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2-13 21:30 /

谨以此文纪念美绪这个动漫角色

注1:因为多罗罗在1969年动漫化过,所以这次放送的动漫,我称之为重制版
重制版上篇,指的是重制版第五集,守子呗之卷 上
重制版下篇,指的是重制版第六集,守子呗之卷 下

注2:不建议不具备18岁以上思考能力的人阅读(你要是15岁拥有25岁的思考能力,那没问题。相反的话,不建议阅读)

注3:剧透提醒,本文含有剧透,建议观看完重制版第五、六集,再来观看。想透个够,那就来吧

分析和对比的对象主要有三个:原作漫画、原作动漫、重制版动漫

首先要认识到的是动漫角色是想象出来的人物,我们只能以当时角色所处的环境,去想象和分析角色的感受和想法(这也是一种注入灵魂,为角色注入思想的灵魂)。从创作者的角度去分析故事的合理性。

多罗罗本身我个人觉得属于手冢治虫作品里完成度不是很高的作品,当时是在少年漫画杂志上连载的作品,即使是被誉为“漫画之神”的手冢治虫也没能避免“腰斩”(特殊的是多罗罗是一部未完结的作品),在当时确实太具有争议性了。
多罗罗可以说是一个极其荒诞不经的故事(被腰斩也在情理之中),爹用儿子的身体的部分与鬼神做交换,换来领土的平安。故事本身的漏洞很多,比如孩子没有眼睛、耳朵、鼻子、嘴、没有皮肤、没有四肢,怎么还能活着?百鬼丸的义肢怎么比活人的手脚还灵活?等等
百鬼丸这个角色可以堪称日式悲剧人物的头号。标准的日式悲剧人物从小孤苦伶仃,有着悲惨的过去,而百鬼丸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仅出生的时候身体残缺严重,就连经历的故事都更是悲惨。初恋就是一个卖身的女孩(百鬼丸:老子要把这句话斩成两半)。

我个人不讨厌悲剧(但也不特意喜欢就是了),但我不喜欢重制版下篇的故事,我觉得这个悲剧的塑造是失败的,所以我想写篇文章说出重制版后篇失败在哪里。但要说重制版没有优点也是不对的,重制的优点也有很多,人设,作画这些优点自然不用说了。剧情上对原作美绪的故事进行了大篇幅的拓展,有些地方拓展得很好,比如把原作中一些隐晦的意思也摆在明面上了(见下文分析里美绪的工作),也有拓展得不好的地方,比如下篇美绪的死。

我们先来整体分析一下原作漫画

需要注意的是,在原作漫画中美绪的故事里是没有多罗罗的,也没有百鬼丸外出打怪兽这条线(原作中是外出练剑)。
在原作漫画中美绪的故事只有七页,是百鬼丸过往的一段回忆。
但你不要小看这七页,手冢治虫(不愧是漫画之神)这7页把人物关系,人情冷暖,爱恨分明交代的清清楚楚,百鬼丸在这七页说的话比重制版两集加一块都多,重制版下篇百鬼丸虽然夺回了声音,但是实际上有中心思想的话还是一句话都没说,还是个哑巴,对百鬼丸人物想法的语言刻画基本等于零,为了把多罗罗强行并入回忆,强行给多罗罗加戏,多罗罗基本上就是代替原版百鬼丸表达想法和代替嘴的存在。还有强行把百鬼丸打怪兽线并入回忆,导致重制版节奏怪异,剧情割裂感强。

从重制版故事的发展对比原作,分析一下有关美绪的情节
守子呗之卷 上

◆美绪的登场
在一个安静的清晨,还没习惯声音的百鬼丸,刚醒来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令人平静的柔美歌声。“这个声音好像并不那么刺耳” 百鬼丸被这样柔美的歌声不禁吸引过去。对眼睛看不见的百鬼丸说,就算走在充满阳光的森林里也像是行走于漆黑的深海中,但是却能听到空气的流动,能感受到植物的律动。而在这样的深海中,柔美的歌声深处,燃烧着一个白色的灵魂。跟随着歌声,百鬼丸来到了这个白色灵魂的身旁。百鬼丸与美绪就这样相遇了。






看似美丽的邂逅,实际却并不是那么美丽。了解后面的剧情观众知道。美绪这时其实是在清洗昨晚被武士玩弄过的下体。美绪为什么这个时候唱歌啊?重制版下篇中说了,为了不输给武士,用歌声代替哭泣。这两点更增加了百鬼丸和美绪人物的悲剧性。


在这里美绪回头看百鬼丸的表情实际上是惊讶的表情(在这个表情细节古桥就埋下了伏笔,不愧是古桥大神,你真行,论导演动漫我只服你)。
歌声中也带有一丝悲伤,或许正是这种悲伤吸引了百鬼丸

美绪的故事的标题为什么叫守子呗之卷?
美绪唱的歌曲,正是守子呗(摇篮曲,你也可以把它翻译成守子歌)。应该是在美绪小的时候母亲唱给美绪听的摇篮曲(守子歌)

美绪的登场处理是重制版中的最大优点,而且「赤い花 白い花」这首歌非常符合在重制版中穿着一袭红衣的美绪的形象,这首歌非常好地升华了美绪这个角色。这个地方要比原作好很多。

原作里美绪的登场是什么样的呢?

太过简单了

◆美绪的住处
美绪把虚弱的百鬼丸带回了住处(一座被战火破坏的寺庙),
简单介绍了一下地点和背景,并有一个孩子催促美绪在大白天睡觉(为美绪的工作埋伏笔)
多罗罗和小孩子对话
小孩子“嘘,美绪姐会被你吵醒的”
多罗罗“对不起,不过为什么她现在才睡”
小孩子“她晚上要出去工作啊,因为酒伊大人的阵地那边随时都可能会开战,有的人晚上都醒着,需要照顾,晚上的工钱比较高,而且美绪姐做事麻利,有时还能分到一些吃的。所以白天必须让她好好休息”
得知美绪的工作是在晚上阵地里照顾醒着的人。这里已经说得很明显了,只有天真的小孩才会相信这种鬼理由。

原作漫画
这里原作漫画地点和背景交代的更清楚一些
由和尚把百鬼丸带到了一个被战火波及的废弃村庄,村庄附近有一座破寺庙,里面有很多和百鬼丸一样身体残缺的孩子。在寺庙里生活的都是这个村庄的孩子(美绪应该也是其中一个),并告诫百鬼丸要努力活下去。

原作动漫
值得一提的是,原作动漫里战火波及的废弃村庄给了一个长镜头,体现了战争的残酷性。

傍晚
美绪要出去工作,
“百鬼丸 你身体怎样?”
走之前摸了一下百鬼丸的头(发烧还没好?),
“还很烫”
“对了 我今晚去讨一下药回来 酒伊大人的阵地里一定有药的”
“那我出去工作了”
百鬼丸伸出手要抓住什么,似乎要美绪不要离开
出门的美绪回头望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不安的神情,唱起了歌,消失在树林的道路中。

这段加强了百鬼丸与美绪的情感联系,但是这种联系仅限于关心,还很薄弱。这个时候美绪的关心应该和关心其他那些身体有残缺的孩子是一样的。

这里我想探讨一个问题,一些有洁癖的人可能会想,美绪用卖身换来的药到底脏不脏?
我个人觉得——不 脏,药就是药,能治疗好伤痛。食物就是食物,能填饱肚子,就像美绪的白色的灵魂一样,不会因为美绪卖身而变脏。


清晨 石梯
美绪工作回来,遇到了在石梯上坐着的百鬼丸
美绪“你坐在这里干什么呀”
“啊 药?没事的,我拿到了”
“你看 我马上去替你煎药”
这个时候百鬼丸的脸一直看着美绪(没错是用脸看的,因为眼睛还不好使w)
美绪仿佛被看到了什么,收起了药,下意识地扯紧了一下衣服
美绪“真不可思议,总感觉你是看得见的,仿佛能看到灵魂的深处”
这个时候多罗罗插进来当嘴,来解释
多罗罗“他能看见的 灵魂的颜色”
“大哥 你别随便乱跑啊 会害我担心的”
美绪“灵魂的颜色?”
多罗罗“虽然我也不是很懂,但是好像活着的生物有着各种不同颜色的灵魂,不止是人类,花草树木和野兽,妖怪什么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妖怪身上的颜色一定很肮脏”
听到肮脏这个词的美绪,神色瞬间紧张起来,更紧张地扯紧了衣服,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失落(因为这时美绪一定认为,百鬼丸在自己的灵魂上看到的是非常肮脏的颜色)
美绪“是吗”
这个时候,百鬼丸先是指着美绪说了什么(唇语,从动作上看大概的意思就是“我想听你唱歌”)
美绪“怎么了”
多罗罗“他说不定是想听姐姐你唱歌”
美绪“唱歌?”
多罗罗“大哥似乎是觉得你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吵。对了,他要是听了姐姐的歌声,说不定就能习惯去听声音了。这样下去,他只会是一头躲在地洞里的野兽。姐姐,就用你的歌声把他从地洞里拖出来吧”
美绪“我的歌声哪有这么大的作用”
百鬼丸又指着自己的嘴说了什么(唇语,从动作上看大概的意思就是“唱歌给我听”),然后美绪的眼睛突然有了一点光(美绪可能第一次觉得自己被人需要,虽然这种感觉很微弱)。
美绪“好吧”
“摘下一红花 送予伊人。。。”
听着美绪的歌声,百鬼丸的表情缓缓地放松了下来,享受着美绪平静柔美的歌声。

这个时候和尚回来了,带回来了发掘出的打怪兽线
和尚说,有一块土地可以躲避战火,但是被怪兽霸占(百鬼丸你把怪兽杀死,你们就可以搬过去住了,顺便还能取回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为了把打怪兽线强行并入美绪线,找了一个理由说怪兽霸占了一块可以躲避战火的土地,这个理由生不生硬啊?我觉得有些生硬。
百鬼丸好像是为了让美绪早点搬到新地方,在伤没好的情况下,迫不及待地去打怪兽了。
而美绪想,因为要搬去新地方,需要更多的钱,所以想去敌阵挣钱。也就是说一个晚上酒伊阵地和敌阵两边都去(为多罗罗跟着、并发现工作内容创造条件。也为下篇美绪被当作密探处死埋伏笔)
美绪“我也要加把劲才行”
这时美绪手里捧着的好像就是结局里装着稻米的袋子
小孩“还在敌阵工作?你是在酒伊阵地和敌阵之间两边跑吗?”
美绪“恩 从今晚开始”
小孩“你这样太累了”
多罗罗“就是啊 你现在这样也已经很辛苦了吧”
美绪“但是要搬去新的地方的话,就要做好准备,光有土地也是没办法生活的”
小孩“话是这样没错...”
美绪“没事的,只是把在战争中失去的东西再从战争中讨回来而已”
小孩“美绪姐...”
美绪“好了,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要好好睡一觉,那么 晚安”
然后,多罗罗因为担心美绪姐,决定跟着一起去(多罗罗在这里起到了一个积极的作用,带领观众一探美绪工作的究竟)。

◆美绪的工作
傍晚 武士阵地
两个武士在吐槽
武士1“真是 双方还要对峙多久啊 这样下去还怎么立功啊”
武士2“就是啊 在这种荒郊野岭 除了拉屎就没其他事情可做”
美绪“大哥们 我有工作想干”
美绪是如何和武士们讨价还价的,这里实在是有点想像不出来啊,重制版也没演。

接下来在美绪线里,频繁穿插打怪兽线的镜头
怪兽线镜头1
百鬼丸来到怪兽家门口。手掉,出剑(感觉这么说有点怪),“额,旧伤复发还有点疼”百鬼丸的身体有些吃不消

接着美绪线
多罗罗跟随美绪来到敌阵,听到武士传来的笑声。
多罗罗“在那边吗”

怪兽线镜头2
和尚出手做诱饵,百鬼丸上去刺中怪兽的下巴,夺回了声音。怪兽奋起,咔——嚓——,咬断了百鬼丸的腿,想将他拖入沙底。和尚上去救百鬼丸,拽住了他。怪兽逃回沙底。

继续美绪线
多罗罗在草中探出头
“嗯?”
多罗罗终于看到了美绪的工作到底是干什么——卖身(比原作直观多了,直接看到,冲击力最强。)
美绪一边工作一边痛苦地哼唱着歌(可以看出美绪是不愿意卖身的)
XXXXXXX极密XXXXXXXXX
XXXXXXXXXX极密XXXXXXXXXX
XXXXXXX极密XXXXXXXXX (这里我写出来了,但涉及成人的性描写,由于冲击力太强,此段内容被列为极密)
多罗罗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惊讶地捂起了嘴。

美绪既然不愿意XXXXXXXXX极密XXXXXXXXX
XXXXXXX极密XXXXXXXXX
XXXXXXX极密XXXXXXXXX(矛盾性),人是一种具有矛盾性的动物,人就是这么复杂的生物

从现实角度分析美绪卖身的原因
在现实的古代,如果一个十来岁出头的女孩子,所住的村子受到战火波及,还没来得及从父母身上学到什么生存技能,父母就突然双亡了,自己一个人留在一片狼藉的战场废墟中,都不知道去哪里。如果没人来帮她的话,除了卖身也还真没什么比较好的求生方式。
如果像第四集的须志那样家里有产业,会做生意,年龄也相对大一些,当然可以做点小买卖求生。
我不想为美绪卖身的工作,用任何华美的词藻来掩饰或修饰,卖身就是一份非常肮脏的工作。
但美绪的卖身值得同情,值得原谅。


正看到起劲的时候又他妈插入怪兽线
怪兽线镜头3
百鬼丸疼痛地叫出了声音(告诉观众,老子夺回声音了)
腿部特写(彻底断了)
片尾曲响起
重制版上篇结束

原作漫画是怎么描述美绪工作的呢?


原作漫画中美绪说自己是下贱的女人,这里的下贱其实隐晦地含有卖身的意思(手冢:这样可以让观众看的舒服点,没那么虐),虽然没描写卖身,但着重描写美绪的乞讨过程,刻画也同样非常震撼。

这里关于美绪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手冢治虫到底为什么要给美绪加入卖身的设定啊?
我觉得主要有四点
一 增加人物的悲剧性(同时增加百鬼丸和美绪两人的悲剧性)
二 增加人物的争议性(人性的争议性),矛盾性
三 体现在战争年代求生的不易(现实的残酷性)
四 体现美绪这个角色坚强的求生欲(活下去


原作动漫是怎么描述美绪工作的呢?
只字没提,美绪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是一朵纯洁的白莲花。

上篇·总结
虽然最后穿插怪兽线导致节奏有些问题,但整体故事还算非常精彩。加入的多罗罗虽然也有些问题,但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重制版上篇可以说是相对成功的。

————————————————————————————————

题外话1
其实手冢治虫原作到底想表达什么?重制版下篇又到底失败在哪里?的答案,在我脑中已经了如指掌了。正因为了如指掌,所以我决定从创作者的角度,在分析原作漫画、原作动漫、重制版动漫的优缺点的基础上进行改编,接着重制版上篇的故事创作出美绪故事的真正结局。让读者自己去感觉重制版下篇到底失败在哪里,然后更新重制版下篇的分析。
其实我已经创作完成了,会考虑放出。
美绪故事的真正结局 真·守子呗之卷 下

————————————————————————————————
守子呗之卷 下
先注水,回顾上篇剧情




构思中
待更

版本2.1
注4:为了表示对美绪这个角色的尊重,文章里不会出现“ji”这个字,取而代之的是卖身,希望评论里不要出现这个字。
注5:这篇文章是我的心血
未经作者授权 禁止转载
(可以复制网址链接和标题,但请不要直接复制文章内容,这篇文章我只会发在番组计划里,其他皆为非法转载 注:注意一下发表时间,我最初发表这篇文章的时间是2019.2.13   21:30。在这时间之后发表的如果和我的文章内容相同的话,非法转载立判)







#1 - 2019-2-14 17:38
沙发,围观大神分析
#2 - 2019-2-14 20:19
美绪这个角色确实让人痛心

关联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