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2-6 11:28 /
动画和真人电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表达方式。简单来说,动画的作画张数较少、画面高度概括化、抽象化,信息量少,是“少”的艺术;真人电影的帧数较高、画面最接近写实,信息量多,是“多”的艺术。“多少”之间,就是动画改编真人电影的难处。

而好巧不巧的是,作为世纪末ova的巅峰,《追忆篇》恰恰是这种“少”的艺术的极致。这就导致了,虽然真人电影非常用力,但挑错了作品,努力越多就越奇怪。

首先,是角色塑造上,《追忆篇》的剑心和巴都是典型的“三无”角色,作者和月伸宏也说过,巴的原型就是当时正火的三无鼻祖绫波丽。但问题在于,三无之所以能在动画中存在,是因为人物五官非常平面化、张数又少,角色整体上就表情单一、缺少变化,经常一个镜头怼嘴一说就十几秒不带变的,在这种整体氛围下,三无的“无表情”才比较正常,但换成真人来演就太过木讷了。大概也是这个原因,剑心和巴的感情才不得不在电影中程强行提速,因为总不能让两个人都两眼放空从头演到尾。

其次,是场景设计上,《追忆篇》虽然以血腥暴力著称,但整体色彩却非常纯净,有一种远离人世的出离感。而这种出离感又恰恰与剑心最重要的特质“赤子之心”联系在一起:剑心的锋利来自于他无染尘世的“赤子之心”,但他做杀人鬼却又是天下第一等沾染因果的事,红尘会磨钝他的刀锋!这和志志雄杀人又不一样。志志雄就完全是沉沦浊世,为欲望而杀人。

因此,《追忆篇》有一种伪“世界系”的特征。它的社会是虚化的,相对于社会的“脏”,它整体上是“纯”。剑心在《追忆篇》中始终想要与社会保持距离,而巴作为同样一位出离了尘世烟火的美人,恰恰是剑心可以寄托心意,帮他隔绝因果的“刀鞘”。这实际上也是桂小太郎的想法:剑心不能永远靠物理上远离尘世来保持他的锋利,而是需要在心理上于红尘中开辟一方净土,要有心理上的“锚”,有斩人后收纳自身的“刀鞘”。但可惜,巴本身就是剑心身上沾染的红尘因果送来的,所以她只能靠与自己身后的红尘因果的决绝的了断,帮助剑心走出困境。

相较之下,真人版的问题就在于,它的色彩实在太写实、太脏了、也太污浊。剑心和巴的相遇太突出浊世沉浮的一面,而失去了出离感,但剑心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恰恰不是浊世的选择,而是出离境界的“天人交战”:天理对人欲、剑理对人欲。
Tags: 三次元
#1 - 2022-2-6 12:11
打开bgm正好看到花哥发新帖(bgm24)
#1-1 - 2022-2-6 12:39
秘则为花
哈哈,新年好
#1-2 - 2022-2-6 14:40
Kuuki
秘则为花 说: 哈哈,新年好
同乐同乐
#2 - 2022-2-6 12:56
(最萌师徒属性)
(bgm38)动画的确很抽象。
剑心是怎么喜欢上巴,巴为什么又爱上剑心,两个人怎么就爆发了一起做性事,这些都挺朦胧的
我最喜欢的是剑心在京都的杀人夜里初遇巴的大雨,雨声磅礴,除此之外听不见一点声音。
还有最后巴救了剑心,一直没有清清楚楚弄懂为什么。但觉得不清不楚就对味了(bgm38)
#2-1 - 2022-2-6 19:39
秘则为花
这种朦胧和空也就放在动画里合适,放在电影里就太呆板和拖沓了

这其实也是我喜欢90年代赛璐珞动画的一个地方,受制于技术和成本,它的画面表达总体上仍非常简练、直白、纯净、戏剧化。但10年以后京阿尼、特别是山田尚子式的写实主义,又给角色添加了很多细节和“小动作”,使角色更平凡且平庸、更贴近日常、心思更复杂也更芜杂,少了纯粹。并且,这种个别地方的“多”又与动画总体相对的“少”形成对比,常常有一种失衡感。像最近cw的几部作品,我也不是很喜欢
#3 - 2022-2-6 20:21
(虚ろな心)
当初还想着真人版能拉一波OVA的热度,看来是想太多。
饭圈和宅圈本来就互相瞧不起,况且这两部作品定位也不一样,没互撕开都不错了。
豆瓣那边追忆篇分数系列最高,bgm这边则是系列最低,然而两边给的分数都是合理的,就很神奇b38
#3-1 - 2022-2-6 20:49
秘则为花
我觉得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追忆篇》里的剑心和巴都是三无,而三无这种类型的角色是真人无论如何都演不来的。因为人的五官是立体的,只要光线打上去就会有很多变化,不像动画只是一个平面。而真人想要表现这种“没有感情”,就只能全程两眼发直司马脸(bgm38)。大部分绫波丽的coser也是这个问题,人只要站在哪儿情绪就太多了。
#3-2 - 2022-2-6 20:59
幻度
秘则为花 说: 我觉得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追忆篇》里的剑心和巴都是三无,而三无这种类型的角色是真人无论如何都演不来的。因为人的五官是立体的,只要光线打上去就会有很多变化,不像动画只是一个平面。而真人想要表现这种“没有感...
OVA里体现两人神态的细节不少啊,眼神变化以及嘴唇嚅动的特写,当然真人能否演好就另说了。
#3-3 - 2022-2-6 21:09
秘则为花
幻度 说: OVA里体现两人神态的细节不少啊,眼神变化和嘴唇嚅动的特写,当然真人能否演好就另说了。
问题在于,哪怕动画里已经非常“多”的表情,放在真人环境下依旧非常“少”,因为人本身就有的肌肉细节和光影变化就太多了,从这一点来说,动画里的人脸依旧是高度抽象化和概括化的。在这种技术条件下,以“少”表现“少”实际上更容易,以“多”表现“少”则很困难,即使真人和动画角色做一样的动作,它代入的情绪要素依然会多得多。这是因为人脸所具有的最少情绪量上天然就比动画高很多
#4 - 2022-2-6 20:43
(虚ろな心)
其实大多数OVA的粉丝开拍前就知道真人版肯定拍不好,已经是主动降低预期了。倘若真要拍成同样的水准,恐怕得黑泽明再世了b39
#4-1 - 2022-2-6 21:01
秘则为花
确实,但写这个的目的只是想说,真人电影实在是无法还原90年代赛璐珞动画的那种质感、无法完全三无类型角色的塑造,这是个技术介质的问题,不是说剧组不努力,实际上换更适合一点儿的题材,京都大火篇就拍得非常好

这里的问题我觉得将来真人翻拍cb、阿基拉时都会遇到,鸭子自己翻拍和平保卫战时也遇到了。cb的那个真人短片《don't bother me》也拍得非常有意思,但和cb就是两个味道了。但真人版《追忆篇》也有自己的味道,就是一种“污浊尘世”的肮脏感、真实感、时代感,但就是这种味道不适合《追忆篇》,因为剑心不是按欲望去杀人,而是有剑理和人欲的斗争,有出离感。但这种肮脏感就很适合去表现志志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