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糖菓子の弾丸は撃ちぬけない 小说

  • 中文名: 糖果子弹
  • 作者: 桜庭一樹
  • 出版社: 富士見書房、台湾角川
  • 别名: A Lollypop or A Bullet
  • 价格: 500円
  • 180NT
  • 发售日: 2004-11
  • 页数: 206
  • ISBN: 9784829162767
  • 其他: 2006年10月25日由台湾角川发布台译版
  • 插图: むー
  • 译者: 黄薇嫔

推荐本条目的目录

/ 更多目录

谁读这本书?

/ 142人想读 / 397人读过 / 12人在读 / 5人搁置 / 3人抛弃
  在日本以GOSICK系列廣為人知的輕小說作家──櫻庭一樹,近年來轉型橫跨輕小說與一般文學,成為日本新生代小說家。藉由兩位個性迥異13歲少女的相遇,描繪出日常生活中異常的陰暗面,開頭就是一則駭人聽聞新聞報導,虛實交錯的內容讓人對該報導半信半疑,直到最後方才真相大白。在幻想與現實、青澀與成熟之間動搖掙扎,青春晦暗的懸疑作品。

  我不想變成大人。傲慢,就知道逕自宣揚些不合理的主張、反覆著無聊的藉口,然後用一堆簡單就能夠看透的道理搪塞小孩子。可是,我想變成大人。自己實在太弱了、太悲慘了,手中沒有能夠戰鬥的武器。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我會就這麼氣絕在這個小小的鎮上。我想要真的子彈。我沒有可以去的地方,但是我想要逃往別處。這樣的兩位13歲少女相遇了。山田渚──生活在偏僻的鄉村,只想趕快畢業、步入社會的現實主義者。海野藻屑──主張自己是人魚的女孩子,有點不可思議的轉學生。兩個人聊著天,呼吸著相同的空氣,讓想像盡情馳騁。這全是為了生活、為了活下去── 這就是這兩個人的小小故事,充滿青春晦暗的懸疑作品。

作者簡介

櫻庭一樹

  創作領域從輕小說、電影小說到一般文學,作品內容包羅萬象。目前是以GOSICK系列作品為中心。有時遺忘的記憶碎片會突然湧現,聚集成某個形體;在夢裡會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個朋友,一到早晨卻又忘記。就是這種感覺──他有些靦腆的笑著,遞出這部作品的原稿。


作品說明
《糖果子彈 A Lollypop or A Bullet》是日本直木賞作家櫻庭一樹的暗黑青春小說。被譽為櫻庭一樹的原點之作。日本最初於2004年在富士見ミステリー文庫以輕小說形式出版文庫本,插圖作者為むー。2007年2月由富士見書房發行沒有插圖的單行本,09又由角川書店再度以一般小說的形式文庫化。台灣與香港地區則由台灣角川發行中文版。

由杉基イクラ作畫的漫畫版,在日本的月刊Dragon Age2007年2月號開始連載。2008年出版了漫畫單行本。
more...

收藏盒

7.9 力荐
Bangumi Book Ranked:#690

评论

少女眼中所见的小小天堂

by hotfloor 2011-3-30 15:08 (+3)
身在众人所见的绝望之中,少女自己所窥见的是天堂吗? 看完整部后脑子里第一时间泛出的想法。已经好久没有东西激起我码字写评论的欲望了【其实也没人想看=。=】…… “这个世界上偶尔会发生这种事情,手持糖果的孩子无法与这个世界对抗” 海野藻屑 13岁,典型的斯 ... (more)

吐槽箱

宿星雨 @ 14h 30m ago

女主也太惨了吧。。

Lelittia @ 2021-10-14 13:20

想要成为手握实弹的大人。

爱喷黑墨的喵 @ 2021-9-22 22:48

눈_눈

小小光玉 @ 2021-6-6 00:29

一卷完。设定好了各个人物的性格和行为却不说原因,没解释的谜团不少,我相当不喜欢这一点但可以用篇幅所限勉强容忍。氛围不错,读起来有点梦回谎坏不过猎奇度一般。如果本作的主题是呼吁读者关注虐待儿童现象那我觉得樱庭大妈只成功了一半,「糖果子弹」和「实弹」这两个意象的水平胜过小说本体,导致我看了半天也只能看出一个悲剧的青春故事。

ITesla @ 2021-5-22 21:42

呜呜呜,再也见不到糖果子弹了

该账号已弃用 @ 2021-4-10 22:52

类似于《洛丽塔》一般富有象征意义的成人黑童话。友彦的角色才是主视点。“不会再有人对我说,去哪里都好,我们一起逃吧。这个世界上偶尔会发生这种事情。手持糖果的孩子无法与这个世界对抗。”

哎呀米诺 @ 2021-4-8 00:50

太糟糕了,各个方面来看都烂的离谱

源心 @ 2021-3-17 19:03

糖果子弹是藏满恶意的箱庭,是逃离生死的银河铁道,是一无所有的孩子对大人们挥出的棉花般的拳头。但在这场名为现实又名为暴风雨的魔术里,无论是引入神明视角的粉雾,还是黏住凡人妄想的糖果,全都会消散成泡沫状的魔术帽,自称世界的魔术师将从中扯出一个一个断裂的兔头,告诉你这世上没有奇迹、也没有糖果子弹,唯一成功的魔术便是一无所有的成长,而那些幼稚的、可怜的、对着远去的童话狠狠扔一瓶矿泉水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

诺斯菲 @ 2021-2-19 19:58

所以,已经没有人会再发射糖果子弹了。/或许我也会变成那样。 或许我也会装做没有暴力、没有失去、没有痛苦、什么也没有,在某天辛苦得变成大人吧。/不能忘记。/手持糖果的孩子无法与这个世界对抗。

活动变人形 @ 2020-12-13 09:55

From Douban:「实弹」包孕的恰是公平世界假定与高墙下的阴影。无论是真实子弹还是糖果妄想,作为支撑自身信念继续运转的应激反应,它们遮蔽真实的无力感,取而代之不切实际的期望与幻觉。最终主角似乎意识到这点:她不可遏制地妥协,选择那条正常到庸俗的道路;而身边事物快速流变,死去的朋友首先缥缈得如一场梦,然后变成往昔的勋章。接纳并拥抱高墙,无害地解读一切过去的岁月,「我有这种预感它将要发生了」。

更多吐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