2P·性魔 重(zhòng)操旧液(id: ppluvu) 说: 学姐有人菊花又痒了
名副其实啊~  你
#19-7 - 2012-7-3 17:07
沉醉了啊 说: 名副其实啊~  你
(bgm84)
#20 - 2012-7-3 16:30
(脚踏实地吧骚年)
到底这个隐含意义是什么呢  所谓的接不上会被烧  会烧到几成熟呢
我苦思冥想的时候  BOSS的声音响了
#21 - 2012-7-3 16:36
(死掉了~)
当然了~      所谓BOSS的声音响了   只是“我”逃避现实的一种幻想~
#22 - 2012-7-3 16:37
(Q, ∑, δ, q0, F)
突然只听见“去死吧!”我就死了。
故事终了。
#23 - 2012-7-3 16:38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原來這些都只是我的一場夢。我從夢境中醒過來,看見眼前卻站著那個吉普賽男♂孩♂紙
#24 - 2012-7-3 16:40
(✨️VIP 8✨️)
说是“男孩”,其实是个自以为年轻的中年大叔了,这个人就是我的BOSS。

“又在上班的时候上bgm啊……上次自曝都不告诉我一下,还好备案君帮我收藏了。” BOSS看着屏幕,把一颗薄荷糖放在桌上,同时露出一种让人恶心的猥琐的笑容。
#24-1 - 2012-7-3 16:46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我去!我boss刚刚给了我一棵棒棒糖!
#24-2 - 2012-7-3 16:47
若卡
歲納京子 说: 我去!我boss刚刚给了我一棵棒棒糖!
你以为我是谁……(bgm38)
#25 - 2012-7-3 16:41
(死掉了~)
其实我迷恋他那猥琐的笑容很久很久了~   
只是可惜   我们都是男的   这让我很是困扰~
#26 - 2012-7-3 16:44
(✨️VIP 8✨️)
虽然有些困扰,但看着BOSS的笑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我也忍不住笑了。

“讨厌,给我糖干嘛”
#26-1 - 2012-7-3 22:13
Girasolia
對D娘的崇敬又上升了一個新的高度
#27 - 2012-7-3 16:49
BOSS转过身去,淡淡的说了一句「爱情是糖,甜到忧伤...」
#28 - 2012-7-3 16:57
(脚踏实地吧骚年)
“晚上我有应酬 会晚点回来”说完BOSS离开了
我莫名的产生了失落感
就在这时肩膀一沉
#29 - 2012-7-3 17:08
(苹果好心情~~┌(゜ω゜)=☞)
我回头一看
卧了个槽,怎么又是吉卜赛男♂孩♂纸(bgm38)
#30 - 2012-7-3 17:14
(男神婕纶 男票凉介 オトコのコはメイド服がお好き ... ...)
瞬间有了一种无力感,难道我的世界就只出现吉普赛男♂孩♂纸了吗!
他对我微微一笑,嘿,哦yooo菌,晚上有空吗?
#31 - 2012-7-3 17:15
(justice must be done)
有空的话我们私奔吧
#32 - 2012-7-3 17:17
我觉得我们要先了解一下彼此,所以我问:“你叫什么名字?”
#33 - 2012-7-3 17:18
(✨️VIP 8✨️)
男孩抓了抓脑袋,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许久,他才又抬起头来,像是下定了决心。他用很低的声音腼腆地说道:

“我叫雷锋”
#34 - 2012-7-3 17:19
(justice must be done)
“居然不是红领巾”我望着他脖子上的红领巾自言自语道
#35 - 2012-7-3 17:41
(いいね)
吉卜赛男♂孩♂纸低低的说了一句,但是我没有听清,正想着要再问问刚才那句话是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吼~~~~”的响声
#36 - 2012-7-3 17:43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我急忙跑到窗口,發現高樓大廈之間出現了一隻身高百米的巨大基佬
#37 - 2012-7-3 17:44
(✨️VIP 8✨️)
“那是我的名字混蛋”  他胸前的红领巾不满意地说道。“才……才不是特意告诉你的呢……”

红领巾在空中打了转,把身子扭了过去。听声音像是个13-4岁的女孩纸,我仔细把她打量了一番,不过还是没看出她究竟是不是脸红了。


请无视……冲突了……
#37-1 - 2012-7-3 17:46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我感觉这个版本更萌啊,下面的按这个版本接下去吧(bgm81)
#37-2 - 2012-7-3 18:06
apr
歲納京子 说: 我感觉这个版本更萌啊,下面的按这个版本接下去吧
红领巾说与我签订契约成为魔法基佬吧
#37-3 - 2012-7-3 18:16
若卡
歲納京子 说: 我感觉这个版本更萌啊,下面的按这个版本接下去吧
不管多萌都会变成基佬的,所以不要在意……(bgm38)
#38 - 2012-7-3 18:01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那隻基佬身著白色兜襠布,眼中射出熾熱的紅色激光。這時,那個吉普賽男♂孩♂紙掏出一根腰帶系在腰間,大吼一聲“哲♂學騎士,變身!”,瞬間變化為一個帥氣的騎著掃把的騎士,向著毀壞城市的基佬飛去
#39 - 2012-7-3 18:23
(☆)
我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再看了看自己屏幕上可爱的男♂孩♂子,决定等下班之后先自己去吃顿饭,再好好等boss回家。
#40 - 2012-7-3 18:29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Philosophy♂Bean!”一道巨大的藍色光柱從吉普賽男♂孩♂紙駕馭的掃把尖端射出,與基佬眼中的紅色激光正撞在了一起!!!瞬間,天地失色,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只剩那兩道光柱對撞中心處那藍色與紅色相抗衡的巨大光球!對撞帶來的衝擊波席捲了街道,而我所在的寫字樓的玻璃幕牆也顫抖不已,有些樓層還傳來了玻璃被打破的聲音!
#41 - 2012-7-3 18:29
于是我走向了火锅店
#41-1 - 2012-7-3 18:46
若卡
你到底是多想吃火锅啊!!(bgm38)
#42 - 2012-7-3 18:31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我大驚失色:“我等下打算去吃晚飯的那家餐廳就在爆炸的中心!腫摸辦啊!”
#43 - 2012-7-3 18:35
(justice must be done)
桥豆麻袋!我不是要吃面条么怎么走向了火锅店!
今天真是乱七八糟
吉普赛的男♂孩♂纸还有毁灭城市的基佬什么的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去吃面!
#44 - 2012-7-3 18:39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於是我回到辦公室泡了一碗面吃了
#45 - 2012-7-3 18:53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突然发现没吃饱,准备再泡一包的时候,我发现这崭新的一包泡面竟然是印着吉普賽男♂孩♂紙性感封面的棒子面。
#46 - 2012-7-3 18:55
打开包装发现里面趴着一只小小的吉卜赛男♂孩♂纸
#47 - 2012-7-3 18:55
于是我还是去外面吃面吧
#48 - 2012-7-3 18:58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结果刚走出办公室,雷锋手挽着基佬出现在我眼前。
#49 - 2012-7-3 19:00
(justice must be done)
我哭着夺门而出
#50 - 2012-7-3 19:03
(死掉了~)
雷锋在后面追着说: 别走啊   从今以后   我们三人就一起生活吧!(扭头对基佬说   走  吃面去)


——————回顾一下  全是吃面和火锅   不然就是男孩纸 和基佬    BGM众你们肿么了?
#51 - 2012-7-3 19:13
我慢无目的的走在街上,不知不觉来到一条小路上,旁边一位可爱的小妹招呼我进去吃刺身
#52 - 2012-7-3 19:40
(脚踏实地吧骚年)
我犹豫了一下  叹气走了进去 心想换换心情吃小妹刺身也不错呢
#53 - 2012-7-3 19:47
(justice must be done)
但是心中还是有强烈的执念要吃面条
#54 - 2012-7-3 20:11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刚坐下突然发现没有带钱,但是又不能驳了妹子的面子,无奈只能走进去。但是一撩开布,映入眼帘的是吉普赛大叔在做寿司!!!
#55 - 2012-7-3 20:17
(TWO MILKMEN GO COMEDY!)
大叔露出一副金色的假牙对我说:要吃点什么(kira~☆
#56 - 2012-7-3 20:20
(いいね)
我的心凉了一半,怎么到处都是吉普赛的身影,还是个恶心的卖萌大叔,这个世界要被吉普赛控制了么,我叹了口气,做到一个靠窗的位置,认真看起菜单来
#57 - 2012-7-3 20:28
(絶望した)
菜单内容:
热炒吉普赛大叔
酱爆吉普赛大叔
红烧吉普赛大叔
.
.
.
我合上了菜单。
#58 - 2012-7-3 20:40
(男神婕纶 男票凉介 オトコのコはメイド服がお好き ... ...)
看起来每一款都好恶心的样子呢……
嘛……为了妹子也要装成看起来都好想吃的表情!
妹子掏出手机,不知道是打给谁,听口气好像也是个女孩纸,
我看着她的嵌满水晶钻石的夏普手机发呆,
她突然蹭到我旁边 还把头靠在我肩膀上
“等一下我有个朋友要过来哦~”
#59 - 2012-7-3 21:12
(justice must be done)
“啊来了来了”
门被推开 走进一个吉普赛男♂孩♂纸
#60 - 2012-7-3 21:19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怎麼又是你!”我一怒之下把手上的菜單摔到地上,旁邊的妹子嚇得跳了起來:“你幹嘛?來找碴的嗎?爸,有人來找碴!”
於是那個悶熱的吉普賽大叔提著一把菜刀走了出來...
#61 - 2012-7-3 21:22
(justice must be done)
“卍解!”
#62 - 2012-7-3 21:27
突然之间吉普赛大叔变成了一个吉卜赛男♀孩♀纸!
#62-1 - 2012-7-4 15:23
示申イ山
看到这,#MARK
#63 - 2012-7-3 21:28
(TWO MILKMEN GO COMEDY!)
大叔的菜刀变成了一根棒棒糖
#64 - 2012-7-3 21:41
(justice must be done)
(#°Д°)
居然是自身和武器一起变化的卍解!
大叔绝非泛泛之辈
因为灵气的使用使自身年轻化变为男♀孩♀纸
同时还使用了对萝莉的最强宝具
不敢轻敌
我拉开架势
“咏春,叶问”
#65 - 2012-7-3 22:00
大叔也摆开了架势,凝视着我说道「我是你爸,去卖火柴」
#66 - 2012-7-3 22:01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突然间,两个吉普赛男孩纸合二为一了。
他们(他)说:“我们原本是一体的,谢谢你让我们重新合二为一。就请让我们用OOXX来为你服务吧,让你也脱离童男。”
#67 - 2012-7-3 22:06
(さくら咲く〜君に会いたい)
我想起明天要考驾照科目一,于是不管他们回家看书去了
#68 - 2012-7-3 22:08
看书看到一半,突然想起我到现在都没吃到火锅啊!
#68-1 - 2012-7-3 22:44
野菜
为什么又是火锅233333333333333333333333……(bgm38)
#69 - 2012-7-3 22:08
(吼呀呀呀呀呀呀呀)
话音未落 忽然两人向两个方向分开 豹子一般包抄而来
#70 - 2012-7-3 22:09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別走啊!”合體後的吉普賽男孩紙追上來大喊道。
我越走越快,卻總是甩不開他,到最後竟然成了奪命狂奔,當我最終甩開他停下來時,已經到了一條我不認識的黑暗小巷。
#70-1 - 2012-7-3 22:09
夜々無夢
臥槽忽然同時出現四個結局!
#70-2 - 2012-7-3 22:10
夜々無夢
夜夜無夢 说: 臥槽忽然同時出現四個結局!
請樓下的選擇一個分支吧(bgm38)
#70-3 - 2012-7-3 22:10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夜夜無夢(id: nakedbaby) 说: 臥槽忽然同時出現四個結局!
平行世界了(bgm38)
#70-4 - 2012-7-3 22:12
風のRhythm
吉卜赛の歲納京子 说: 平行世界了
噗 世界线又分裂了 总之先存个档(bgm85)
#70-5 - 2012-7-3 22:14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風のRhythm(id: suzuya) 说: 噗 世界线又分裂了 总之先存个档
不碍事的,先按小巷子结局来
#70-6 - 2012-7-4 00:09
Meine Meinung & 哆啦A萌
吉普賽の夜夜無夢 说: 臥槽忽然同時出現四個結局!
你们到底有多爱我 到我这里就是分裂
#71 - 2012-7-3 22:11
(justice must be done)
我不想吃火锅啊!一直以来我想吃的是面条!
#72 - 2012-7-3 22:12
两个小人开始打架,是火锅还是面条,这是一个问题。
#73 - 2012-7-3 22:13
(いいね)
虽然我内心这样挣扎着,但是不远处传来一阵火锅的香味,我不由自主的朝香味飘来的方向走去,没想到在这样的小巷子深处还有一个深夜食堂
#73-1 - 2012-7-4 00:10
Meine Meinung & 哆啦A萌
我擦 深夜食堂
#74 - 2012-7-3 22:17
我敲门,超级赛亚人吉普赛大叔拿着大师球出现了。
#75 - 2012-7-3 22:20
(分居哦,離婚哦)
夜晚的食堂很安靜,遠處飄蕩著的是月光撒在樹影間淅淅沙沙的聲音。而咫尺之處就只剩下了我和吉普賽大叔。在食堂慘白詭秘的燈光下,我竟第一次看清他的模樣。那稀稀兩兩散落在他臉頰上的鬍渣,皮膚被襯得如同吸血鬼一般的白皙。他那桀驁不馴的笑容似乎要隱藏住被千百年時光沖刷過的疲憊的雙眼。那雙眸子仿佛是在夜空中凝視了人間千百年滄海桑田的星辰。

我第一次看清他。震驚得有點不敢說話。

——你還是那麼喜歡吃火鍋。 他說。

——你是誰? 我回答。

他笑了。帶著與他樣子不符的孩子氣的尷尬。
可他又伸出手,修長的指尖在空中划了一個輕柔的弧度,來到我嘴邊。

——噓,不要說話。

你知道那個吉普賽男孩子嗎?他們只是你的影子,他們會一直追尋著你,直到你想起,那些從前的故事。不過你也不需要再在意了。
那人的眼睛原本如同山谷間靜謐的流水,而卻在瞬間被點燃了。

他放在嘴邊的手指,一路升起,來到眉心。
我的視野,連帶著迷惑和恐懼,重重地關上了門。
#75-1 - 2012-7-9 11:36
小团子
很有趣嘛~
#75-2 - 2012-7-9 13:15
Girasolia
小团子 说: 很有趣嘛~
謝謝。
#76 - 2012-7-3 22:29
(さくら咲く〜君に会いたい)
超级赛亚人吉普赛大叔用大师球捕获了吉卜赛のApr!大家恭喜他!
#77 - 2012-7-3 22:38
(啊哈~☆)
Hey!You!Cover me!(逃
#78 - 2012-7-3 22:39
(justice must be done)
接G娘
吉普赛大叔转身,走进了厨房
不一会
端出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79 - 2012-7-3 22:42
(いいね)
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坐在店内的桌前了,我望了望桌上摆的那碗面,对大叔说:"你这也卖面吗?但是我是被火锅的香味吸引过来的,能不能换成火锅?"大叔望着我,开口说道
#79-1 - 2012-7-3 22:45
夜々無夢
“火鍋?沒問題,陪我一晚,明天請妳吃基佬熱狗腸火鍋。”
#80 - 2012-7-3 22:44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而在麵條的上面,是一顆小小的、吉普賽少女的頭顱
#80-1 - 2012-7-3 22:45
apr
猎奇路线么(bgm39)
#81 - 2012-7-3 22:45
坑爹呢!我要的是火锅啊!
#82 - 2012-7-3 22:46
(いいね)
我就差没咆哮了
#83 - 2012-7-3 22:47
(justice must be done)
算了 面条也一样
(偷笑
#83-1 - 2012-7-3 22:48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bgm38)你跟LS的打一架吧,不然总是在面条和火锅上转悠
#84 - 2012-7-3 22:47
(分居哦,離婚哦)
我手裡握著那簇頭髮,扭過頭去望向大叔。

他看著我,嘴裡扭曲出一絲輕蔑,把她吃完,我可不想逼你。
#84-1 - 2012-7-3 22:53
apr
是头颅啦G娘
#85 - 2012-7-3 22:50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老闆忽然道:“既然你老是這麼糾結,我上火鍋給你下麵條吃吧!”
#85-1 - 2012-7-6 10:19
柳胜薰CALFN-触触小扑洗VIP
下面吃火锅了啊♂♂♂♂♂♂♂♂
#85-2 - 2012-7-6 10:30
夜々無夢
柳胜薰CALFN-触触牧师妹 说: 下面吃火锅了啊♂♂♂♂♂♂♂♂
其實是把毛燙掉嗎
#85-3 - 2012-7-6 13:02
柳胜薰CALFN-触触小扑洗VIP
吉普賽の夜夜無夢 说: 其實是把毛燙掉嗎
鸡鸡喂鸡鸡,木男裆护之
#86 - 2012-7-3 22:53
(分居哦,離婚哦)
他才發現,那所謂的麵條,其實是女孩的髮絲。
#87 - 2012-7-3 22:54
(justice must be done)
(掀桌
#88 - 2012-7-3 22:56
(分居哦,離婚哦)
我都說了,我不想逼你。快都吃完了,別浪費我口舌。——那聲音還是一直三月煙柳般的溫和,似乎那大力鉗制住自己手臂的力氣與其主人毫無關係。
#89 - 2012-7-3 22:57
(いいね)
"啊!我最喜欢的桌子!"正当我犹疑着要不要吃的时候,从角落处跑来一个吉普赛男♂孩♂纸,泪眼汪汪的看着被我掀掉的桌子
#90 - 2012-7-3 22:57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我要的是麵條火鍋不是人頭火鍋啊!好歹也把毛先燙了吧!”
#91 - 2012-7-3 22:59
(いいね)
我不理会一旁哭的正伤心的吉普赛男♂孩♂纸,尽情的发泄着我内心的不满
#92 - 2012-7-3 23:01
(分居哦,離婚哦)
你怎麼還是沒點長進,一點小事又哭又鬧的。
#93 - 2012-7-3 23:05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老闆也怒了:“不要吵來吵去,火鍋裡的面都要糊了啊!!!”
#94 - 2012-7-3 23:06
突然,梦醒了。
#95 - 2012-7-3 23:07
(男神婕纶 男票凉介 オトコのコはメイド服がお好き ... ...)
人生好空虚,梦起梦落,我还是没能吃到海底捞火锅
#96 - 2012-7-3 23:08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到底哪一段是真實而哪一段又是夢境呢?我不禁陷入了沈思
#97 - 2012-7-3 23:08
(分居哦,離婚哦)
我倒寧願相信那是一場幻夢,可是爲什麽總感覺世界變了一個樣子
#98 - 2012-7-3 23:09
(justice must be done)
就在沉思之时 面前出现了一个吉普赛男♂孩♂纸
#99 - 2012-7-3 23:10
(fauux.neocities.org)
手里端着一锅火锅
#100 - 2012-7-3 23:10
(分居哦,離婚哦)
他笑著進入了我的身體。
#101 - 2012-7-3 23:10
(男神婕纶 男票凉介 オトコのコはメイド服がお好き ... ...)
然而恍惚之间,他不见了
【尔康…你在哪
#102 - 2012-7-3 23:11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原來,他是有如一道幻影般從我身體穿了過去,消失不見,而手中的火鍋就灑到了我的身上(臥槽好燙(bgm38)
#103 - 2012-7-3 23:11
(分居哦,離婚哦)
我想起來了。全部的事情。
——他竟然有臉來找我。

深夜裡,萬籟俱寂,只剩下我一個人的嗚咽。。
#104 - 2012-7-3 23:12
(justice must be done)
原来我是鬼
#105 - 2012-7-3 23:12
(分居哦,離婚哦)
原來我早就死了。被那人用毒芹的濃汁注入了耳朵,當我在他身邊甜睡的時候。
#105-1 - 2012-7-4 00:29
我草哈姆雷特 (bgm38)
#105-2 - 2012-7-4 00:32
Girasolia
吉卜赛の性魔 说: 我草哈姆雷特
哈哈哈哈哈哈,我還有allusion,你快都舉出來
#105-3 - 2012-7-4 00:37
Girasolia 说: 哈哈哈哈哈哈,我還有allusion,你快都舉出來
感觉很多地方混着不像你自己写的东西,但不知道出处啊 (bgm36)
#105-4 - 2012-7-4 00:47
Girasolia
吉卜赛の性魔 说: 感觉很多地方混着不像你自己写的东西,但不知道出处啊
其實理論上來說只有一處,別的都不算是引用了。
#106 - 2012-7-3 23:13
(justice must be done)
死了怎么还会睡觉还会做梦
我懂了 刚才那些才是“真实”
#107 - 2012-7-3 23:16
(分居哦,離婚哦)
正因為是死人,才會做夢……那真正的美夢,唯有死亡的人才能享受得到。那是神明對於無邊無際的絕望中的人們寄予的一點點憐憫

活人的夢,如同地中海那碧藍的鏡子,那些尖酸與苦楚,那些慾望與罪孽,被水面柔和地交織,伴著水下那緩緩顫動的碧藍水草,已經太過甜蜜芬芳的花朵一同映襯,變成了一個畸形的美夢。
#107-1 - 2012-7-4 00:31
襯 话说这个到底是是你么字啊? (bgm38)
#107-2 - 2012-7-4 00:33
Girasolia
吉卜赛の性魔 说: 襯 话说这个到底是是你么字啊?
衬 你看你連舊體字都不認得了。
#107-3 - 2012-7-4 00:49
Girasolia
吉卜赛の性魔 说: 襯 话说这个到底是是你么字啊?
下面的那個引用的是雪萊的西風頌 被水面柔和地交織,伴著水下那緩緩顫動的碧藍水草,已經太過甜蜜芬芳的花朵一同映襯。

雪萊覺得畫面只有被水倒影的時候,才是最和諧最美的。而我其實是被那句flower so sweet給觸動到了。
#107-4 - 2012-7-4 00:51
Girasolia 说: 下面的那個引用的是雪萊的西風頌 被水面柔和地交織,伴著水下那緩緩顫動的碧藍水草,已經太過甜蜜芬芳的花朵一同映襯。

雪萊覺得畫面只有被水倒影的時候,才是最和諧最美的。而我其實是被那句flower so...
哦,我刚入了一本拜伦济慈雪莱的集子 (bgm37)
#107-5 - 2012-7-4 00:51
Girasolia
吉卜赛の性魔 说: 哦,我刚入了一本拜伦济慈雪莱的集子
三個好基友~
#108 - 2012-7-3 23:17
(fauux.neocities.org)
不过就再也不能吃火锅了...
#109 - 2012-7-3 23:18
(justice must be done)
冥冥中我又看到了我的梦想 我的生命
那一碗热气腾腾的火锅面条
#110 - 2012-7-3 23:20
(絶望した)
执着于俗世之物,这就是你为什么始终无法回归的原因啊,我的孩子。
吉普赛大叔那磁性的声音隐约的在我耳边响起
#111 - 2012-7-3 23:22
(分居哦,離婚哦)
我扭過頭去,心中閃過一瞬的憤怒,那卻只是一個狹隘的洞口,而洞口的深處,則是一片千百年揮之不去的歡欣和悔恨。
我在一瞬聽到天使敲起的是喪鐘聲,在他注視下嘴唇不住地發抖,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112 - 2012-7-3 23:25
其实,火锅和面条,代表了人生的可能性。而吉普赛男♂孩♂子就是能引领你找到心中答案的那个人。吉普赛大叔说道。
#113 - 2012-7-3 23:25
(分居哦,離婚哦)
而在他經過你身體的時候,你已經完全想起來了……只是,還差一點。你還沒有看到。

他伸手想抱住我,溫熱的雙手卻停在了肩膀上。似乎在安撫,似乎在道歉,可又如此決絕地不願鬆開。
#114 - 2012-7-3 23:27
(justice must be done)
那温热的双手恰似洒在身上的汤
#115 - 2012-7-3 23:29
(分居哦,離婚哦)
BOSS忽然從一旁冒了出來。

喲~小云,你怎麼整晚都不回家,害我找遍了整個城。

BOSS總算打斷了那縈繞在周圍的可怕的停滯,我擠出個似乎欣慰的淺笑說,抱歉,忽然想吃火鍋,結果後來又迷路了。

——他不是小雲。那人說。
#115-1 - 2012-7-3 23:34
apr
你别写一半啊岂可修下面都编好了还要删了从新写!
#115-2 - 2012-7-3 23:36
Girasolia
吉卜赛のApr 说: 你别写一半啊岂可修下面都编好了还要删了从新写!
沒事,接上了。別懷疑我能力呀
#116 - 2012-7-3 23:32
(要么看片,要么做片。)
教练。。我想吃火锅
#116-1 - 2012-7-3 23:50
Adolf Pikachu
我也想吃
#117 - 2012-7-3 23:34
(分居哦,離婚哦)
我竭力想扭轉話題,可是BOSS明顯沒傻到那種程度。他盯著大叔,而大叔也同樣地回敬他,高傲又不屑。

我忽然想到了很恐怖的事情,拉住了大叔的袖口,作了個眼神——你敢殺了他試試看。
#118 - 2012-7-3 23:43
(萌豚育成计划)
于是大叔果断地决定试试看
#119 - 2012-7-3 23:47
(发自iPhone 6s Plus)
吉普赛男孩子要火了
#120 - 2012-7-3 23:48
(分居哦,離婚哦)
他伸出手擰住BOSS的脖子……

看,那就是他讓生命結束的方式。鮮血從大動脈濺出,那夏日裡我與他一同走過的山間盛開的杜鵑花,混著鮮血的香味,過分甜蜜的陣痛,就像是他給我的記憶。

我終於發現,他不是想讓我明白,而是想讓我記住。

而他想要的卻是個結束。
從那麻木和昏沉的永世不朽中被拯救,回到凡塵,那個純潔得不帶一絲瑕疵的繈褓之中。

Still, still to hear her tender-taken breath,
and so live ever---or else swoon to death.

我用月桂樹的樹枝讓他永遠沉睡。
肉體的腐朽只不過是絕望的開始,而靈魂的終止才是真正的解放。

夏天的陽光早早爬過地平線,蒼穹染滿輝煌的血紅,天空和大地之間迴蕩起雲雀的歌喉,一聲聲,一聲聲。

又一個結束,遠處傳來大自然輕蔑地一笑。
--------------------------


HOHOHO……哦果然亂來啦!多虧NPC的帖子我總算找到點手感,雖說完全不合邏輯的亂七八糟地寫了一通…… 呀,好舒暢。 剩下的你們繼續亂來吧!
#120-1 - 2012-7-4 00:45
最后两句很像最近看的这一篇里面的一段啊 (bgm37)
#120-2 - 2012-7-4 00:50
Girasolia
吉卜赛の性魔 说: 最后两句很像最近看的这一篇里面的一段啊
最後兩句不關事……是我自己寫的。中間的英文是keats的bright star里的。不過不同的是濟慈追求的是不朽,而我是反過來的。
#120-3 - 2012-7-4 01:21
吉普賽的向陽花 说: 最後兩句不關事……是我自己寫的。中間的英文是keats的bright star里的。不過不同的是濟慈追求的是不朽,而我是反過來的。
我的集子没这首,搜出来看了一下,诗人不也是宁愿选择躁动的生,而不是冰冷的的永恒么(至少写下这首诗的时候他是如此想)。
另外读英文诗的时候不停查单词实在太影响欣赏了 (bgm38)
嘛,虽然向往那种甜美柔和,不过还是觉得比较晦暗紧绷的诗作比较适合我,比如波德莱尔和阿多尼斯。
#120-4 - 2012-7-4 01:24
Girasolia
吉卜赛の性魔 说: 我的集子没这首,搜出来看了一下,诗人不也是宁愿选择躁动的生,而不是冰冷的的永恒么(至少写下这首诗的时候他是如此想)。
另外读英文诗的时候不停查单词实在太影响欣赏了
嘛,虽然向往那种甜美柔和,不过还是...
嘿嘿嘿嘿我兩個都沒讀過www
我個人覺得bright star其實是想要追求永恆可是又明知人類的極限的無奈……。當然那只是我自己的解讀啦。

死在愛人的懷裡,不是挺美的么。
#120-5 - 2012-7-4 01:41
吉普賽的向陽花 说: 嘿嘿嘿嘿我兩個都沒讀過www
我個人覺得bright star其實是想要追求永恆可是又明知人類的極限的無奈……。當然那只是我自己的解讀啦。

死在愛人的懷裡,不是挺美的么。
在爱人的怀里是个什么感觉,性魔酱不知道呢 (bgm72)
"No-yet still stedfast, still unchangeable, "其实我刚才把这句话看——或者理解反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bgm38)
再看一遍感觉还是很理解诗人所表达的心境的——与其在悠长凝固的时间中体会永恒,人类应该追求的是那些瞬间的、稍纵即逝的宁静与欢欣,除了"Pillow'd upon my fair love's ripening breast" (bgm39)
倒是在我的集子里发现了一首'to lord Byron',小济济写了好多给机油的诗呢 (bgm87)
#120-6 - 2012-7-4 01:43
Girasolia
吉卜赛の性魔 说: 在爱人的怀里是个什么感觉,性魔酱不知道呢  
"No-yet still stedfast, still unchangeable, "其实我刚才把这句话看——或者理解反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再...
ripening breast...我覺得男人想枕著大咪咪睡覺很正常啦

終於明白爲什麽雪萊說要跟濟慈同居的時候他說不了……【又亂來
#120-7 - 2012-7-4 01:46
吉普賽的向陽花 说: ripening breast...我覺得男人想枕著大咪咪睡覺很正常啦

終於明白爲什麽雪萊說要跟濟慈同居的時候他說不了……【又亂來
不,我是说我不懂枕着ripening breast睡觉觉是个什么滋味,谁说我不想啊,damn! (bgm93)
原来还有那种neta (bgm85)
#121 - 2012-7-4 00:14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吉普赛大叔,我要用那个男人的骨头熬汤底,那个男人的肉作刷肉火锅。吃完火锅再用那个男人的血管作面条就着火锅的汤底吃。吃完我还想用那个男人的脑浆作果冻吃,你说这吃法好嘛?
#122 - 2012-7-4 00:16
(絶望した)
又是一个结束。

但也是又一个开始。

我早早的被燥动的夏日热醒,走到窗边,眺望着这一成不变的城市。
这一成不变的自己。
#122-1 - 2012-7-4 00:17
Girasolia
企鵝我喜歡呀
#122-2 - 2012-7-4 00:21
糸色企鹅
Girasolia 说: 企鵝我喜歡呀
快接(
#122-3 - 2012-7-4 00:21
Girasolia
吉卜赛の企鹅 说: 快接(
不接了,我滿足了。
#123 - 2012-7-4 00:21
(fauux.neocities.org)
我决定作出一些改变,不去吃火锅,去寻找吉卜赛的男孩纸。
#124 - 2012-7-4 00:24
(☆)
从此可以看出G娘看了多少本BL小说(bgm24)
#124-1 - 2012-7-4 00:25
Girasolia
被你發現了……我自己都不記得了。
#124-2 - 2012-7-4 00:26
蓝川绊
Girasolia 说: 被你發現了……我自己都不記得了。
嗯 我也忘了我看了多少部了
#124-3 - 2012-7-4 00:28
Girasolia
李子酱 说: 嗯 我也忘了我看了多少部了
啊啊,好了我寫飽啦睡覺
#124-4 - 2012-7-4 01:05
蓝川绊
吉普賽的向陽花 说: 啊啊,好了我寫飽啦睡覺
晚安啦喵
#125 - 2012-7-4 00:26
(絶望した)
我试图猜想这回的改变会有多少的变动率…一边寻找着男孩子的踪迹。
但是出乎意料的,在那些以往出现的地方,竟然找不到一丝踪迹。
他真的存在过吗?
我不禁这么问自己。
还是又只是那个所谓“仁慈的父”所制造的另外一个Non-player character呢?
#126 - 2012-7-4 00:31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但是我又错了,这次我看到一个吉普赛企鹅。
#127 - 2012-7-4 00:51
(for Necessity)
企鹅?(好热……
夏天?企鹅?
吉普赛企鹅?
(哦,我在做梦啊
#128 - 2012-7-4 00:59
(Awesome!)
吉普赛の企♂鹅拿着一个的陀螺仪:

「这,将引领你至世界的真实,」

「但,它现在坏掉了,」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你若安不好……」
#128-1 - 2012-7-4 01:04
好熟悉的文风 (bgm38)
#128-2 - 2012-7-4 09:32
夜々無夢
壞掉了怎麼安好啊(bgm38)
#128-3 - 2012-7-4 09:52
apr
老子打死你……
#129 - 2012-7-4 01:05
(for Necessity)
(bgm38) 快醒醒,我不看安妮宝贝的啊!!!
#130 - 2012-7-4 01:20
Uncle salt walk by, "please give me some SALT!"
#131 - 2012-7-4 09:36
(for Necessity)
我费尽平生之力想从梦里醒来,然而不能。
究竟是怎么了嘛!!
这时吉普赛企鹅越变越大、越变越胖——原来
是一只吉普赛熊猫!!
#132 - 2012-7-4 09:39
(justice must be done)
摔啊坑爹呐越来越离谱了啊吉普赛哪来的熊猫啊!
可是这时熊猫却开口说话了!
#133 - 2012-7-4 09:39
(脚踏实地吧骚年)
“其实我是一只企鹅”
#133-1 - 2012-7-4 09:41
你们是有多喜欢企鹅 (bgm39)
#133-2 - 2012-7-4 09:43
沉醉了啊
吉卜赛の性魔(id: ppluvu) 说: 你们是有多喜欢企鹅
哇靠     “吉卜赛”性魔~~~      这个世界被吉卜赛占领了吗?
#133-3 - 2012-7-4 11:56
糸色企鹅
吉卜赛の性魔 说: 你们是有多喜欢企鹅
企鹅好棒的好吗(bgm24)
#133-4 - 2017-7-13 17:35
Azathoth
到这里了。mark
#134 - 2012-7-4 09:43
于是我想起外婆以前给我说的故事————
为了验证我的想法,我去隔壁的浴室提了一桶冷水,直接往吉卜赛熊猫身上泼过去,只见它又变回了一只吉卜赛企鹅。
我又把滚烫的热水提过来往企鹅身上一泼,企鹅又变成了熊猫。
于是我在它身上不停的泼洒了冷水、热水、冷水、热水、冷水、热水……
#134-1 - 2012-7-4 09:45
沉醉了啊
绿茶也被占领了~
#134-2 - 2017-7-8 02:20
dhzy
这到底有什么好笑,为什么我笑得停不下来...
#135 - 2012-7-4 09:44
(いいね)
我看着这只长的十分像熊猫的企鹅,没来由的想到了以前养的那只小仓鼠。
#135-1 - 2012-7-4 09:46
沉醉了啊
哇靠    你也被占领了~

昨晚发生了什么?
#136 - 2012-7-4 09:45
(死掉了~)
那只企鹅说:
“你的名字是猪才怪吗?”
“楼下的   回答我啊   你的名字是不是“猪才怪”?”
#137 - 2012-7-4 09:47
(for Necessity)
泥煤的怎么可能,我的名字里面必须有“吉卜赛の”!
#137-1 - 2012-7-4 09:51
沉醉了啊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猪才怪了哦!!!!
#137-2 - 2012-7-4 09:53
沉醉了啊 说: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是猪才怪了哦!!!!
第一人称是主角啊(茶
#137-3 - 2012-7-4 09:54
沉醉了啊
吉卜赛の性魔(id: ppluvu) 说: 第一人称是主角啊(茶
去    第一人称是“楼下”
#137-4 - 2012-7-4 09:56
沉醉了啊 说: 去    第一人称是“楼下”
学姐,有人菊花又一次痒了 (bgm87)
#138 - 2012-7-4 09:48
(脚踏实地吧骚年)
导演告诉我不要回答那个问题
其实我的那只小仓鼠也是一只读作小仓鼠实则小企鹅的生物啊
#139 - 2012-7-4 09:53
(for Necessity)
小企鹅的名字其实是来自高中时一个胆小到不行的学姐,她的外号就叫“小仓鼠”w
#140 - 2012-7-4 09:57
这位学姐很奇怪,总是挂着什么“碾碎吧”之类的口头禅……
#141 - 2012-7-4 10:00
(for Necessity)
她经常碾碎食物喂她的小仓鼠,就慢慢养成了这个口癖w
#142 - 2012-7-4 10:08
(いいね)
啊~~学姐真的是好萌啊,以前经常跟在她后面,偷偷看着她的背影,想到这,我不由得陷入了对那段往事的回忆之中。
#143 - 2012-7-4 10:33
(脚踏实地吧骚年)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143-1 - 2012-7-4 10:34
就从寝室到实验室的路上就被你给毁了 (bgm38)
#143-2 - 2012-7-4 10:40
好吃的豪大大
吉卜赛の性魔(id: ppluvu) 说: 就从寝室到实验室的路上就被你给毁了
(bgm66)
#144 - 2012-7-4 10:36
(for Necessity)
学姐的小仓鼠不见了,因为她知道我对小动物比较有研究,就叫我帮她一起找。那晚是我第一次跟学姐长时间独处啊~
扭回来。不过青涩文不会写啊 (bgm38)
#145 - 2012-7-4 10:40
(..)
正当我和学姐一边走一边找仓鼠的时候,抬头发觉我们已经来到了街区公园..一阵晚风吹来,学姐的腋毛随风舞动,我不由得看得痴了
#146 - 2012-7-4 10:41
(脚踏实地吧骚年)
学姐的腋毛随风舞动 抽打在我的脸上
#146-1 - 2012-7-4 10:42
(bgm93)
#146-2 - 2012-7-4 10:42
#146-3 - 2012-7-4 10:43
#146-4 - 2012-7-4 11:34
#146-5 - 2012-7-4 20:15
#146-6 - 2012-7-5 14:15
#146-7 - 2012-7-6 10:04
友人Bee⭐️v0.2
( ̄_ ̄|||)
#146-8 - 2012-7-6 10:27
柳胜薰CALFN-触触小扑洗VIP
好美妙的韵律!!哦!
#147 - 2012-7-4 10:42
学姐,在找仓鼠之前,我们先去吃火锅吧!
#148 - 2012-7-4 10:43
(いいね)
学姐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说:“可是我的小仓鼠还没有找到。”
#149 - 2012-7-4 10:43
(☆)
我倒现在仍然记得学姐长长的马尾辨下露出的一截颈项,雪白雪白的。学姐很喜欢她的小仓鼠,现在它不见了,她急得几乎要哭了。我想,这是不是我的一个好机会呢?
#150 - 2012-7-4 10:44
于是我把握着这难得的机会挽起了裤脚,让腿毛和学姐的腋毛一起在风中翩翩起舞互相抽打,发出剑戟交鸣美妙的声音
#150-1 - 2012-7-4 10:45
#150-2 - 2012-7-4 10:46
救命啊 (bgm38)
#150-3 - 2012-7-4 11:34
#150-4 - 2012-7-4 20:15
#151 - 2012-7-4 10:45
(いいね)
这时从草丛中窜出来一个吉普赛男♂孩♂纸,手中抱着一只仓鼠。
#152 - 2012-7-4 10:47
(脚踏实地吧骚年)
这个吉普赛男♂孩♂纸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
#152-1 - 2012-7-4 10:58
#152-2 - 2012-7-4 18:04
巨木已烧尽
吉卜赛のApr 说: 召唤 @身高八尺 腰围也是八尺
。。咦咦。。这是什么情况。。
#152-3 - 2012-7-4 18:09
apr
身高八尺 腰围也是八尺 说: 。。咦咦。。这是什么情况。。
你好像成了一个不得了的故事的重要角色
#152-4 - 2012-7-4 18:25
巨木已烧尽
吉卜赛のApr 说: 你好像成了一个不得了的故事的重要角色
不会呢。。
#152-5 - 2012-7-4 18:27
巨木已烧尽
吉卜赛のApr 说: 你好像成了一个不得了的故事的重要角色
我连故事在讲什么都不知道。。
#152-6 - 2012-7-4 18:28
apr
身高八尺 腰围也是八尺 说: 我连故事在讲什么都不知道。。
从头开始看好了
#152-7 - 2012-7-4 18:54
巨木已烧尽
吉卜赛のApr 说: 从头开始看好了
看书。。撤了。
#152-8 - 2012-7-4 18:58
apr
身高八尺 腰围也是八尺 说: 看书。。撤了。
加油~
#152-9 - 2012-7-4 19:59
好吃的豪大大
身高八尺 腰围也是八尺 说: 。。咦咦。。这是什么情况。。
那是你失散多年的兄弟啊
#153 - 2012-7-4 10:47
(for Necessity)
好大的一只仓鼠,有猫那么大。
#154 - 2012-7-4 10:48
仔细一看,吉普赛男♂孩♂纸手中抱着的不是一只仓鼠,而是两只仓鼠,他转向学姐问道——”你丢的是这只金色的仓鼠还是这只银色的仓鼠?“
#155 - 2012-7-4 10:50
(いいね)
“不,我丢的是一只长得像企鹅的仓鼠。”学姐揉揉发红的眼眶回答道。
#156 - 2012-7-4 10:55
(bgm25)你是一个诚实的孩子,作为奖励,把这两只仓鼠也送给你吧~”
#157 - 2012-7-4 10:56
(脚踏实地吧骚年)
但是学姐的仓鼠还是没找到
#158 - 2012-7-4 10:58
”另外“,吉普赛男♂孩♂纸看了看我说,”把这个也送给你吧——“
他往我身上指了一下,接着我身体忽然急速地缩小,连腿毛都不见了,不一会儿,我变成了一只长得像企鹅一样的仓鼠
#159 - 2012-7-4 10:59
(いいね)
学姐接过金银的两只仓鼠,扔到一边,看着我圆乎乎的身体,对我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去吃火锅吧~”啊,现在想想,我喜欢吃火锅的习惯也许就是那时候养成的。
#160 - 2012-7-4 11:04
(男神婕纶 男票凉介 オトコのコはメイド服がお好き ... ...)
那我自己开一家鼠料火锅店感觉也不错的样子呢……我也想尝试下自己好不好吃……
#161 - 2012-7-4 11:17
正当我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时候,从实验楼走来了一个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男子,学姐甩开了拖着我的手往男子方向飞扑过去,学姐紧紧的用双手环绕着男子的颈,然后张开嘴巴向男子的脸部咬了过去
#162 - 2012-7-4 11:20
其实是亲吻了一下~那个男生怔住了,然后脸慢慢变红
(我完全没看前面就直接接了没问题吧....太长了懒得看,嘿嘿~
#163 - 2012-7-4 11:24
结果男生的脸变得越来越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男生的手上多了一柄青龙偃月刀,他举起大刀对着天空大吼了起来——「我关云长又回来了!哈哈哈哈!」
#164 - 2012-7-4 11:45
(男神婕纶 男票凉介 オトコのコはメイド服がお好き ... ...)
然而下一秒,他又死了。
身体瞬间崩塌状似的裂成几块,掉到了地上。
我看到先前拥抱着他的学姐,
不知不觉手竟然变成了两把漆黑的钢刀!

“这就是我的死亡拥抱……”
#165 - 2012-7-4 11:48
(絶望した)
学姐又转头看向我,她的眼神让我惊恐,但是我现在只是一只长得像仓鼠的企鹅!
怎么办,逃脱不了——
#166 - 2012-7-4 11:49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我驚慌失措的想要逃跑,可倉鼠的小短腿根本無法逃離學姊的追擊。她的雙刀溫柔地靠近了我的身體,帶來絲絲輕柔又冰冷的風。我要死了,我這樣想到。
#167 - 2012-7-4 11:54
没想到她只是温柔地抱起我,抚摸我的绒毛,像是和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中午吃那家快餐好呢~”
#168 - 2012-7-4 11:58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可是她的雙刀還沒有變回手臂,摸著摸著我就變成光禿禿的了(bgm38)
#169 - 2012-7-4 11:58
(絶望した)
「快逃!」其中一只仓鼠对我叫道「只有你,才能够拯救仓鼠一族的宿命——」话音未落,那只仓鼠被学姐的双刀切开,血洒天空。
还剩的一只仓鼠眼眶中闪烁着泪光,但是他还是勇敢的站在了学姐的面前。
#170 - 2012-7-4 12:28
(脚踏实地吧骚年)
我的视线渐渐迷糊  ”是风太大了“我仍在逞强
看着这仓鼠不怎么宽广但又坚毅无比的背脊
#170-1 - 2012-7-4 19:39
Girasolia
#mark# 收錄到這裡
#171 - 2012-7-4 13:03
学姐突然说“再不去睡午觉,下午上班一定困”,然后就跑开了。
(你们的吉普赛,吉卜赛的,能统一一下吗,嘿嘿~
#171-1 - 2012-7-4 13:19
好吃的豪大大
乌拉喵~
#172 - 2012-7-4 14:41
于是我去吃火锅
#172-1 - 2012-7-4 15:19
糸色企鹅
等等现在不是一只仓鼠吗(bgm102)
#172-2 - 2012-7-4 15:24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吉卜赛の企鹅 说: 等等现在不是一只仓鼠吗
仓鼠不能去吃火锅吗?你这是歧视动物(指
#173 - 2012-7-4 14:43
走着走着我突然意识到: 卧槽这明明是一个月黑风高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
我随即感到背后有一股强烈的杀气!
#174 - 2012-7-4 14:46
(TWO MILKMEN GO COMEDY!)
我回头一看,对面飘来一只巨大的[/人◕‿‿◕人\]
#175 - 2012-7-4 15:03
(脚踏实地吧骚年)
我怒喝一声”BGM38“
#175-1 - 2012-7-4 15:35
(bgm38)
#176 - 2012-7-4 15:35
(for Necessity)
/人◕‿‿◕人\就忽然变成了 (bgm38)
#177 - 2012-7-4 15:39
然后(bgm72)摸摸(bgm38)的头,说:“乖~~~~下午茶了哦~~~”
#177-1 - 2012-7-4 15:40
糸色企鹅
.....电波到完全无法理解了耶
#178 - 2012-7-4 15:43
(☆)
于是我说“为什么不是火锅喵?”
#179 - 2012-7-4 15:49
正当我对这个莫名其妙电波到无法理解的情况感到无可奈何的时候
学姐又从远方跑回来了,身边还领了一只用双手捂着眼睛的小猫
学姐开心地指着我对那只叫好好的小猫说「好好,我帮你找到了今晚的晚餐了」
只见小猫好好忽然翻了个身卖起了萌来,为了维护作为仓鼠的命运
我趁着好好卖萌的时候疯狂的骑着刚才已经变成了(bgm38)的/人◕‿‿◕人\飞上了天空
#179-1 - 2012-7-4 15:54
#179-2 - 2012-7-4 15:57
好好
吉卜赛の歲納京子 说:
卖萌内容:好好想喝绿茶,好不好,好不好嘛~(bgm72)
#180 - 2012-7-4 15:53
这时候学姐的头突然掉了下来。QB急忙上去收集学姐的腋毛。『这样就能拯救宇宙了』QB欢快地说道。
#181 - 2012-7-4 15:58
仓鼠不放心学姐,在天空中向下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悲剧的发生,想到自己会魔法,他又义无反顾地回来救学姐了!
#182 - 2012-7-4 16:01
(いいね)
但是魔法发动必须要学姐的腋毛,但是腋毛已经全被变成(bgm38)的/人◕‿‿◕人\收集走了,小仓鼠现在苦恼极了。怎么办好呢,他自言自语道。
#183 - 2012-7-4 16:02
(for Necessity)
情急之下,它向QB发射腿毛,QB顿时被打成了筛子!!!
#184 - 2012-7-4 16:05
但是变成(bgm38)的/人◕‿‿◕人\一下子就复原了
这时候天空中传来了刚才遇到的那位吉普赛男♂孩♂纸的声音
「使用好好吧!」
我忽然意识到好好猫身上的毛和学姐的腋毛长得是一模一样的
于是我抢在变成(bgm38)的/人◕‿‿◕人\前面飞奔到好好身边将好好身上的毛拔了个精光
#185 - 2012-7-4 16:06
于是好好死掉了。
#186 - 2012-7-4 16:08
学姐却因为以好好的毛作为材料的魔法,将头和身体重新连接起来而得救了
#187 - 2012-7-4 16:10
(for Necessity)
但是学姐现在已经失去了所有的腋毛,我们还要打倒QB,夺回学姐的腋毛!!!
#188 - 2012-7-4 16:13
(いいね)
第一人称“我”到哪去了?!我看着好好倒下的样子很伤心,但是学姐因此得救了,我又开心了起来。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救回学姐的腋毛!但是说说容易,究竟该怎么着手呢?
#189 - 2012-7-4 16:18
我迷茫了,一如既往的站在马路边,漫无目的的眺望着身边一成不变的景色。就像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
#190 - 2012-7-4 16:23
(✨️VIP 8✨️)
突然我想吃火锅
#191 - 2012-7-4 16:25
学姐居然如此废萌了
然后我走着走着就撞到电线杆上了
#192 - 2012-7-4 16:25
我揉了揉脑袋,心想:楼下原本就有一家火锅店,我也经常去那里,和老板也熟悉了。但是那家店前几天发生了抢劫案件,目前休店中,这让我十分的困扰。
#193 - 2012-7-4 16:26
(いいね)
想想还是吃面吧
#194 - 2012-7-4 16:27
正当我准备往面馆走去的时候,忽然看到从后面的火锅店走来了一个拿着水晶球的吉卜赛人
#195 - 2012-7-4 16:27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听说当时抢劫犯是拿着用腋毛做成的钻头从地底出现的,抢劫走了十份麻婆豆腐以后,就又从出现的地洞离开了。
#196 - 2012-7-4 16:28
那吉卜赛人径直的往我这边走来,于是我停下来仔细地观察了下,她居然还是个可爱的男♂孩♂纸,在我正为世间上居然有这么标致的男♂孩♂纸感到讶异的时候,她靠近了我的耳边对我说出了暗语——「要不要来一发?」
#197 - 2012-7-4 16:31
我只要学姐的腋毛!我愤怒地吼了出来
#198 - 2012-7-4 16:35
(絶望した)
吉卜赛男孩子从水晶球中掏出了一些白色的无可名状物,放到我的头上。
我意识模糊过去。
然后醒了。
#198-1 - 2012-7-4 16:40
好好
小白你看你这一个链接引起了多少回复....醒来后各个版本啊...
#198-2 - 2012-7-4 16:41
糸色企鹅
好好 说: 小白你看你这一个链接引起了多少回复....醒来后各个版本啊...
没有啊,都是接着的(bgm26)
#198-3 - 2012-7-4 16:42
好好
吉卜赛の企鹅 说: 没有啊,都是接着的
突然意识到可以修改回复~
#199 - 2012-7-4 16:37
醒来后我发现自己居然正睡在都是用学姐腋毛编制而成的床上
#200 - 2012-7-4 16:37
(for Necessity)
我发现自己回到了高中时代,那幸福的,可以在学姐的腋毛床上鼾睡的高中时代。
我发誓,这次决不让学姐离我而去。
#201 - 2012-7-4 16:38
(いいね)
我回到了我和学姐一起生活的时代,这样一来我就可以从根本上拯救学姐了!
#202 - 2012-7-4 16:38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想保护住学姐的腋毛么?和我来签订契约,成为马猴少女吧。 OWO」
我的背后传来了这样的话语声。
当我回过头去时才发现,说出这句话的家伙并不是人,甚至连生物大概也算不上。
「请不要大惊小怪的看着我,我只是一只路过的不可名状的假面蠕动之混沌」
#203 - 2012-7-4 16:40
因为醒来后太过混乱了,我决定我再睡一下。
#204 - 2012-7-4 16:41
(絶望した)
我又一次的醒来,却发现身边还是有着那个“不可名状的假面蠕动之混沌”
他坐在那里——啊不对,根本不能用坐这个词来形容吧。一滩滩倒在那里。
其实我的睡意也是他的影响吗?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思考着却无法抵挡睡意的再次侵袭
#205 - 2012-7-4 16:42
(いいね)
不对!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
#206 - 2012-7-4 16:42
我的思想强迫我思考——或许是一堆需要清理掉的绿茶?我要赶紧起床去烧掉他~
#207 - 2012-7-4 16:44
(絶望した)
不知不觉我只是在思考着如何烧掉绿茶,却忘记了我的原本的目的——拯救学姐的腋毛
#208 - 2012-7-4 16:46
或许烧掉一些东西就可以得到另一些东西?
#209 - 2012-7-4 16:46
(for Necessity)
我在内心深处自问:我到底爱的是学姐,还是学姐的腋毛?
#210 - 2012-7-4 16:49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你要不要喝红茶冷静一下ˊ_>ˋ?」
「谢谢啊······」
  我一边道谢着,一边接过了一旁递来的一杯红茶。红茶味道十分香醇,让我的大脑暂时的冷静了下来。
  而当我再次转过头去的时候,这才发现刚才递给我红茶的,原来是一条无法名状的触手。
#211 - 2012-7-4 16:51
我赶紧扔掉,端起一杯绿茶喝了一口。
#212 - 2012-7-4 16:53
(絶望した)
「啊那杯绿茶..」无法名状物突然说话了。「其,其实是我喝了一半的呢...」
我望向无法名状物,它的触手抖了一下,缩了回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那个无法名状物似乎露出了害羞的表情。
#213 - 2012-7-4 16:55
于是,我一口喷了出来...
#214 - 2012-7-4 17:00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啊!发现触手了!凯文快跟上!这个可以吃!」
今天的家中好像格外的热闹,在我还在擦干嘴的时候,一个欧美男子拿着小刀冲进了我的卧房。
「哦快看,我抓到它了,它还在努力地蠕动,如果大意的话可能会被它伤到,不过现在这个样子是没有问题的。嗯我把它的头切掉······剩下的部分就可以吃了。」
  这一瞬间,我的脑中好像浮现出了什么东西,黄色的钻头······掉落的不明物体······一闪而过,令我无法捉摸。但是我唯一能确定的是,我的身体正在呼喊着我去阻止这场惨剧!
#215 - 2012-7-4 17:02
(絶望した)
我将床上学姐的腋毛当做武器,「暴雨梨花针!」
#216 - 2012-7-4 17:04
(いいね)
不能!不能让这个惨剧再次上演!心中有个声音竭斯底里的对我说,但是为什么会是“又”难道之前也有什么人经历过这样非人的待遇?这时,我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一块空白,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浮现在眼前。
#217 - 2012-7-4 17:12
(脚踏实地吧骚年)
那就是我的师傅——我人生的指引着——思想上的导师
#218 - 2012-7-4 17:13
虽然师傅的形象让我心头一热,但是我还是决定先收拾一下准备下班。
#219 - 2012-7-4 17:13
我甩了甩头把师傅的影像挥走了以后,只见学姐微笑的端着一碗皮蛋瘦肉粥走到我的床前
#220 - 2012-7-4 17:15
我突然有了食欲,但是还是先问了一下:“这个肉肉是猪肉吗?”
#221 - 2012-7-4 17:16
学姐神秘地笑了一笑——「这可是禁·止·事·项~哦~」
#222 - 2012-7-4 17:18
(justice must be done)
我尝了一口
嘎嘣脆 鸡肉味 蛋白质含量是牛肉的xxx倍
#223 - 2012-7-4 17:18
然后我又递换给学姐,说:“下次可以做西红柿鸡蛋的吗?我还是更喜欢那样的~”然后就放下那粥的事项,继续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224 - 2012-7-4 17:18
突然我看到粥里的肉抽动了一下
#225 - 2012-7-4 17:19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看了一下。
#226 - 2012-7-4 17:20
(いいね)
突然冒出来一个吉普赛男♂孩♂纸
#226-1 - 2012-7-4 17:22
好好
看到这句话,我很不客气地噗一声笑了,大家都在看我.....
#226-2 - 2012-7-4 17:26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好好 说: 看到这句话,我很不客气地噗一声笑了,大家都在看我.....
我已经快笑抽掉了www
#227 - 2012-7-4 17:21
啊~~~~~~~~~~~~~~~~~~~~~~~~~~~~~~~~~~~~~~~~~~~
我尖叫起来。
#228 - 2012-7-4 17:23
可能是被我的尖叫吓到了,只见那吉普赛男♂孩♂纸一个踉跄和端着粥的学姐撞倒在一起,把学姐推倒在地上,吉普赛男♂孩♂纸挣扎起来后才发现右手不小心按住了学姐的胸部
#228-1 - 2012-7-4 21:56
Adolf Pikachu
卧槽。这股吉卜赛旋风
#229 - 2012-7-4 17:27
(justice must be done)
“诶 好平”
#229-1 - 2012-7-6 10:36
#230 - 2012-7-4 17:28
我觉得我浪费了很多时间,于是继续抓紧时间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231 - 2012-7-4 17:29
原来学姐也是一个可爱的吉普赛男♂孩♂纸!
#232 - 2012-7-4 17:31
这时候,下班的音乐声响了起来。
(嘿嘿~好好下班了,其他人继续努力~
#233 - 2012-7-4 17:35
(いいね)
现在不要管什么下班不下班的了,学姐正在危急关头,我怎么能只想自己呢,想到这,我的人生又充满了意义一般。
#234 - 2012-7-4 17:36
就在这时我身后传来一声巨响
我回过头去,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235 - 2012-7-4 17:37
(いいね)
哦!NOOOOOOOOO!!!!!!!!!!!!!学姐!!!!!!!!!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236 - 2012-7-4 17:40
吉普赛男♂孩♂纸妩媚地一笑:“其实我才是真正的学姐”
#237 - 2012-7-4 17:42
(いいね)
这是什么情况?灵魂互换?我彻底搞不懂了,不过要是真的话,学姐没事就太好了。我这么安慰着自己
#238 - 2012-7-4 17:50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那么接下来就轮♂到♂你了❤」
拿着制御棒的吉普赛男♂孩温柔的对我露出来微笑。
#239 - 2012-7-4 18:01
(TWO MILKMEN GO COMEDY!)
我从身后抽出一把电锯,开始念咒语(bgm26)
#240 - 2012-7-4 18:07
Tiro~Finale!!!
#241 - 2012-7-4 18:07
(for Necessity)
然后我也变身成了一个吉普赛男♂孩♂纸 (bgm24)
#242 - 2012-7-4 18:07
吉普赛男♂孩♂纸的冲锋打断了我的施法!
#243 - 2012-7-4 18:21
「你中计了」我暗暗的笑了起来,其实刚才的施法是幌子,我扔下电锯,将事先准备好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对准了那个吉卜赛男孩纸
#244 - 2012-7-4 18:27
(justice must be done)
开始读条(bgm116)
#245 - 2012-7-4 18:35
哦艹我忘了吉普赛男♂孩♂纸的技能全是瞬发的啊!
#246 - 2012-7-4 18:40
读条之后我见到了天使姐姐。
#247 - 2012-7-4 18:43
(justice must be done)
要原地复活吗?
天使姐姐亲切地问
原地复活要接受物品耐久度损失和十分钟的复活惩罚虚弱哟~☆
#248 - 2012-7-4 18:48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原地刚复活吉普赛男孩纸又来了一刀,要死了来不及闪躲了,早知道刚才就去吃火锅了,我心里想到。这时候从旁边不知道哪个角落里窜出一只吉普赛企鹅替我挡下了吉普赛男孩的攻击。但是吉普赛企鹅也命不久已。它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道:“请救救我们吉普赛男孩纸派,灭掉吉普赛企鹅派。吉普赛男孩纸派都是企鹅样子的,吉普赛企鹅派都是男孩纸样子的。请一定要救救我们吉普赛男孩纸派啊!”

然后我以为吉普赛企鹅已经死了,刚准备放下尸体擦干鳄鱼的眼泪,没想到那只吉普赛企鹅又开始说话了:“其实那个吉普赛男孩纸是我的朱丽叶,我是他的罗密欧。我们因为派别不同不能在一起,但是请你不要伤害那个吉普赛男孩纸。”
#249 - 2012-7-4 18:53
(药不能停)
我被吉普赛企鹅的深情给感动了,我决定代替他保♂护吉普赛男孩纸
#250 - 2012-7-4 18:57
(食我硝化甘油啦!)
"这是什么狗血的人兽爱情剧啊喂!"我在心里狠狠地吐槽道.
但是我的脸上却早已老泪纵横.
"十年,十年的等待,全换来了一个已经将自我全部忘却的吉普赛男孩,而我,却不能以我的死来唤醒曾经的挚爱..." 说着企鹅的声音渐渐地弱了下去.
远处的吉普赛男孩的眼神,似乎从麻木变得困惑,那妖艳的瞳仁中,渐渐露出一些难以名状的痛苦.突然间,泪水从那双流盼的美目中奔涌而出,划过他稚嫩的脸颊.
"妈的,老子只想吃火锅啊!"我抱着渐渐冰凉的企鹅的尸体,愤怒的大吼道,"而且,为什么是他娘的企鹅啊!"
#250-1 - 2012-7-4 21:59
Adolf Pikachu
因为他是扣扣
#250-2 - 2012-7-4 22:06
自爆狂魔诺贝尔
【又中枪的】Adolf Pikachu 说: 因为他是扣扣
(bgm38)麻花藤又高兴
#251 - 2012-7-4 19:08
(fauux.neocities.org)
然后我勉为其难地把企鹅带回家准备自己做企鹅火锅
#252 - 2012-7-4 19:29
想想还是吃面吧
#253 - 2012-7-4 19:35
企鹅可以做成企鹅刺身,再来碗拉面,一定吃得很爽,我这样想着
#254 - 2012-7-4 19:52
(萌豚育成计划)
突然,我的身后发生了爆炸
#255 - 2012-7-4 20:02
(脚踏实地吧骚年)
在爆炸扬起的尘土中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影子
#256 - 2012-7-4 20:11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吉普赛男孩纸以为是我杀了他亲爱的吉普赛企鹅,所以吉普赛男孩纸来寻仇了。
#257 - 2012-7-4 20:15
(justice must be done)
影子逐渐浮现清晰
居然又是吉普赛男♂孩♂纸!
#258 - 2012-7-4 20:27
鹽叔路過﹕「請給我點鹽。」
#259 - 2012-7-4 21:14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突然间,安田奈央在握眼前出现了!!!

安田奈央我是你的脑残粉啊!!!

什么吉普赛都该死。洞洞波都给我死吧。
#259-1 - 2012-7-4 21:16
#260 - 2012-7-4 21:38
(萌豚育成计划)
向天一指,变身!男♂孩♂纸!
#261 - 2012-7-4 21:42
(食我硝化甘油啦!)
顿时,我竟醒了过来,一身冷汗,原来吉普赛的企鹅和男孩子,都是我的一场梦啊.
我抬起头,看向窗外,今天,阳光真好,好到想吃火锅看看.
#262 - 2012-7-4 21:46
(萌豚育成计划)
总而言之先去买个锅吧
可是只有平底锅卖
我记得有种东西叫火锅面(bgm38)
#263 - 2012-7-4 22:08
正当我准备往家走去的时候,忽然看到从后面的火锅店走来了一个拿着水晶球的吉卜赛人
#263-1 - 2012-7-4 22:27
自爆狂魔诺贝尔
又转回来了啊喂!
#264 - 2012-7-4 23:36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我是不是身在多重梦境当中,我是不是比摇头卖萌君更厉害。我一边这么想一边转陀螺。
#265 - 2012-7-4 23:54
(脚踏实地吧骚年)
转着转着突然想到“明天公司要做业绩考核!!”
#266 - 2012-7-5 00:38
(Hibernate Mode ON)
下一秒我想起我昨天已经被公司炒了
#267 - 2012-7-5 09:07
所以今天即使迟到了,其实也是没有关系的。
#268 - 2012-7-5 09:38
(TWO MILKMEN GO COMEDY!)
反正没什么事干,于是我想先解决至今未吃成的火锅问题
#269 - 2012-7-5 09:53
(食我硝化甘油啦!)
我转过身去开门,就在我踏出房门的瞬间,仿佛听到了陀螺倒地的咕噜声.
#270 - 2012-7-5 09:54
(いいね)
原来是错觉。
#271 - 2012-7-5 09:57
(TWO MILKMEN GO COMEDY!)
我正这么想着把头转回来时,发现地上多了一个水晶球,这不是那个吉卜赛人的吗,我捡起水晶球一看,里面倒映出来一个人影让我大吃一惊
#272 - 2012-7-5 10:41
(Hibernate Mode ON)
是那个吉普赛男孩!
#273 - 2012-7-5 10:51
原来倒影出来的是我自己的影子。。。
也就是说。。。我变成了吉普赛男孩的样子!
OH MY GOD
#274 - 2012-7-5 11:47
(✨️VIP 8✨️)
我擦了擦水晶球,再抬头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身处火锅店的背后。

但这时候想吃火锅的心情完全没了。心里只想着一件事:我得找到变回自己的方法!

“先回家看看吧” 我捧着水晶球,超着家里的方向走去,这时对面走过来一个人,20出头的样子,我定睛一看:没错,正如你想的,那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275 - 2012-7-5 12:00
(脚踏实地吧骚年)
心中有千言万语却说不出口  犹豫再三之后「先生你需要发票吗?」
#276 - 2012-7-5 12:27
你在侮辱我,我是党员。
#277 - 2012-7-5 12:29
(いいね)
那个自己说出这样一句话。我总感觉好像听过。这就是所谓的即视感么,我笑笑。
#278 - 2012-7-5 12:57
我觉得按照科学的解释,这应该是我的孪生兄弟,从小就是散了而现在在卖发票。于是,我把水晶球递给他,说:“拿去卖点钱,做个小本生意吧,不要在卖发票了。”
#279 - 2012-7-5 14:31
(那一天〇完了悲伤啊)
"咦等等, 卖发票的角色不应该是我自己么, 导演这本台词不..." 然而当我意识到违和的时候, 水晶球已经递出去了. 双方指尖相互触碰, 一股熟悉到讨厌的温度化开来.
与此同时水晶球绽放出瞎狗眼一般的光芒.
#280 - 2012-7-5 15:07
(Meine Meinung首席传教右使)
突然间一只哈士奇出现在我眼前,真2。
#281 - 2012-7-5 15:18
(进度记录专用 电影游戏看心情)
然後哈士奇變成了吉普赛男♂孩♂纸
#282 - 2012-7-5 15:27
(沉默术力场)
我揉了揉眼睛,眼前的一切又变得不真实起来。
直到迷雾散去,我发现面前端坐着一位宝相庄严的禅师。
他似乎也发现了我,冲我招了招手,我的身体便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然后一声震喝如醍醐灌顶冲入我的脑中:
“呔!你可知你之命运已如纸薄!待老衲为你解惑。”
说着,禅师从袈裟的不知道什么地方掏出了一张纸,冲我亮了亮,说到:“凡人之命便如此纸,一曰正、一曰反。”
说完,他却又拈住一端拧了个个,与另一端黏在了一起,然后递给了我。
这次,他只是笑笑,却再也没有说话了。
#283 - 2012-7-5 15:44
我仔细观察了一下那张纸,三下五除二就叠成了一只纸鹤。我还给她画上了美丽的眼睛~
#284 - 2012-7-5 15:50
(进度记录专用 电影游戏看心情)
然後紙鶴眨動了一下它美麗的眼睛(bgm24)
對我說到:"今晚說好的哦 請我吃火鍋~"
#285 - 2012-7-5 17:15
(TWO MILKMEN GO COMEDY!)
我想我一定是过度疲劳产生了错觉,立马把纸鹤揉成一个团扔进垃圾桶
#286 - 2012-7-5 17:21
突然垃圾桶砰的一声响了!
我转过头去,原来是垃圾桶爆炸了!
#287 - 2012-7-5 17:34
在垃圾桶爆炸造成弥漫的烟雾中,忽然钻出来了一个大光头
#288 - 2012-7-5 17:45
(脚踏实地吧骚年)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颗卤蛋“嗯  还是光头亮”
#289 - 2012-7-5 18:25
(✨️VIP 8✨️)
等我吃完了卤蛋,烟雾也逐渐消散了。 我仔细一看,光头60多岁样子,满头白发,穿一身黄袍,看起来是个老禅师。
#289-1 - 2012-7-6 10:43
風のRhythm
光头还满头白发,这到底是什么头…
#289-2 - 2012-7-6 12:10
糸色企鹅
風のRhythm 说: 光头还满头白发,这到底是什么头…
光头上有一层淡色的薄薄的白色绒毛(bgm39)
#290 - 2012-7-5 22:43
看到老禅师充满睿智的样子,我不由得向他请教了一个问题「请问大师你是怎么长出满头白发这种个性光头的呢?」
老禅师甩了甩那头飘逸的白发说「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291 - 2012-7-6 10:30
(原来bgm有这么多人)
看着老禅师油亮油亮的大光头,心想:难道是飘柔高纯度焗油精华润发精华素400ml系列?我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澎湃,搭上老禅师的肩膀,顿时我脸蛋都要冒烟了,很不好意思的摸摸她的大光头,(一本满足!),在磨蹭过程中,被我摸扯掉的白发随风飘荡,不断抽打着我红扑扑的脸。

跟禅师的相遇,仿佛就是我生命中最美丽的邂逅。顿时,我记起了什么,一些似曾相识的画面在我脑海里荡漾。于是我对着一直微笑着的老禅师说道:“要不,我们先去吃个火锅,我还想跟你谈谈关于海飞丝脱毛系列的问题”
#292 - 2012-7-6 12:04
“被你这么一说我才发觉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啊。”法师说,“但是我记得我带了炒洋白菜啊。我这就去微波炉里热,老衲吃这个就可以了,施主请自便。”
#293 - 2012-7-6 12:26
那我还是去吃面吧
#294 - 2012-7-6 12:44
正当我准备往面馆走去的时候,忽然看到从后面的火锅店走来了一个拿着水晶球的吉卜赛人
#295 - 2012-7-6 13:30
(いいね)
吉卜赛人对我说:“明天我就要回老家结婚了。”
#295-1 - 2012-7-7 09:17
蛤蛤蛤 (bgm38)
#296 - 2012-7-6 14:05
(いいね)
我觉得活动可以结束了。
回老家结婚的梗还真不能随便用啊(bgm38)
#296-1 - 2012-7-6 14:31
綠茶
自曝个卖萌的视频谢罪吧
#296-2 - 2012-7-6 14:54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吉卜赛の綠茶 说: 自曝个卖萌的视频谢罪吧
(bgm103)
#297 - 2012-7-7 09:26
(for Necessity)
(接广告楼)
正当这时,我的目光落在旁边电杆上的一个小广告上
#298 - 2012-7-7 11:18
(for Necessity)
“最近贩毒的真大胆啊”,我想。
“在这之前我想把手头的冰毒.K粉.麻古都送给你,”吉卜赛人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299 - 2012-7-7 11:21
(SAN值已经要见底了。。。)
我的眼前突然跳出了选项菜单。。。YES or NO
#300 - 2012-7-7 12:09
“Yes。”
我果断地回答
想着过两天找个不显眼的地方把货一出手,我也就能变高富帅了。
(主角是不是男孩纸?(bgm38)
#300-1 - 2012-7-7 12:21
綠茶
主角是男孩
#301 - 2012-7-7 12:39
就在这时一个吉普赛警察拍了拍我的肩...
#302 - 2012-7-7 13:55
他让我交出身份证和裤裆...
环睹四周,我低头想了下..然后从胸口掏出一个吉普赛男孩
#303 - 2012-7-7 14:01
(fauux.neocities.org)
吉普赛男孩纸大吃一惊:“爸?!”
#304 - 2012-7-7 14:06
吉普赛警察papa见到男孩后兴奋地说:"儿子!我们去骑单车!"
#305 - 2012-7-7 22:49
(SAN值已经要见底了。。。)
=A=果断把货出了。。。然后去买单车。。。
#306 - 2013-8-16 21:30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一年多了
#306-1 - 2013-8-16 21:34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吉普赛男♂孩♂纸终于出现了(bgm38)(bgm38)
#306-2 - 2013-8-16 21:40
夜々無夢
对不起,我只是个NPC... 说: 吉普赛男♂孩♂纸终于出现了
誒嘿嘿(●′ω`●)
#307 - 2014-7-3 10:14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吉普賽男♂孩♂紙兩週年!
#307-1 - 2014-7-3 13:10
綠茶
(bgm24) 吉普賽男♂孩♂紙萌萌哒~
#307-2 - 2014-7-3 15:34
#307-3 - 2014-7-3 17:47
夜々無夢
綠茶 说:  吉普賽男♂孩♂紙萌萌哒~
(bgm24)誒嘿~
#308 - 2014-7-3 15:45
(汝视视汝)
坟!
#309 - 2014-7-3 15:53
(媛娇系是检验大法的唯一标准)
坟里面爬出来个吉普赛男孩子
#310 - 2014-7-3 17:19
(不和妹妹h的都是异端!!)
竟然和两年前一样清新……
#311 - 2014-7-7 19:30
(Q, ∑, δ, q0, F)
白皙的皮肤,稚嫩的双手,炯炯的双眸散发出一股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气息。
#312 - 2014-8-16 23:04
(哈利路亚!)
我闻了闻这股气息,惊道:
#313 - 2014-8-16 23:32
“我想吃火锅!!”
#314 - 2014-8-16 23:41
(全て遠き理想鄉)
吉普赛男孩凑到我的面前,用他那软软的舌头舔干净了我因为想吃火锅流出来的口水,迷离的眼神望着我说道:
#315 - 2014-8-16 23:49
“吔屎啦,梁非凡!”
#316 - 2014-8-17 00:18
(霍克prpr)
可是我明明不是梁非凡啊
#317 - 2014-8-17 00:53
(哈利路亚!)
“梁非凡,你丫什么时候学的粤语,吓得我都学会说京片儿了。”
#318 - 2014-8-17 00:57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又爬了一遍樓,又快笑瘋一次

—————————————

「但是你的口水爲什麼充滿了屎的味道呢?」吉普賽男孩舔了舔嘴脣,歪着頭向我說道。
「怎麼可能!我明明用吉普賽企鵝牌強效薄荷漱口水漱過口了!」我大驚失色,「你真是太噁心了,害得我都沒胃口去吃麵了。算了我還是吃火鍋好了。」
於是我轉過身,再次走向火鍋店。
#319 - 2014-8-17 01:08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当我作做出吃火锅的决定的时候,历史的车轮已经偏离了原来的道路,滚向了未知的未来。
我走到街对面抬头一望,“咦,这里不是火锅店吗?!怎么又回到面店门口了呢……”
我惊慌的转过头,鼻尖上传来的暖糯触感瞬间将我定在原地。
“不~可~以~逃~走~哦~~”吉普赛男孩的嘴唇近在咫尺。
#319-1 - 2014-8-17 01:10
#320 - 2014-8-17 05:24
“我们吉普赛星人是不会随便和你们交往的……”
我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解开了吉普赛男孩的裤带。
“……个说……啊~”吉普赛男男孩的身体已经开始接受我的穴位按摩了。
“唔,不过交配还是可以不用申请的……”
我从吉普赛男孩的眼睛里看到了迫不及待。
嗯,就是这样!吉普赛男孩是可以和我们男生交配的,我非常确定!这增加了我对杂交后代的期待,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为了繁衍出更喜欢吃鸡巴的后代,我的理想画面,全部人都沉浸在6g的欢愉,已经指日可待了,最起码,我可以跟吉普赛男孩做6g国的国王和王子,快快乐乐地迫害仅余的异性恋。
#321 - 2014-8-17 21:54
(哈利路亚!)
“我的手上为什么多了火把和汽油?”突然从丛林外面传来这样的声音
#322 - 2015-2-10 18:15
(.........wwwwwwww.........)
只见丛林外走进来了一群吉普赛女♀孩♂纸?
#323 - 2015-7-3 09:41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吉普賽男♂孩♂紙三週年!



「大概火把和汽油都是用來生火煮麵的?」我用力扯開掛在身上的吉普賽男♂孩♂紙,僵硬地對著吉普賽女♂孩♂紙們笑了笑,轉身就跑進了麵館。

「老闆,來一碗吉普賽風味企鵝肉拉麵!大碗,加個虎皮企鵝蛋!」說完,我迅速找了個角落的座位悄悄坐下,希望能避開追進來的吉普賽男♂孩♂紙和吉普賽女♂孩♂紙的視線安心吃麵,畢竟離上次吃個滷蛋已經都過去三年了,我都快餓死了……
#324 - 2015-10-20 15:07
(请原谅我有点傻)
我一边吃着面,一边开始整理着被这个吉普赛化的世界所弄得混乱的思绪
这一切的起点是在早上我本来想去吃火锅,结果去吃面,而遇上的那个可爱的吉普赛男♂孩♂子
果然如果去吃火锅就不会遇上了吧,我吸允着面条一边思考着
接下来就是不断的遇上吉普赛化的人和怪物
不停的醒来,不停的遇上吉普赛人,再又不停的从梦中醒来,循环往复
哪怕是学姐的腋毛也没能打破这个循环
应该怎么办呢?
已经没时间了呢,我看着面馆外,那一大波缓缓包围过来的吉普赛人
#325 - 2015-10-20 15:12
(Enjoy your (real) life!)
“天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欧洲难民吗!”
#326 - 2015-10-20 15:34
(我是活人 我不是灯塔)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我身处欧洲但没想到难民都已经涌到这里这个无聊的小镇上来了。

“不对!”,我不由得叫出声来,定睛一看他们和我这三年来接触的吉普赛人不太像,甚至和人类都有些差别。“难道是……僵尸?”
#327 - 2015-11-19 00:38
([s]安静点格子[/s])
我与吉卜赛男孩子各自捡起武器与近战,带上了医疗包,推开了红色的门。门后面的,是已经成为僵尸的欧洲难民潮。我们二人唯一的目标,就是杀到火锅店,吃上一盆面条火锅
#328 - 2015-11-19 03:20
(关于我被绑架到Bangumi当不认真样本这件事 ...)
浴血奋战十数分钟后,我们进入了一条隧道。刚想送一口气,耳边却传来嘤嘤的哭声。寻声而去,在隧道一盏昏暗的应急灯下,一个少女抱着膝盖不断啜泣着。即便泥土弄脏了她的波西米亚裙,灰尘弄乱了她的长发,可是能看得出来,她是一个清丽的吉普赛女孩子。
吉普赛少年注意到她时瞳孔骤缩,不断的冲我小声而焦急的说着什么。我听不懂,也不想去听。我只知道,这个少女需要我的帮助。
「小妹妹~,要不要这根棒棒tang…」
话没说完,异变惊生!那一刻,我终于知道吉普赛男孩子说的是什么了:
#329 - 2016-1-19 22:25
(梦想仍然是成为像sac-自那样的脚本家w)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在这么多年之后,我终于知道吉普赛男孩是什么意思了"她说“现在的你还无法理解吧。”我看着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复杂。
“我们真的存在吗?我们对自我的认知真的一定正确吗?这个世界是否真实?晚八点档的电视剧到底有没有用fate的bgm?”她的问题本应是无关紧要的,可我却觉得振聋发聩,但却不知道原因。
他用它复杂的眼神直视着我,这让我感到困惑,不解与受宠若惊。然后,他继续着她的发言。
“当你玩游戏时,你在操控的那个角色只不过是个木偶,所谓的交互性就是牺牲了整个世界的真实性,然后让你通过一个提线人偶粗鲁地的强暴这个世界,你本不该出现在那里,你毕竟不是那个主角。
“当你读小说时,你在读的那个故事不过是个翻版,你真的能理解作者本身想讲述的世界吗?不,不能,你和作者本就不是一个人,又怎么会有真正相通的可能?你不可能100%地理解,没人能,所以,你读的永远是那个你自作多情的盗版世界。
“因为每个人的经验不同,造就了每个人的不同,这又回馈到了每个人,更加早就了他们的不同,正因为这个不同,我们才能意识到什么是个体,什么是自己。
“还没理解吗?也对,你是比较笨。
“也就是说
“我们通过体会,感到了不同,知道了客体,也就意识到了主体。然后在这个逻辑中,我们和客体交互,积累经验,一点一滴地改变着主体,我们的人生经验,我们所谓的自己,都因为我们认识到了客体。
“意为——我们对外界有反应。
“你还不能理解吗?”他失望地看着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像是觉得太费时间,也有可能是想要改变策略,她直接问我:“告诉我,你所追求为何?”
“火锅。”我直接回答,反应快地让我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并没有很快接下我的回答,像是在等什么。
“……面。”
“你为什么渴求?”
“我……”
“因为你一直没吃到,又或者你在吃的路上一直受到了各种各样的阻碍?”
“我……”
“回答我,你真的知道你是谁吗?”
振聋发聩,我是谁?我为什么要追求火锅和面?
“回答我,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吉普赛男孩吗?”
说起来,虽然每次都能看到他们,但他们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我所知道的,只有吉普赛男孩这5个字而已。
“回答我,你真的不知道,什么是平凡的日常吗!?回想起来!!”
平…凡…的…日…常…?
对哦,说起来我应该每天上班,然后孤独到死,死后一年尸臭被邻居闻到自己的尸体才被发现,然后……然后……
可是现在每天的生活却如此不可思议与无厘头,我却…
“你却如此沉溺于此,不可自拔。”
我抬头看向了他。
“你是谁?”我刚想回答,他却没有给我任何机会,继续说了下去“你可以发现你自己,也可以创造你自己。
“你是谁?或者说我是谁?这无关紧要。
“「我们的情人不过是随便借个名字,用幻想吹出来的肥皂泡!
    ……把信拿去吧,你可以假戏真做。
    我本来是无病呻吟,漫无目的地吐露爱情,现在这些漂泊无定的鸟儿有地方栖息了。
    你可以从信里看出来
    ——拿去吧!
    ——由于不是出自真心,话就说得格外动听!」”
最后,她面带微笑,却是那样的诡异与空灵,我也终于读懂了她的眼神,这世间竟有那样一种悲哀!竟有那样一种慈爱!他蠕动了几下嘴唇,我努力想要听清她说的话语,可是我刚冲到她的身边,她就已经消散不见了。
随即,我眼前一黑,我的头少有地感觉到了大地。



今天早上,我一如既往的站在窗户边,漫无目的的眺望着窗外一成不变的景色。就像自己一成不变的生活。
很奇怪地,我的耳边一直在回响着一道声音,我搞不懂,我搞不懂这声音的含义,我更搞不懂既然我搞不懂这个声音的含义,我还会一直脑内循环这个声音。
“故事里的人,真实存在吗?”
我拿捏着这句话,却怎样都捏不懂,这豪无厘头。
然后,我决定走到楼下的火锅店,去吃火锅。

“我无法为你做些什么,我也成为了这里的一员,我们只能为受他人的制约,做着他人想要我们做的事情,但是换个想法,这又何尝不是我们自己?我们是他们每个人的镜子,不是他们每个人镜子里的倒影
#330 - 2016-7-3 00:23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四年了……

————————————

走到一半,忽然想起火鍋店的台灣老闆為了追求新鮮食材親自出海,卻被海軍誤射雄3飛彈打死在澎湖海域,店面也無限期歇業……算了我還是去吃麵吧。

想到這裡,我轉過身走向街對面一點也不清真的牛肉麵館。然而這時,一個身著狼頭人身機甲的少女從天而降,攔在了我的面前:「我是阿努比斯的使者法拉,也有人叫我法老之鷹。我奉死神之命引領你跳出無限的循環,走向來世。」

死神?循環?這女孩子看起來挺可愛的怎麼腦子有問題,唉真是可惜了,還是旁邊那個拿著水晶球的吉普賽♂男孩紙比較可……愛……

……嗯?
#330-1 - 2017-4-24 11:49
无然
吉普赛的男孩子已经被你们玩坏了(ಡಡ
#331 - 2017-4-24 22:40
(ちょっと..異世界旅行中)
吉普赛男孩撕掉了一张脸皮,坐在牛肉面馆的台阶上点了一只烟,深吸一口后道:我其实来自M78星云,是来干涉今年特朗普大选的,结果奥巴马那货非让我陪他去南极吃咖喱,结果没赶上大选...这下可好让特朗普当上了总统,他曾经发过誓如果自己有朝一日当上了总统一定要给所有的吉普赛人做变性手术...(泣
#332 - 2017-4-24 22:43
(我是活人 我不是灯塔)
我决定无视他,继续往前走。反正面馆哪里都有
#333 - 2017-4-25 00:33
(哈利路亚!)
然后我吃了23个马克龙,21个勒膀,19个菲蛹和18个梅朗熊
#334 - 2017-4-25 01:05
(もうぅ!プラチナむかつく!)
好飽…感覺要把這輩子的肉都吃光了…
回家經過火鍋店時,發現應該歇業的火鍋店居然在正常營業。周圍一個人也沒有,空氣中有股奇藝的氣息,總感覺有哪裡不對勁,仔細一看,這家火鍋店什麼時候改名為吉普賽火鍋店了!?
#335 - 2017-4-25 15:24
(ちょっと..異世界旅行中)
店前的小树上吉普赛男孩被绑好吊了起来,奥巴马,小布什,特朗普三个人蹲在树底下打斗地主,一缸刺鼻气味的汤水正咕嘟着。“阿西吧,今晚开荤啦,不要紫菜和葱花~”
#336 - 2017-5-21 10:17
(《2001》天下第一!)
“啊哈哈,我赢了”
“什么,四个二俩王都能输(bgm38)
“算了,开饭开饭”
说着三个人回头看,发现锅子已经没了,吃不了饭的三人……继续玩起了七鬼五二三(bgm37)
#337 - 2017-5-26 19:03
(我的妹子不可能那么软!)
“一对勾!”“压住!”“大你!”“不要”“顺子”“黑桃顺”“炸你!”“一对三”“对二”“对你大爷!滚!你以为斗地主啊!”
       啪的一声,也不知道一把牌砸在了谁的脸上,三人不由分说战成了一团,三人激战正酣,我已懒得再看。转身离开的刹那,忽的一声霹雳乍响,瞬间飓风四起黑云压顶!路边的广告牌纷纷被吹得冽冽直响,人行道上停放整齐的小黄车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噼里啪啦摔成了一片,旁边正在买菜的大妈只顾着压住刚买的菜,裙子被吹得都盖住了脑袋,噢噢噢噢!!我的眼睛!!
       “话说大白天的这是哪位道友渡劫了么!哎,出门没有看黄历,眼看着要下雨,是赶紧回家还是先到路边店里躲一躲呢?”
       正在思考的当中,天空中的阴云突然形成了一个漏斗状的漩涡,而漩涡中央被一道刺目的白光戳出一个大窟窿,这个大窟窿还渐渐的变大、渐渐地变大,不知不觉中,这白光已经占满了我的视线!
       “哎!哎!!!这TM什么情况!”
       这时,我的身体慢慢变得轻飘飘的,浑身都不受力,大脑突的一下刺痛,让我感到阵阵眩晕,这让我的思维忽然变得慢了下来,耳边嘈杂的风声也渐渐变得愈来愈小。
       一个微弱的女人的声音从我耳边缓缓响起:“Dark…Dark…………eyes……”
       “什么…谁…在说话……”我听不太清楚
       回应我的是一声响亮且刺耳的尖叫:“Dark!Dark!Open your eyes!!”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耳朵!!!
—————————————————————————————————
       啊啊啊啊啊啊!!
       我忽的坐了起来“陌、陌生的房间……啊,头好痛……”抚了抚头,我终于有时间环顾四周,打量起这约有十坪大的房间。
       房间没有太多的装饰,金属灰的墙面,米白色的大理石地板,高高的吊顶微亮,大概是照明装置。床靠着一面墙的正中,左手边是一个大型落地窗,窗外现出梦幻般的星空,当我注意到它时,窗外的“景色”忽的一晃,一番海底的景象又显示了出来,里面还有许多我见过或没见过的鱼群,就像我小时候跟着父母去水族馆的地下展馆所看到的一样,“小时候……唔……”又开始头痛了。
       咚咚!这时,右手边的门被敲响了,没等我回应,两个不速之客就推门而入,真是没礼貌。
       进来的是一高一矮两个女性,我抬眼打量了一下,高的那个是个知性御姐,脚踩着细跟的高跟鞋,目测得有10CM,两条美腿被一双肉色丝袜紧紧包裹又细又长,身着职业女士西装,裙子紧紧地箍着翘挺的臀部,上衣,额这个尺码估计有点小,把一对美乳挤得仿佛要飞出来,我下意识的就想抬起手挡一挡。
       看到我上下打量她,这个御姐脸色有点不太好看,眉头轻皱。不得不说,美女就是美女,略微生气的样子也是蛮好看的,至少让我的头痛好了不少。
       再看旁边的矮个子,嗯……搓衣板没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个小女孩,大概有十二三岁吧,不过是个美人坯子,养好点几年后也是个大美女。
       估计我的X光眼威力有点强,美御姐欲言又止,这会儿不知道怎么开口,正皱着眉头欲言又止。
       这种情况男人应该主动一点了:“额,这位美女姐姐,请问这里是哪里啊?你们…”
       “这里是多维空间管理局,我是机动九科科长姬若月,这是副科长芽衣,你肯定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是时间不多,请先听我说。”不愧是御姐,就是强势啊,打断我的话不说,还自顾自的拉来两个椅子,和小萝莉副科长一起坐在我的床边。话说这个什么局有这么缺人么,连孩子都不放过。
       美御姐姬科长清了清嗓子:“冷静点听我说,不管你原来是怎么认为的,你真正的名字叫达克。”
       达克??这么low的名字,我难道是暗黑龙传人?
       “你出生于地球,后随父母工作转换定居过那美克星,氪星等地区,十年前有一股来自于未知多元宇宙的邪恶组织,参与毁灭了多个宇宙,我们称之为吞星者,你所在宇宙毁灭后只有你被组织救下来,后来在组织的培养下成为了局里最强的战士之一,负责领导九科的战斗小组对抗吞星者。”
       原、原来我这么吊炸天,我怎么不知道……
       “一年前,组织了解到吞星者组织正在开发一种可以无条件跨越宇宙空间各个平行世界甚至可以减免跨越时间损失记忆的神秘物质,你率队突袭了那个研究所,虽然拿到了样本和数据,但是返回的时候被及时赶到的吞星者最强战士截杀,你迫不得已使用了样品,强行穿越空间,结果迷失在多元宇宙的不同时空里,直到现在我们才找到你。”
       我已经迷迷糊糊不知其所云了。
       “现在这股能力还不太稳定,你还无法完全控制,很快你就会自动进入时空潜行遁入某个世界,你会无法控制时间空间,甚至记忆认知都会改变,但是希望你记住我说过的话,然后控制这个能力,找回自己的记忆。”
       姬若月越说越快,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甚至开始飘飞出一个个光点,我擦嘞!这不是要穿越,而是要挂了吧!
       “我,我!”还没开口说话,光点散发速度骤然加快,眼前又开始泛白光了,我还有很多事儿没搞清楚啊!
       “我,我还会回来的!!”
       白色的光芒笼罩了所有视线,身体又感觉轻飘飘的了。
#338 - 2017-5-26 19:12
(DD集まれ! (๑•̀ㅂ•́)و✧)
一个世纪后...
#339 - 2017-7-3 10:24
(ギリギリeye~いけないボーダーライン~)
五週年!!!

—————————————————————————————————

……彷彿從深邃黑暗的海底上浮一般,我的意識慢慢飄到了明亮的淺層。光線越來越亮,甚至開始耀眼起來……

「啪!啪!」「啊!」
我感覺有人在打我耳光,好像還有強烈的光線隔著眼皮刺進我的眼睛。

「啪!」「啊!別打了」
我勉強睜開了眼睛,還沒看清周圍的情況便掙扎著躲開光線的直射和耳光的襲擊。

「你終於醒了!」
忍受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我費力地讓目光凝聚在前方,看清了拿著耀眼的水晶球照我眼睛、打我耳光的人。

那是個可愛的男孩子,看面相似乎是吉普賽人。

「你倒在火鍋店門口好久了,影響我們做生意了。」

真是不好意思,雖然我不理解火鍋店的上菜小♂妹為什麼還要捧著水晶球,但是我還是趕快離開吧。我用無力的雙臂撐起虛弱的身子,踉踉蹌蹌地站了起來,轉身打算離開。

「等等~」吉普賽男孩紙叫住了我。「你都虛弱成這個樣子了,還是先吃點東西吧。我請你吃麵好了。」

本來覺得妨礙了人家做生意,不好意思接受他的好意,然而從店裡飄出的火鍋底料和花椒的香味彷彿一根繩子般牢牢地拉住了我的腳。

「……謝謝」
「不用謝。我們店裡還蠻大的,你進來吧,我請你吃火鍋麵。累了就直接睡覺,沒問題的。」

雖然不知道火鍋麵是什麼,但飢腸轆轆的我還是抱著麵條下到火鍋裡不會很快煮爛嗎的疑問走向了火鍋店。在那之後很多年,我都會想起這一天,想起那個可愛的吉普賽男孩紙。如果早知道,吃麵也會……
#340 - 2017-7-8 03:11
(世界の殼を破られば、我らは生まれずに死んでいく ... ...)
变成吉普赛男孩纸
#341 - 2017-7-8 13:00
就不会直接掀起那锅形状可疑的火锅面砸向吉普赛男孩,尔后用深藏在内裤里的学姐的腋毛扭断在门口伪装成(bgm38)型吉祥物的/人◕‿‿◕人\的脖子,再踩着门口正在被伪装成(bgm38)型吉祥物的/人◕‿‿◕人\安利而烦恼的吉普赛企鹅的头,义无反顾的跳入百米基佬的口中顺便拉上找了我一夜才发现该地的boss,穿越到次元夹缝的吞星者集团指挥中心。
#342 - 2017-7-9 03:08
(Q, ∑, δ, q0, F)
星空璀璨,当空皓月。玉兔向我前进的地面洒下些许光亮,仅仅只是可怜我心中的黑暗而已,走进指挥中心,指挥中心来往忙碌的人无暇顾及我的存在,如果是原来的我恐怕早已被热潮涌动抬到人群中玩起了抛接的游戏。可现在变成吉普赛男孩的我却只有独自一人找寻领导的办公室。我推门进入办公室,办公室不大,物品也不多,只有一张桌子,椅子,一个挤一挤坐下了三个人却没有办法抬手蹬腿而且皱巴巴的沙发和一个铁质的斑驳锈迹的绿色档案柜,柜子大概锁了和没锁没什么区别,应该是轻轻一敲就可以偷走文件的感觉。除此之外灯光稍许灰暗,好在桌面有个台灯,台灯下是一份文件。我此时是趁着没有人的时候进来的,周边的黑暗带给我的冲击是桌面上台灯照射下的文件,文件不多,但是印有不常见的红色蛇章,显然是绝对机密文件,把机密文件放在桌面上,而人走了不是一件好习惯,不过领导就是这样。
#343 - 2017-7-11 02:16
(=3)
好奇心驱使,加上多年今日头条阅读经历,等反应过来,文件已在手上。白底红字精致排印的封面带来的禁欲感让我一颤。上面写着《坂家庄居民处死名单》
#344 - 2017-12-7 18:31
(脚踏实地吧骚年)
我强忍心中的惊恐翻开了名单,只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