мы 小说

获取帮助

条目已锁定

不符合收录原则,条目及相关收藏、讨论、关联等内容将会随时被移除。

  • 中文名: 我们
  • 出版社: *
  • 作者: Евге́ний Ива́нович Замя́ти
  • 发售日: 1924

推荐本条目的目录

/ 更多目录

谁读这本书?

/ 2人读过
焚书年代里的文学奇品。《我们》的作者扎米亚京身处俄罗斯的白银时代,他本人被称为“语言大师”、“新现实主义小说的一代宗师”,他说过:“真正的文学只能由疯子、隐士、异教徒、幻想家、反叛者、怀疑论者创造,而不是那些精明能干、忠诚的官员创造。”的确,说起扎米亚京,我的一位朋友说过,一度畅销流行的希区柯克的悬疑故事里,至少有两篇是直接从文学大师的作品中吸取了营养。一篇是《报复》,脱胎于英国作家毛姆的短篇小说《午餐》;一篇是《谋杀1990》,换骨于俄国作家扎米亚京的长篇小说《我们》。由此可见《我们》的深度和作者才华的惊人影响力。
《我们》是一部融科幻与社会讽刺于一体的长篇小说。以“我”——未来的大统一王国的数学家、宇宙飞船一统号的设计师的日记的形式呈现。大统一王国由大恩主领导,人们高度一律,都没有独特的姓名,只有编号。我是号码Д-503。这个王国的人们连作息都严格按照王国发下的《作息时间戒律表》来进行。爱情也被组织起来,进行了数字化处理,颁布了《Lex sexualis》(拉丁语,意为《性法典》)。但是Д-503也看点古书,发现古人居然还生活在自由之中,也就是说还生活在无组织和野蛮之中。“使我一直困惑不解的是:当时的国家政权怎么能允许人们生活中没有我们这样的守时戒律表,对用餐时间不作精确的安排,任人自由地起床、睡觉。有的史学家还谈到,当时的街上好像灯火彻夜通明,车马行人通宵穿行不息。”
更令号码Д-503奇怪的是:“这个国家居然对性生活放任不管——这真是咄咄怪事:不管是谁,在什么时候,进行多少次,在什么地点……都由着人们自己,完全不按科学规律行事,活像动物。他们也和动物一样,盲目随便地乱生娃娃,真让我觉得可笑!”
这个大恩主领导的大统一王国充满着很多科学的创造发明,在他们眼中,我们这些古人是不可思议的。在我们眼中,他们已经科学进化得近乎完美。比如,他们已经用科学手段来写诗歌了,把数学法则融入诗歌之中。又比如说,他们天才性地创造发明了“一致同意节”。
可是有一天号码Д-503遇到了女号码I-330,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并稀里糊涂地参与到了她推翻大一统王国的计划中。最后,I-330的计划被国家护卫局侦破,号码Д-503等人被捆在手术台上接受了切除幻想的手术。I-330被送进了一种叫作“气钟罩”的刑具里处死……当然这个大统一王国里已经有不少号码已经背叛了理性——他们不愿意接受王国要求他们接受的切除幻想的手术。“西部街区仍很混乱,那里又哭又喊,又是尸体,又是野兽……”
故事似乎是在一种谢主隆恩的气氛中结束。号码Д-503在日记的最后一页坚定了对王国理想的信念:“40号横街上已经筑起了一堵临时高压大墙。我希望胜利会属于我们。我不只是希望,我确信,胜利属于我们。因为理性必胜。”
more...

大家将 мы 标注为

其它 (1)  

收藏盒

7.0 推荐
Bangumi Book Ranked:--

"мы" 讨论板

吐槽箱

更多吐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