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田三成 石田 三成

  • 简体中文名: 石田 三成
  • 别名: 三成
  • 三也
  • 佐吉
  • 石田治部少
  • 江东院正轴因公大禅定门
  • Ishida Mitsunari
  • 石田 三成
  • いしだ みつなり
  • Ishida Mitsunari
  • 性别:
  • 生日: 永禄3年(1560年1月22日)

谁收藏了石田三成?

全部收藏会员 »
石田三成(1560年-1600年11月6日)是日本战国时代和安土桃山时代的武将及大名,幼名佐吉,初名三也。父亲是石田正継,正室是宇多赖忠的女儿皎月院。近江坂田郡石田村人(今滋贺县长滨市石田町),为丰臣政权的五奉行之一。

永禄三年(1560年)生于近江国坂田郡石田村(现滋贺县长滨市石田町)。幼名佐吉,是家中次子。石田氏是当地土豪,父亲正继作为地侍,与浅井家相同为京极氏的被官。

后世《三献茶》创作故事中,三成最初是近江国某寺院打杂的僧侣。天正二年(1574年),父兄成为长滨城城代羽柴秀吉的与力家臣。根据其子记载,1577年首次以小姓身份前往御着城(姬路城)从军,跟随秀吉攻略中国地方,参与了备中高松城之战。

天正十年(1582年)6月,信长死于本能寺之变,羽柴秀吉掌握实权,三成作为秀吉心腹逐渐崭露头角。天正十一年(1583年),在山崎之战中表现活跃。在贱岳之战担当先锋,监视柴田胜家的行动取得功绩。天正十二年(1584年)参加了小牧长久手之战。同年担任近江国蒲生郡的检地奉行。

天正十三年(1585年)7月11日,秀吉就任関白,三成也官拜从五位下治部少辅。同年末,被封为水口城四万石的城主,但实际上水口城自天正13年7月被封与中村一氏,天正18年(1590年)又转封增田长盛,文禄四年(1595年)再被长束正家继承,因此三成并没有真正领有过该城。

天正十四年(1586年)1月、以几乎是自己年俸一半(1万5000石)的代价延请到原筒井顺庆的家臣岛左近。秀吉也为之愕然,为敦促岛左近忠于石田,秀吉将自己的菊桐纹外套赐予岛左近。同年石田成功斡旋越后国的上杉景胜上洛臣服秀吉。秀吉任命三成为堺奉行,三成施展行政手腕把堺建设成给养补充基地。

天正十五年(1587年),平定九州之战中成功地劝降了九州萨摩岛津氏。次役水军是决定胜负的关键,三成在后勤方面的出色支持是取得胜利主要原因之一。

九州平定后,被任命为博多奉行主掌九州的战后重建。天正十六年(1588年)斡旋萨摩国岛津义久进京谒见秀吉。

天正十七年(1589年),担任美浓国检地。

天正十八年(1590年)秀吉讨伐关东相模北条氏,石田三成率领二万五千大军围攻了北条家的武藏国忍城,当时部队中有佐竹义宣、真田昌幸、大谷吉继等名将,近年出土的书信显示当时石田三成驳斥以水攻攻略忍城(秀吉攻略高松城的方法),但秀吉仍下令引荒川之水展开水攻。后北条氏各地的支城和本城小田原城相继陷落,忍城的战斗一直持续到7月上旬。由于豪雨造成决堤,无功而返。当时留下的遗迹石田堤至今尚存。同年秀吉奥州仕置,三成担任检地奉行,功绩大幅提升。亦担任津轻为信与秀吉之间的中介,而为信对三成心存感激,日后命长子保护三成次子与迎三成三女作为其三子之妻等事作为报恩。

文禄元年(1592年)出征朝鲜之役和增田长盛大谷吉继一起驻守汉城担任日军縂奉行。文禄二年(1593年),参加了碧蹄馆之战和幸州山城之战。之后护送明朝的讲和使者谢用梓和徐一贯回到肥前名护屋,积极参与同明朝的停战交涉。三成代秀吉发布指令,同时推进和谈的举动招致丰臣家中武断派福岛正则等人的仇视,种下关原之战的败因。

文禄三年(1594年),被任命为岛津氏和佐竹氏的领国奉行,进行检地。

文禄四年(1595年),奉秀吉之命,审问丰臣秀次的谋反事件(秀次事件其实是秀吉为将関白及丰臣政权家督职位传给自己的亲生儿子丰臣秀赖而挑起,丰臣秀次最终切腹)。秀次死后,其领地内近江7万石划归三成。同年三成获得了近江佐和山十九万石四千石的封地。(世人所说石田三成手上有两件至宝,一个是佐和山城,一个就是岛左近)。

庆长元年(1596年),接待了明朝讲和的使者。同年被任命为京都奉行。奉秀吉之命镇压天主教。三成阳奉阴违尽量放过天主教徒,同时进言秀吉不要妄杀天主教信徒。

庆长二年(1597年),庆长之役中在日本国内担任后方支援。庆长三年(1598年),秀吉打算将小早川秀秋的领地筑后国,筑前国下赐三成,被三成婉拒。筑后,筑前被划为藏入地,三成被任命为名岛城代官。原本予定庆长四年(1599年)和福岛正则,増田长盛一起再次出征朝鲜。然而随着庆长三年(1598年)8月秀吉去世计划取消,代而进行安排远征军归国的工作。

作为丰臣秀吉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崭露头角,在内政和军需方面发挥了卓越的领导才能,但是由于在战争上战绩不高而被同为丰臣家的武斗派武将所轻视,又因丰臣家内部文治派与武斗派赏罚问题标准不一,使得两派之间关系处的不是很好,其中又以三成与福岛正则、加藤清正之间关系最为恶劣,所以在秀吉逝世后武斗派开始加强监视。

秀吉死后,丰臣家由丰臣秀赖继承,但是拥有関东250万石的大老德川家康势力不断壮大有取而代之之势。庆长三年(1598年)8月19日三成组织了一次暗杀家康的行动。家康为夺取霸权,拉拢与三成对立的福岛正则,加藤清正,黑田长政等人并私自联姻。庆长四年(1599年)1月,三成以家康以没有许可联姻为由,在前田利家的支持下向家康兴师问罪。家康无奈被迫于2月2日跟三成立下和约。

然而闰3月3日唯一能和家康相抗衡的大老前田利家病逝。庆长四年(1599年),在大坂受到加藤清正、福岛正则、黑田长政、细川忠兴、池田辉政、加藤嘉明(也有可能是蜂须贺家政)、浅野幸长等七将的袭击,后来受到佐竹义宣的支援才得以脱逃。上述七将围困住三成躲藏的伏见城,在家康的中介下,以三成隐退为条件,七将方才退兵。3月10日家康派次子结城秀康伴送三成返回领地佐和山城。这次事件中家康保护了与自己为敌的三成成为一段佳话,但是这个故事在江户时期的资料中并无出现,直至明治以后‘日本战史·関原役’才有出现,不得不令人怀疑其是否可信。

前田利家死后,三成蛰居,家康处于独步天下的状态,同利家、三成定下的合约如同一纸白书,私下通婚和分配领地的行动重新进行。

庆长五年(1600年),三成乘德川家康出兵会津讨伐上杉景胜之机,联合对家康不满的宇喜多秀家、毛利辉元、小西行长等诸大名结成西军(反德川军),并推举毛利辉元为总大将。高举反旗与势力抬头的德川家康及丰臣武断派大名等东军在关原对决。值得一提的是三成力邀好友大谷吉继助拳,大谷虽然明知和家康正面冲突无异于以卵击石,但在劝说三成失败后,明知毫无胜算依然加入西军,此举令家康也跌破眼镜(大谷和家康也有很好的交情)。

7月12日,三成命令兄长正澄于近江国爱知川设置哨卡阻止家康讨伐会津的殿后部队锅岛胜茂、前田茂胜和家康的本队会合,逼迫他们加入西军。7月13日,三成将东军大名的妻子和子女作为人质关押在大坂城内。然而加藤清正的妻子等人逃脱,细川忠兴的妻子放火自焚,三成的人质作战宣告失败。

7月17日,西军总大将毛利辉元入大坂城,同日前田玄以、增田长盛与长束正家等三奉行连名列举了家康的13条罪状,并公布了弹劾状。7月18日,西军进攻由家康重臣鸟居元忠把守的伏见城(详见伏见城之战)。伏见城十分坚固,守军负隅顽抗。三成发现守门的是甲贺众,于是和长束正家将甲贺众家属抓为人质相要挟。8月1日,甲贺众打开城门,伏见城于是陷落。8月2日,三成向各全国大名公布了伏见城陷于己手的消息(伏见城是丰臣秀吉的居城,扼守京都南方要冲,丰臣秀吉生前在此发号施令,大名们在此都有自己的宅第,是当时实质上的权力中心,因此公布伏见城被占领的消息可以极大打击对手的心理)。

8月,家康以超过预想的速度平定了伊势国转而西上打乱了三成的部署。14日晚间,三成放弃固守大垣城在美浓阻止家康的计划摆开在关原野战的架势。9月15日,决定天下的关原之战终于开战。起先局势对西军有利,三成本队有6900人,多次抵抗住细川忠兴、黑田长政、加藤嘉明、田中吉政数倍于己的兵力冲击。岛左近、蒲生赖乡及前野忠康等人利用高处的有利地形给东军沉重的打击。然而西军普遍士气低落,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局开始不利,最终由于小早川秀秋和胁坂安治的临阵倒戈,使得西军崩溃,三成从战场往伊吹山方向逃走。

三成起先越过伊吹山东面的相川山到达春日村,然后通过新穗峠绕道姊川,经曲谷,七回峠到草野谷。然后从小谷山谷口沿高时川溯流而上逃到古桥。9月21日,被家康手下的田中吉政捕获。

9月18日,东军的攻陷佐和山城,三成的父亲正继等人战死。

9月22日,三成被押送到大津城在城门口示众,在此家康与之会面。9月27日,被押解至大坂。9月28日同小西行长和安国寺惠琼三人在大坂与堺示众。9月29日,押解至京都,由京都所司代奥平信昌看管。

10月1日,三成被处斩六条河原,得年41岁。首级在三条河原示众,最后由生前好友春屋宗园、泽庵宗彭领取安葬。

法名“江东院正岫因公大禅定门”,墓所于京都大德寺的三玄院。

出演

吐槽箱

#1 - 2019-2-20 11:36
(Cogito, ergo sum.)
正义在西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