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2021-1-31 13:04
匿名人士87014 (娶妻当如室田慧)
第6节到第19节,只有聪明人才看得见。
本作已完结。谢谢各位支持,大家再见。

—————
应该算是《夜行班市》相关衍生?
如果愿意班友还可以继续出场。
这一次想写关于维基人的故事。
也许是坑。

依旧是……请勿回复2L(bgm24)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请勿将涉及人名与实际存在的用户对号入座(bgm38)
#2 - 2021-1-31 13:06
(娶妻当如室田慧)
班市已经荒废了。
见证过这座城市辉煌到流光溢彩、空气都满溢幸福的情境的人们,看着满目疮痍的战争残骸,如此说着离开了班市。
班市还没有荒废,也有人这么认为。
怀抱着对过往幸福的渴盼,宽慰着自己的人们,在战后的废墟之上建立起新都市和新秩序。
历史不再是绵延的长河,而是被战争的利刃斩断的流水。历史、思想、立场……这座城市的一切统统被一分为二,达成对立又统一的矛盾。

但传说班市仍存在着一群少数派人士,他们不曾现身于班市表面的历史——既然没有来过,也就无从谈起离开。
唯有在条目方碑上,他们的署名被镌刻在修建史中,证明他们确实存在,且在一次又一次战争洗礼下,暗中守护着班市根基。
这些少数派,被称为维基人(wikiman)。

——序

1

约定见面的地点是市中心的Bangumi娘纪念雕像前。
那是无数次交战中旧班市唯一留存到最后的文化遗产。炮弹奇迹般地掠过此地,同时轰碎周围无数高大建筑群。数十载建立起的文明朝夕毁灭,仅留此一株独苗,担负起连接过去和当下的重任。
Bangumi娘开口含笑,坐在小电视抱枕上伸出手作邀请状,像是在和看着她的人打招呼。硬质大理石很难表现出抱枕的柔软和Bangumi娘那碧瞳含水的情状,也许是雕刻师手艺不精。设计师是catfish,但雕刻师姓甚名谁却没有署名在作品上,历史资料散轶,早已无人知晓。

Kei看了看表,叹一口气,对方迟到了。
他对身边那穿着灯笼裤的少女并无太深的感情,只知道她是旧班市的看板娘。他甚至忘记了Bangumi娘究竟是粉色长发还是黑色长发,或许两种人设兼有之,但他对此并无太大兴趣。
战争和旧班市已经是存在于历史教科书中的东西了,天窗大学重建期间甚至出现了一部分根本不承认旧班市存在的激进分子。面对过去留下的痛苦,部分幸存者们希望能将一切埋葬从零开始。
但对于Kei这代人来说,甚至连遗忘的资格都没有,因为他们是在战后出生的一代。战争已是过去,甚至是不被如今大部分人承认存在的过去。
他对历史和战争毫无兴致。少年只是渴望成为英雄。
少年从新班市的数据库中寻找着与英雄有关的信息,了解到了关于维基人的秘闻,打算踏上寻找维基人这个神秘组织的旅程。
只是不小心被青梅竹马察觉,开始缠着他带自己去冒险,他拗不过只好选择答应。
约定好了时间,果然对方还是迟到了。

从身后传来克制的脚步声,Kei假装没听见。
来者刻意压低声音,问:“bangumi娘的三围是多少?”
他答道:“问这个问题的都转学了。”
这是约定好的暗号。
他回过头,青梅竹马Rika早已迫不及待:
“那么开始吧,维基人寻找小队的第一次冒险!”


2

新班市之外的地方皆可被称作旧班市地区,隔绝旧地区和新地区的是一眼望不到边的城墙。为了确保新班市的安全性,各个关卡严格控制着出入,因此从新班市溜出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然,行动之前Kei早已调查制定了详尽的计划。
唯一一条可确保绕开检查通行的道路,就是穿过小组区域和超展开交界处的XP大观。新班市涉及到色情与药品的违法交易几乎全在此处开展,是典型的三不管地带。
该区域创立者据说是班市著名绅士,战前就在某个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中灰飞烟灭,也有传言说,他是某个晚上看了太多【此处已和谐】导致精尽气绝。总之,是个身负各种离谱谣言且无论哪种谣言都有一定可信度的男人。
XP大观不是少年少女该出现的地方,一不小心被掳走卖掉的话会面临非常恐怖的下场——这是家长们经常对小孩子说的。但是,Kei有不得不面对这种危险的理由。
他牵着Rika的手按计划在曲折复杂的小巷中穿行。
即使是白天,偶尔也有女人露出妩媚地笑容招呼他进店坐坐。”Kei不敢看那些穿着低胸装的女郎,脸色微微涨红低头快步走过。

“好像有两个小孩子混进来了。”
走了一半,他们发觉有身穿便装的人在小巷中如此交头接耳。
Kei推测那些是XP大观当前管理者的部下。他们出现在这里的事被发现了。
管理者的名字叫什么……Kei的大脑突然短路,只记得似乎是一个字母加一个数字。原身份是情报贩子,利用自己培养出的势力在战后接管了这片区域。
他总是记不住关于历史的细节,这或许源自他对历史一向漠不关心的个性。

看来这条路走不成了。Kei掏出地图准备寻找新的路线。
Rika突然死死攥住他的衣角,另一只手拼命捂住嘴巴阻止自己发出声响招来不远处的巡查者。
顺着她的视线,他看见了那异样的源头,也险些发出声音——一个男人倒在地上。
失去知觉的男人腹部插着一把匕首,失去知觉一动不动,暗红色的血液一半渗透进地板砖中一半有些凝固。也许这根本就是一具尸体。
本能告诉他们不要无事生非。
那些巡查者已经去往别处了,不动声色走掉才是上上策。

但事与愿违。
“这里可不是小孩子该来的地方。”
尸体突然开口说话了。
那具尸体像刚睡醒似的,很自然地起身,晃晃脑袋拽回大脑内四处徘徊的意识。接着拔掉腹部那把匕首,简单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继续滔滔不绝:
“是第361108次死亡后的苏醒,具体情况和354458次死亡有点相似。啊抱歉,是不是吓到你们了?”
少年少女当然已是呆若木鸡,不仅忘了逃跑,甚至忘记发出尖叫。
不过最先恢复过来的反倒是Rika,她大胆地走到尸体面前好奇询问:“尸体先生是不死之身吗?”
“‘不死之身’这个说法不完全准确。对了,虽然我经常变成一具尸体但我并不叫尸体。你们可以称呼我为pleiadez。”
时隔数年,pleiadez扶了扶眼镜说出那句久违的登场台词:
“不看《放课后昴星团》的人,都可以捅死。”

3

“话说,再过一段时间天就要暗下来了,暂时别想出城了。干脆和我走吧,给你们先找个落脚点。”
“好的,多谢尸体先生!”
看来,Rika被pleiadez激发的好奇心久久不能平息。
“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防备。”Kei扶额叹气。

他们跟随pleiadez穿过更加复杂的巷子,路的尽头是一家外表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旅馆。位于这么隐蔽的地方,实在不像会有多少客人光顾的样子。
已是黄昏店内却没开灯,仅有角落的炉火和窗外最后一点微光照亮大厅。似乎是店老板的人就坐在炉火旁,因为是侧对着他们,Kei只能看到对方的身形轮廓。对方叼着香烟,一只手在抚摸趴在怀中的猫。
对方看到了门外的人,抱怨了一句:“怎么又是你。”那是成熟女性的声音,嗓音中又微微带点喑哑,又让人初见印象深刻了几分。
“如果我没记错,你住在这里的那段时间,我这边的入住率可是下降了一大半。”
“你这么偏僻的地方哪会有人来住啊。”pleiadez直言不讳。
他并未在黑暗中停留过久,不加寻觅直接坐到沙发上陷入阴影之中,看来对这家店的设施摆放早已熟门熟路。
“Tosuto,你也知道我的工作特殊嘛。”阴影中发出声音。
被叫做“Tosuto”的女性也直接发问:“你这回又有什么事情拜托我?”
“那边的两个孩子,在你这里住一晚上。”
他似乎是从阴影中又伸出手指指向门口,不过一切都没于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

“老板娘,菜买回来了!”
Kei和Rika站在门口住宿问题悬而未决时,这家偏僻的旅馆又进来了一个人。
“好的,你去厨房把菜给阿驴吧。顺便把店里的灯打开。还有,叫我老板,不要叫我老板娘。”
那个出门买菜的旅馆伙计似乎唯独对最后一句不以为然:
“好的,老板娘。”
灯全部被点亮的时候,她怀中的猫像是受到惊吓跳了下去,不知何时她已吸完了手中的那根烟,起身走到Kei和Rika面前观察了几秒钟,他们也得以看清她的面貌。
身材婀娜是一方面,衣着打扮的品味实在很好,不逊于住在新班市内的有钱人家。被头发有意挡住的右脸看上去有被烧伤的痕迹,但半边脸也足以让人窥见整张脸原本的美丽。
Rika替Kei道出感想:“好漂亮的人。”
看罢,她转身折回,背对着少年和少女招呼道:“进来吧,别在那里傻站着了。我会让Vita带你们去房间把行李放下。”
Vita似乎就是指刚才的伙计。

此刻Pleiadez也从阴影中暴露出来。
“喂,你又把血沾到我的沙发上了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被捅了一刀啊。”
Tosuto面露愠色,始作俑者则散漫如故。
……
最终Pleiadez并没能住进旅馆。
是夜的班市又短暂地多了一具被寂静夜色覆盖的尸体。
当然,并不会人关心这点,因为尸体终会消失于黎明初现的时刻。

4

这旅馆虽不是什么豪华气派的地方,室内装潢倒是很有格调。Kei和Rika被分配进了二楼的某个房间,内部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作为暂时歇脚的地方让人很满意了。
说实话,这完全是一场无计划的离家出走。
因为几乎不了解城外的情形,Kei一开始的打算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唯一让人担忧的,就是Rika是个毫无紧张感的人。

Rika放下行李稍作休整就迫不及待跑去楼下。
Tosuto仍坐在原来那个位置,照旧烤着炉火,轻抚怀中的猫,像是望着炉火沉思。
“我可以坐在你身边吗?”
“请便。”
未等Rika开口,Tosuto却率先发问了:“你们为什么会从新班市跑出来呢?”
“都是Kei那家伙自作主张,非说要找什么英雄。”
“英雄?”
“被称为维基人的存在,Kei希望能加入他们。”
“维基人……”Tosuto复述着这个名词,好像是在回忆什么,“确实是很久没有听到的名字了。”
又补充了一句:“……自从战后。”
“果然!”
“……?”
“战争果然是存在的!”Rika看上去对这个重大发现很是兴奋。
Tosuto很快便理解了话中的含义:“新班市的主流思想……不对,是唯一思想,已经变成否认战争的存在了吗?”
“不过我和Kei确实对战争没有什么实感。”
“很正常啊,毕竟你们是在新班市出生长大的。”
Rika积蓄已久的好奇心则彻底爆发:“话说老板娘能讲讲旧班市的故事吗?”
“不是老板娘,是老板。其实也没什么好讲的。啊,那就讲一个战争中的故事吧。”

4.5

战争爆发的第二年,班固米军队评分与排名讨论会战线。
这是时下班市内大大小小的战场中交火最激烈的地方。此刻一列新兵前来报道。
眼前的长官——猫耳娘模样的女人一直用手指卷着发梢,坐在椅子上听着每个人报上自己的编号与名字。
多数人都很清楚战线即将失守,败局已不可挽回。但身处茶话会的班军最高指挥司令部仍寄望于有着“战神”称号的yuan将军挽回颓势,取得奇迹的逆转。
听完所有人报上名号,猫耳娘说道:“你们都知道自己是来送死的吗?”
在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但如果不带着必死的觉悟参战,我们所有人以及我们的家人,终将被这群入侵者消灭。”
“已经没有了……” 新兵中的一个人突然开口。
“……”
“已经没有家人了。”
“……”
“我究竟在为什么战斗呢?将军。”
那个混在队伍中原本并不起眼的年轻人,与其他看起来十分空虚的人相比,此刻他那充满绝望的神色格外引人注目。
猫耳娘能理解这种普遍性的空虚感,那是人体试验的副产物。为了及时补充兵力有大量被强制征召入伍的人接受了人体改造,然而因为技术还不够成熟,在大规模将活人数据导入机械体的过程中,绝大多数被试者都丧失了常人应有的感情。
那名年轻人的情绪波动表现得如此剧烈,实属罕见。
猫耳娘起身走过去,拍了拍那年轻人的肩膀:“活下去,并取得胜利,你终会知道自己战斗的理由。”
年轻人无言地望着长官的眼睛,以这种形式回应对方。
在那一刻,长官与士兵二人做了这样一个口头的约定。
后来,yuan确实不负众望,并没有让这里彻底失守。但同样的,战线并没有进一步向敌方推进,他也只是在僵持中逐渐损失着士兵的数量。这是一场对yuan的军队来说明显不利的消耗战。

三个月后。
“将军!敌人发动突袭,请速去避难!”
“将军,北面防线已经失守了!”
“不,作为这里的最高司令官,我将战斗至最后一刻。”
——据说那位娇俏的猫耳娘将军留下了这样一句发言,毅然决然地奔赴战场。
年轻人从遍地的尸骸中找到了还留有最后一口气的将军,他的右脸已经被炮火炸烂,里面的电子元件暴露在外。昔日威风凛凛的猫耳娘被人造血液染红,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啊……你这家伙,还活着啊……”
“结果只剩我一个人。”
“我大概要不行了吧……”
“你把数据转移到我的身体上吧,这样你就能继续活下去了。”
“白痴……不是约好了吗?你要活下去……明白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战斗的……”
年轻人很想哭,但是改造士兵并没有哭泣的机能,他只是觉得人造心脏有种难言的痛感——和他终于打听到失散的家人消息那天发作的症状一模一样。
“对了……拿着这个……”
猫耳娘把一张揉成一团的字条塞进了年轻人手里。
“如果你活到战争结束……去找一个叫f8的男人……”
他没有说完,就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年轻人打开那张字条,是一张被收藏多年的欠条。

年轻人并没有就地埋葬,而是把将军的遗骸藏了起来。
后来他确实活过了战争结束,找到了f8。
“损坏这么严重。关键是存储数据的部分已经彻底破坏了,已经没法复原了吧。不过yuan这家伙,看上去大概是死而无憾了。”f8对昔日好友留下的遗物粗略评估了一番。
“那就把我的数据转移到修复好的身体上。”他掏出那张旧巴巴的欠条,“还有,我要开一家旅馆。”

5

Kei打算去找老板娘打探一些情报来决定接下来的行动计划。
本想对Pleidiaz表示一下感激之情,扫了一眼并没有在一楼找到。
“啊,尸体先生已经离开了吗?话说老板娘,可以向你打听一些事情吗?”
Rika突然跳出来红着眼睛对Kei吼道:“不是老板娘,是老板!”
“……干嘛对我发脾气……”
“如果是问维基人的事情,明天我给你们介绍一个向导吧。今晚就好好休息。”
Tosuto会心一笑,说完后起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二人熄了灯。
睡在另一张单人床上的Kei发问:“Rika,你都跟老……老板,聊什么了?”
“只是讲了点关于战争的故事。”
“原来她是战争的幸存者啊。”Kei的语气很平淡,见到Tosuto的那一刻他多少有所预料。
“战争确实是存在的,爸爸妈妈果然没有撒谎。”
Kei不知道背对她的Rika是什么样的表情,但那语气听起来像是有些释然。
“你要跟我一起离家出走,也是为了确认这件事吗?”
“大概只是很想逃离那样的环境吧……其实,Kei也是这样打算的吧?”
翻身望向Kei的Rika,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Kei看到这笑容觉得可以安心了,但被青梅竹马看穿的他又有些不好意思地闭上眼睛:“啊啊赶紧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第二天清晨。
醒来的时候旅馆厨师已经备好了早餐。
“早安,小朋友们。”
“早安啊,尸体先生。”Rika很自然地和昨晚消失的男人打着招呼,仿佛已是认识多年的好友。
“喂,你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我们不已经是一起白吃白喝的同僚关系了吗?”
“啊,竟然直接说出来了!老板要是听见绝对会再次把你赶出去的……”
三人在食堂的餐桌前落座。
“尝尝我新发明出来的奶油蘑菇意大利面-III型。”来者是一直在后厨活动首次在Kei和Rika眼前现身的厨师阿驴。
Kei和Rika昨天就没有好好吃饭,于是Kei甚至都没有吐槽好像机器人动画中才会出现的取名方式,拿起叉子即将下口。
“不!可!以!”
店内打杂的Vita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夺过了Kei和Rika的盘子,擦着汗说道:“还好赶上了,救回两条年轻的生命!”
Pleidiaz大概也是饿极了(毕竟这个人昨天复活了两次大概消耗了不少能量),只用了十几秒就将盘子里的食物一扫而空。
“口感还是一如既往地好呢。”
话音刚落,便“扑通”地倒在了桌子上。
Kei心有余悸:“喂,这是食物中毒死掉了吧……”
Vita很淡定地回答:“没关系,这种小事五分钟就好了。”
五分钟后,Pleidiaz醒来。
“好奇怪,刚才吃饱之后突然就断片了。”
“什么断片,根本就是断气啊!”
Rika大吃一惊:“原来Kei是这么擅长吐槽的角色吗?”
他已经恢复了平静:“不,大概是作者实在编不出台词,只好让身为主人公的我兼任了一下吐槽役来水字数。”
死亡料理的发明者倒是心满意足,已经在拿着笔记本做记录:“看来是新掺入食材毒性太强了,下次拿他试试另一种食材。”

阿驴很快端上新的食物。
“这个……真的可以吃吗?”
“放心,阿驴只要不发明新料理,他做的饭就可以放心食用。”
Kei和Rika还在犹豫不决,老板娘……不,是老板,已经走了进来。
“嗯?今天的早餐是量产II型三明治,正好我想吃这个。”
她拿起盘中的三明治,连吃饭的姿态都散发着优雅气质。
Rika也放心地吃起了早餐,好奇发问:“话说这个量产II型三明治和普通三明治有什么区别吗?”
“其中一味调料,是阿驴毒死了那家伙三千次左右找到的。”老板微微一笑。
好像不小心住进了杀人旅馆……Kei如此默想,却不敢开口。
老板像是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仍然保持着那优雅的笑容,说:“既然白吃白住了那么久,总得用身体做点补偿嘛。”
“…………对不起。”

“啊,来得正好。”
老板突然朝食堂门口打着招呼。
Kei看见一个满头乱发面容憔悴的男人站在那里,大概也是这家旅馆的房客。
男人像是还没睡醒,没有理会这声招呼,恍恍惚惚地走过来,在差点被椅子绊倒的情况下坐到餐桌前。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madohomu,班市很有名的地下导演。”
“很有名就免了,只是个不入流的地下导演罢了。”他无奈自嘲。
听到这名字的Kei则两眼放光:“我知道这个名字——您就是纪录片《维基人》的导演吧!”
虽然madohomu很克制,手指的小动作还是暴露了他的惊讶:“你看起来应该是新班市的孩子……怎么会知道这个?”
“我在残存的旧资料里查到了这条线索。”他立刻表示遗憾,“可惜胶片都已经被毁掉,看不到原本的内容了。”
Madohomu则只是面无表情地大嚼特嚼着量产II型三明治:
“所以我很讨厌小孩子……你们的好奇心实在太旺盛了。”

(未完待续)

26L
#3 - 2021-1-31 13:10
(私はすべての過去があって 今の自分になるだから ... ...)
bangumi娘的三围到底是多少(bgm38)
#3-1 - 2021-1-31 21:06
匿名人士87014
转学警告⚠
#4 - 2021-1-31 13:22
占座占座!
#5 - 2021-1-31 13:29
(小圣杯邀请码: whyjxz14#576501)
#6 - 2021-1-31 13:43
可以占座吗?占座占座!
#7 - 2021-1-31 14:12
(整衣正色 往南三拜 焚琴煮鹤 挂印封金 ...)
#8 - 2021-1-31 14:23
(听说很多人讨厌贾碧来着)
文豪 (bgm39)
#8-1 - 2021-1-31 14:24
白哥哥
希望我能出场 这个人简直不要脸要一种境界了
#9 - 2021-1-31 14:32
更衍生不算更新
敲碗催更
#9-1 - 2021-1-31 21:07
匿名人士87014
你很可能会作为wikiman成为重要配角哦
#9-2 - 2021-1-31 21:11
綿飴
うくさ 说: 你很可能会作为wikiman成为重要配角哦
如果有,求晚点领盒饭
#10 - 2021-1-31 14:48
(向死而生,逆命而行。//我永远怀念你们 ...)
是坑是作拉出来溜溜!(x
(bgm38)
#11 - 2021-1-31 15:23
(XYZing)
太太又开新坑啦好顶赞!!
#12 - 2021-1-31 15:42
(知道自己名字的johndoe)
Kei?卡夫卡?
bangumi娘的三围到底是多少(bgm38)
#12-1 - 2021-1-31 21:07
匿名人士87014
后面会揭示名字起源∠( ᐛ 」∠)_
#13 - 2021-1-31 17:37
(胡思乱想阳炎厨)
期待(bgm50)
#14 - 2021-1-31 18:42
(プリズムの煌きよ!)
真的有了!(bgm67)(bgm67)(bgm67)
#14-1 - 2021-1-31 21:08
匿名人士87014
那铃梦酱就顺便来当个群演吧!(bgm67)
#14-2 - 2021-1-31 22:25
Limu铃梦
うくさ 说: 那铃梦酱就顺便来当个群演吧!
蒸的吗!好荣幸(bgm50)
#15 - 2021-1-31 23:06
(你可以叫我晴太!)
虽然不是维基人
但我我想上电视(bgm38)
#15-1 - 2021-1-31 23:07
匿名人士87014
没问题,广泛募集演员中(bgm24)
#15-2 - 2021-1-31 23:08
十六晴☀
うくさ 说: 没问题,广泛募集演员中
哇咦!!
开森^_^!
#15-3 - 2021-1-31 23:08
十六晴☀
内容已被用户删除
#16 - 2021-2-2 19:38
(娶妻当如室田慧)
终于憋出来了第三回

是征得本人同意的性转(大概)
#17 - 2021-2-2 22:59
(填推荐码madohomu#974142获得1w大奖)
猫娘班长(bgm67)
#17-1 - 2021-2-2 23:15
匿名人士87014
猫娘ver.在做了
#18 - 2021-2-3 08:31
(魔法是最浪漫的幻想。)
(bgm50)
#19 - 2021-2-7 16:45
(娶妻当如室田慧)
咕了足足一周的第四回。
不知道该写搞笑还是严肃结果无从下笔,最终变成了这种奇怪的样子。
不过从一开始,就是想讲讲登场配角们的过去。

以及,剧中人物关系有我为了方便而加入的编纂成分,请勿与现实相联系(bgm38)
#20 - 2021-2-8 15:07
(娶妻当如室田慧)
第五回,mado登场,也算是过渡回。
感觉是一点都不搞笑的搞笑段落。
回过神来,竟已经写了一千多字。
#20-1 - 2021-2-8 15:50
火虫一大
好耶.jpg
#21 - 2021-2-13 16:32
(もうぅ!プラチナむかつく!)
前排售卖瓜子板凳爆米花
#22 - 2021-3-14 23:43
(风用手是抓不住的)
好棒啊!(bgm50)来占座了!能能能当个群演嘛虽然不是维基人(bgm38)
#22-1 - 2021-3-15 01:01
匿名人士87014
好的没问题
但可能是个天坑
#23 - 2021-3-15 00:44
(プリズムの煌きよ!)
还以为更新了(bgm38)
#23-1 - 2021-3-15 01:00
匿名人士87014
竟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我以为就在昨天(bgm38)
#24 - 2021-8-19 21:50
(你可以叫我晴太!)
所以这是太监了吗(bgm38)
#24-1 - 2021-8-20 00:01
匿名人士87014
本来太监了,结果你一催更迎来了结局(bgm38)
#24-2 - 2021-8-20 01:16
十六晴☀
日下部りり 说: 本来太监了,结果你一催更迎来了结局
辣手摧花(指催更)(bgm38)
#24-3 - 2021-8-20 11:59
匿名人士87014
十六晴☀ 说: 辣手摧花(指催更)
感谢楼下肥肥哥提供灵感,不然还能再太监一段时间(bgm38)
#25 - 2021-8-19 22:06
(紅紫蘇芳尽 桂零葉未飛)
第六节 地鸣与怪诞虫
#25-1 - 2021-8-19 22:22
ACERLZ🎹
梦回寒武(bgm38)
#25-2 - 2021-8-19 23:02
匿名人士87014
予以采纳
#25-3 - 2021-8-20 00:25
t土U公司巨Q
华莱士温泉分店警告(bgm38)
#26 - 2021-8-19 22:58
(娶妻当如室田慧)
20

madohomu关掉了手里的摄像机,抽出存储卡——这是他在这里创作的最后一部纪录片。
他将它放到了uks生前亲手建立的条目方碑前。
“现在你知道了吧?维基人……或者说这座城市究竟是怎么回事。”
Kei点了点头。

新班市是虚伪的乐园,人们自我欺骗:战争从未出现,世界永远和平。
旧班市是绝望的废墟,人们自我欺骗:战争不会停止,空虚永无止尽。
战争造就了一切,战争的阴影从未离开。
人们终归要一直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因为这片由sai应许之地,这座由维基人建立起的城市是不会死掉的。
那些曾被少年视为英雄的无名者们,只是城市身上流动的血液,也是令城市一片疮痍的这场战争——它的发起者、参与者、结束者。
维基人可以是英雄,也可以不是英雄。
维基人可以是任何人,也可以不是任何人。

这就是Kei最后得出的结论。

“所以少年,今后你打算怎么办呢?”madohomu问道。
他明白,言外之意是:
要回乐园?还是要回废墟?
“……那么,有没有第三条路呢……?”他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抬起头,刺眼的日光迫使他眯起眼睛。不远处Rika在朝他招手——这是幻觉,但过于逼真,以至于原本觉得无论看见什么都不会再感到吃惊的心脏,重新激烈地跳动起来。
“受不了的话就闭上眼睛,这是这里常有的事情。在这里我也常看见死掉的人还在那里悠然自得地吸烟。”说完又补充道:“……所以我才不喜欢来这里。”

Kei听从建议闭上了眼睛。
也许只有不到一分钟的光景。
突如其来的巨大轰鸣声打破黑暗的视野——他睁开双眼。

不远处的天空被染成一片通红,那是被火光照亮的。因为天空下面新班市和旧班市的交界处,已是浓烟和火焰弥漫的态势,向着乐园和废墟同时扩散。
号称固若金汤的城墙,也许是被从内部和地底重创了,脆弱得如同一张薄纸。

“啊……原来如此。”Kei只是平静又漠然地望着那边:“那就是第三条路。”

The End
#27 - 2021-8-20 00:31
(『一言以蔽之,就是「爱」!』)
*只看楼主*
#28 - 2021-8-20 00:49
完结撒花...?
#28-1 - 2021-8-20 02:49
綿飴
再看了一遍结局,表示实在是紧贴时事(bgm38)
#28-2 - 2021-8-20 11:58
匿名人士87014
綿飴 说: 再看了一遍结局,表示实在是紧贴时事
作者表示蚌埠住了(bgm38)
#29 - 2021-8-20 00:53
(プリズムの煌きよ!)
竟然……?!有点恍惚(bgm38)
#29-1 - 2021-8-20 11:59
匿名人士87014
其实我也恍惚……有什么疑惑我尽量回复(bgm38)
#30 - 2021-8-20 01:07
(私はすべての過去があって 今の自分になるだから ... ...)
原来已经过去半年了(bgm39)
#30-1 - 2021-8-20 12:00
匿名人士87014
又是班市大动荡的半年(bgm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