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经漫游者 神经漫游者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 325

    2022-9-14

    这个绿皮版本翻译得稀烂,还不如早年台湾的盗版译本。我这边有一个国内的网络翻译,看得还比较顺眼,300多kb,有需要的找我拿。
  • リゾートBOIN 八宝備仁アートワークス

    2011-04-28 / 八宝備仁 / コアマガジン / 152ページ

    2022-7-31 / 标签: 八宝备仁 画集 R18

    这本就本色尽显了!?
  • 八宝备仁画集 红蝶 八宝備仁画集 紅蝶(ほてり)

    2017-02-10 / 八宝備仁 / コアマガジン / 128

    2022-7-31 / 标签: 八宝備仁 画集 R18 工口

    以画集而言算是相当经典了
  • RE-TAKE

    KIMIMARU / スタジオKIMIGABUCHI

    2022-5-11 / 标签: EVA RE-TAKE 同人本 明日香 同人 漫画 日本漫画

    很多年前看过... 印象已经模糊。还是那句话,时间轮回 / 穿越本质都是吃后悔药,试问谁没有后悔过?只要没逻辑硬伤就永远有市场。(传说这个作者后来参与了新剧场版)4.5/5 (画风扣半分)
  • FORK IN THE ROAD

    2018-04-26 / 猿駕アキ / ヒット出版社

    2022-5-3 / 标签: NTR 猿駕アキ R18 成人漫画

    画风古朴但是心理描写细腻,这即是NTR的精髓所在,短时间内迅速改变人物关系难度超过少女漫。本片除心理描写外也相当写实,故事的结局更耐人寻味,NTR的核心仍然是征服。不过从Ehentai等网站下的留言来看,普遍归罪于男主的软弱认为其活该没什么人觉得女主有错。可见男性视角下,道德压力也却是在这边。
  • 橘さん家ノ男性事情

    2015-03-20 / 上原りょう / フランス書院 / 351

    2022-3-27 / 标签: NTR 人妻 MTSP 成年コミック

    小说插图差了点,原作漫画可以算是我见过的 NTR 最高杰作。
  • 校园里的小甜心们 Sweethearts

    2011-04-25 / 如月群真 / コアマガジン

    2022-3-27 / 标签: 如月群真 工口 成人漫画 R18

    其实我比较喜欢 Sweethearts 外传里的双马尾... (bgm39)可惜戏份太少, 狂想曲也很经典,好球一直线和舞反而有些疲劳。
  • 田舍 田舎

    8话 / 2020-08-19 / 山本直樹 / 太田出版 / 304

    2022-2-9 / 标签: 山本直樹 山本直树 R18

    豆瓣迁移:這個漫畫的表現技法真是厲害,沒見過如此純愛的工口本。模糊了真實和虛擬的界限,非常細膩,已經不是單純的留白了。
  • BLUE

    1992-10-01 / 山本直樹 / 弓立社 / 200

    2022-2-9 / 标签: 日共 政治 赤军 山本直树 山本直樹 青年漫画 情色

    上次看田舍就已经被山本直树惊艳过了,想不到竟是同一人!这篇漫画实在无以言表。一样望到头的人生非常平庸,回头望去看到的是过去的自己,还是看到了可见的未来?用一个分镜模糊了作品的时间性。虽不会有任何改变但至少抗争过了。就像为什么年轻人喜欢放浪形骸?因为肉体终将老去。几个短篇对左翼运动、青年心理分析、社会形态等借由塞克斯做了相当的类比,既有讽刺亦有惋惜,个人最喜欢的还是《Blue》和《197X》这两篇。
  • ビリーバーズ (2)

    2012-06-23 / 山本直樹 / 復刊ドットコム / 229

    2021-12-23 / 标签: 山本直树 政治 青年漫画 日共 赤军 共产主义

    对赤军极致的讽刺。在山本的漫画中,性作为一种中性载体,象征人类最原始且人性的一面,一切道貌岸然的冠冕堂皇都会在性关系中真相大白。三人在荒岛苦修等待上级指示,不断夸大信念和意志的作用,在权力关系中连最基本的隐私都必须坦白。为了彻底控制思想,组织极端恐惧任何形式的隐瞒。他们一面鄙视资本世界的污秽,本质却和他们没有分别。连彼此姓名都不知道的人,却每天不断地开反省会互相坦白,而那些看似崇高无比的宏大愿景不
  • ビリーバーズ

    山本直樹 / 小学館/復刊ドットコム

    2021-12-23 / 标签: 山本直樹 青年漫画 政治 日共 赤军 共产主义

    对赤军极致的讽刺。在山本的漫画中,性作为一种中性载体,象征人类最原始且人性的一面,一切道貌岸然的冠冕堂皇都会在性关系中真相大白。三人在荒岛苦修等待上级指示,不断夸大信念和意志的作用,在权力关系中连最基本的隐私都必须坦白。为了彻底控制思想,组织极端恐惧任何形式的隐瞒。他们一面鄙视资本世界的污秽,本质却和他们没有分别。连彼此姓名都不知道的人,却每天不断地开反省会互相坦白,而那些看似崇高无比的宏大愿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