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ンクリート・レボルティオ~超人幻想~THE LAST SONG

ep.18 セイタカアワダチソウ

时长:00:24:30 / 首播:2016-05-08
脚本:會川 昇/絵コンテ:黒川 智之/演出:三宅 和男/作画監督:稲留 和美・斉藤 英子/メカニック作画監督:横屋 健太

告平凡なのサラリーマン若村一勇は、妻を亡くして幼い娘の夕子と暮らしていた。
ある朝、二人の乗るバスは護送車から脱走した超人ジャックフラッシュに襲撃される。
死にかけた一勇の全身が膨れあがり、超人ニンゲンマンに変身して事態を収拾した。
身体の激変に当惑した一勇だったが、正義の超人出現に夢中になる夕子を見て、活動の継続を決意する。だが彼の能力発現には、大量発生した外来種セイタカアワダチソウが大きく関わっていた。
#1 - 2016-5-8 23:00
(Hacking to the Gate)
虫女说解决纠纷结果也没把麒麟草带走啊
但是人类侠不再活动了
根本莫名其妙啊
#1-1 - 2016-5-9 02:52
zakufa782
虫子做的当然是到处传粉让麒麟草变异种遍布全日本,既然全日本都长满变异种,消灭这一点麒麟草又有何用?爸爸知道比起人类侠女儿更需要的还是自己于是乎就再也没变人类侠咯。
#1-2 - 2016-5-9 15:43
Hexcles
zakufa782 说: 虫子做的当然是到处传粉让麒麟草变异种遍布全日本,既然全日本都长满变异种,消灭这一点麒麟草又有何用?爸爸知道比起人类侠女儿更需要的还是自己于是乎就再也没变人类侠咯。
原来如此!
#2 - 2016-5-8 23:05
刚想走尔朗×阿斯酱的CP,阿斯酱就被打飞了(bgm38)(bgm38)(bgm38)
#2-1 - 2016-5-10 23:44
Black333
是啊(bgm38),这集本来还有公主抱呢
#2-2 - 2016-5-11 00:22
Canti
Black333 说: 是啊,这集本来还有公主抱呢
然而辉子捉奸白学现场
#3 - 2016-5-8 23:05
还是会川升靠谱,这集比前两集都好看些,阿斯酱久违又出场了,另外我都忘了虫女王一期时出现过,看这集前可以先重温下一期第2话。
#4 - 2016-5-8 23:17
(嘛╮(╯▽╰)╭)
阿斯酱。。目前对超人的战绩。。莫非是全败?(bgm38)
#4-1 - 2016-5-11 00:25
Canti
噗 被操飞才是阿斯酱的萌点啊
#5 - 2016-5-8 23:47
(負の連鎖)
这集还不错,当然问题还是一大摞,下集感觉还是玩票,下下集老虚回期待。
#6 - 2016-5-8 23:53
(Workers of the world unite!)
超人革命军应该是指赤军无误了。
辉子继续痴女化。
那么,这集究竟影射的什么?
#7 - 2016-5-9 00:10
(>w<)
阿斯酱又飞了!
#8 - 2016-5-9 00:27
(明日こそは/It’s not over yet)
對應1期的
#02卡姆貝 #06超人因子抑制劑
#08在石川的爾朗阿斯醬與豹先生大鐵君的對峙 #03/13/17於新宿西口發生的事

各自的正義,簡單講來就是立場的不同。單身父親的若村一勇拒絕以超人身份行惡,但又為了女兒——作為一個父親的私慾而做出公眾意義的惡事,善惡一紙之隔孰是孰非就是這樣的呢。戀愛乙女輝子w "身為魔女做出正確的事才奇怪吧…" 最後關聯上卡姆貝的羽化真是驚喜!而風郎太與卡姆貝的重逢則是要在8個月之後了…。
「世界が大人になるとき 超人はいなくなる」當世界成為了大人 超人將不復存在,2期的CatchCopy關鍵詞的"大人"初出(?),時值27歲的爾朗會說出先自己一步成為了大人云云,也是意在"自己尚未成熟"吧。那如果成為了大人的爾朗會在這長年的傾軋中做出怎樣的決斷—難以想象。
***
・若村父女搭乘的巴士是西東京バス、夕やけ小やけ号(いすゞBXD50型)
・anq ‏@ anqmb  
娘の名前がなんで夕子かと思ったら、ウルトラマンAで南夕子が月に帰るのがS47年10月13日放送の「さようなら夕子よ、月の妹よ」か。 #コンレボ twi
・ハチのムサシは死んだのさもウルトラマンA(S47年6月16日放送「超獣は10人の女?」)つながりか。 #コンレボ twi
・当時、学童向けに事実上の強制接種されていたインフルエンザのHAワクチンが使われ始めるのもS47年10月と。 #コンレボ #ep18 twi
・爾朗、ポッカコーヒー(S47年発売の缶コーヒー)飲んでるのか。UCCミルクコーヒーは乳飲料だもんな。 #コンレボ #conrevo #suntv twi
#8-1 - 2016-5-9 15:45
Hexcles
感谢指引
#8-2 - 2016-5-9 17:06
レイにゃん☆
还顺口带了句上一集的德比拉族……如此美腻的女王为什么会有这种混血族人啦(bgm38)
#8-3 - 2016-5-9 17:22
hynx
レイにゃん☆ 说: 还顺口带了句上一集的德比拉族……如此美腻的女王为什么会有这种混血族人啦
想想那种虾兵蟹将也都长得不怎么样就可以理解了(bgm38)
#8-4 - 2016-5-10 23:46
Black333
感谢指引+1!
#9 - 2016-5-9 00:33
(水月水月欢快地拍起了肚皮。)
虽然又是草草结尾,但是依旧看的像嗑药了一样爽(bgm38)
#10 - 2016-5-9 02:07
(每次都是刚氪金完就突然发现对这游戏腻了 ...)
?所以说水树奈奈那角色到底解决了啥?
#11 - 2016-5-9 02:37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bgm38)感觉第二季越来越毒。。
#12 - 2016-5-9 02:39
这“机械哥斯拉”雷克斯FE不论怎么看都是带尾巴的多鲁基斯扎古I(bgm38)
#13 - 2016-5-9 08:33
(夜露死苦)
稍微失望,改的没原来的味道了(bgm79)
#14 - 2016-5-9 08:51
(废除计划生育,废除户籍制度)
这集是点题的一集。

大家都说基佬桑不分青红皂白的要保护超人是幼稚,但实际上,基佬桑要保护的,是“超人”这个概念,超人必须是正义的化身,和平的使者,小孩子憧憬的对象,而不是赚钱的工具,杀人的武器,必须接受控制和管理的怪物。这也是尽管人类侠的做法颇具争议,但是他目的是为了维护在他女儿心中的形象,所以才被基佬桑认可。——这同时,也是他在做辉子认为他会做的事情,尽管辉子“已经”长大了,过了20,不再是憧憬英雄的小孩子了,才留在了超人课,没有跟随基佬桑。基佬桑和超人课分道扬镳的理由就在于此,终归是与这些大人的做法格格不入的。
#14-1 - 2016-5-9 12:23
夏小芽
此外,辉子自己对“长大”的定义,对基佬桑的感情,由憧憬变成了爱情。这与基佬桑对她“长大”的看法是不同的。
#14-2 - 2016-5-14 00:53
量苛
夏小芽 说: 此外,辉子自己对“长大”的定义,对基佬桑的感情,由憧憬变成了爱情。这与基佬桑对她“长大”的看法是不同的。
赞。我正纠结为什么尔郎要和earth酱作对,毕竟这次她的判断是正确的:人类侠的确不是正义伙伴。
#15 - 2016-5-9 11:39
辉子大胜利??我心甚慰(bgm39)
但是长大了的辉子对基佬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呢……真是苦涩。所以说所有人最后都是孤身一人?
#15-1 - 2016-5-9 16:50
レイにゃん☆
弹幕表示也可能是说大铁2333 基佬桑麻吉基佬(不
#16 - 2016-5-9 11:45
粑粑只是需要保留女儿心目中的正义的超人形象。
虫女这样做后果会不会很严重。
#17 - 2016-5-9 12:32
(套路没有关系,带来诗意的从来细节和超细节 ... ... ... ...)
虽然还是铺垫  虽然还是故事串  但是脑洞级别怎么高了那么多。。。
铺垫了这么多  最后希望炸个漂亮!

幻想回应希望,超人不单单是一个物种,人吉最天真至始至终想保护超人的纯粹,但是不得不说人吉干得漂亮!
#18 - 2016-5-9 12:54
(为什么没有小姐姐找我)
卧,竟然又接上了。
#19 - 2016-5-9 16:52
(不小心点到星星于是变成レイにゃん★ )
基佬前辈你这个罪孽深重的男人(bgm38)
有句刚句,一枝黄花确实灭干净比较好,但用烧的是没有用的啦(bgm78)
#20 - 2016-5-9 19:42
(万物非主,惟有真主。)
保护家人的正义和违背公共利益的邪恶,该认可哪一方,这是关于强拆的问题(bgm38)
#20-1 - 2016-5-14 00:58
量苛
这里不涉及保护家人,因为任何意义上,人类侠一家都没有被公权侵犯。而且那片花田也不是他家的土地。人类侠纯粹是为了维持自己能力守护女儿笑容,阿斯酱说得很对,这里他的行动得不到法理上的辩护。
#20-2 - 2016-5-14 10:18
亚历山大·冯·洪堡
infrared 说: 这里不涉及保护家人,因为任何意义上,人类侠一家都没有被公权侵犯。而且那片花田也不是他家的土地。人类侠纯粹是为了维持自己能力守护女儿笑容,阿斯酱说得很对,这里他的行动得不到法理上的辩护。
然而人类的行动大多数时候不依据法理而依据情感,这也是尔郎站在人类侠一边的原因
#21 - 2016-5-9 20:23
(吹黑自重)
“留在超人课,就能见到尔朗先生”(bgm38)
“为小孩子而战,这就是超人”(bgm38)

尔朗猎奇的脑回路也就是辉子可以匹敌,太般配了
#22 - 2016-5-9 20:55
(挖坑太多,卒。)
阿斯酱好可爱啊!!
"大铁,多年不见,你成长为一个立派的男人了啊"
"你变成渣男了啊"←笑死
话说这剧笑点全在笑美跟辉子身上了,她俩现在一开始对话我就想笑(bgm93)

尔朗太纯粹了,所以标题超人幻想是指的是尔朗对超人的幻想吧。超人是正义与邪恶的混合,尔朗选择相信超人绝对正义并为之守护。真是一个可敬可畏的人。
这集好多台词都值得推敲,好评
#22-1 - 2016-5-9 20:57
我有一把铁铲
留在超人课,就能见到尔朗先生”(bgm38)
“为小孩子而战,这就是超人”(bgm38)

尔朗猎奇的脑回路也就是辉子可以匹敌,太般配了
看到楼上瞬间觉得,信念也可以等于幻想。两个人又都是超人,所以又点题了么(bgm38)
#23 - 2016-5-9 22:41
(がつんだ)
超人就是来自于幻想,但又不是纯粹的幻想
#24 - 2016-5-10 02:32
(18年小结→bgm.tv/blog/286219)
所以说尔朗说的是谁?
#24-1 - 2016-5-10 23:51
Black333
辉子吧?从“比我先长大了”这个角度来想的话。
#24-2 - 2016-5-10 23:52
mizudiwood💿
Black333 说: 辉子吧?从“比我先长大了”这个角度来想的话。
楼上不是说可能是那个基友吗
#24-3 - 2016-5-11 11:29
Pigeon Zein
mizudiwood 说: 楼上不是说可能是那个基友吗
我咋觉得是大铁(bgm38)
#24-4 - 2016-5-11 23:42
Black333
Pigeon Zein 说: 我咋觉得是大铁
也有道理啊,毕竟“他把我当做正义的超人看待”,辉子的话可能可倾向于帅气前辈吧……
#25 - 2016-5-10 03:05
(求推荐男主一开始就满级然后各种装逼秒怪的动画 ...)
(bgm38)突然觉得如果能一直这样把故事说下去也挺好的 永不完结2333

大小姐是没有萝莉声线吗 配得好违和啊
#26 - 2016-5-10 13:40
不得不说會川 昇脚本回比前面两集好看太多了。
#27 - 2016-5-10 23:55
(松鼠症患者)
我也觉得这集脚本比前两集强太多。
唯一美中不足,就是最后“麒麟草田里的石头其实是卡姆贝的茧”这点...是不是有点所谓都合主义?
#27-1 - 2016-5-11 11:30
Pigeon Zein
因为钱两集的脚本都不是会川升写的(中島かずきと辻真先)
#27-2 - 2016-5-11 23:32
Black333
Pigeon Zein 说: 因为钱两集的脚本都不是会川升写的(中島かずきと辻真先)
是这样啊。该说 不愧是原作者吗..
#28 - 2016-5-11 12:10
(你在那里吗?)
我觉得长大了的还是辉子啊。erlang真的是为了大铁战斗吗…
#29 - 2016-5-14 00:05
(追番日益,补番日损)
后超人时代真是像极了我们现处的后革命时代,革命历史被抽离历史语境简单扭曲成偶然的纯粹暴力(苏联,文革),革命偶像被商业包装成无害的消费符号(活在T恤上的格瓦拉)…左翼学生运动恐怖化…但是只要对人的关心与爱还在,对变革和正义的幻想是僵化的国家体制和贪婪的商人们扑不灭的。阿斯酱就是个左派幼稚病,从爱个人出发的爱就不能爱人民吗,人类侠为了女儿而成为英雄不也行侠仗义助人为乐,却执着于抽象的正义,这面正义的旗帜则是“我给诸位揭示一切,因为我实际上什么都没有讲!”,因为是空的没内容的正义,所以才会在新宿事件里变成那副惨样——抱着正义溺死。
利维坦是人间的上帝,而在上帝之中一切可能的都是现实的,一切现实的都是预定和谐的——在这样的对现实的肯定中才好理解本话中超人病是个什么样的东西——这个入侵植物“麒麟草”带来的现象是对现存秩序的破坏,是超出既有可能的可能,这简直就他妈的是对上帝的公开亵渎!既存秩序无法容纳的可能就是超人病,超人病必须被消灭。但是父亲对女儿的爱(感情)、不受人类支配的奈奈(神秘的超自然存在)宣告了理性的国家机器全面控制人类社会的破产,——如果说爸爸为女儿战斗只是为了私欲损害公益,只不过是要模糊正义与邪恶的界限,那么本话的冲突最终以灾难被扩大而结尾,其用意则未免太让人费解。
——“为小孩子而战,这就是超人”,小孩子不但是具体的那个孩子,还是孩子的纯洁的幻想、是无所畏的追求,为小孩子而战同时也意味着作为小孩子而战,这就是超人
#29-1 - 2016-5-14 01:22
量苛
小孩子的纯洁幻想 这一概念本来就非常淫荡。小孩子没什么认识论上的优越地位,像小孩那样做梦,每个人都会;自称宝宝的人,大部分是智障大学生,巨婴综合症。
尔朗并不是觉得小孩子梦想有天然价值,人类侠守护这一事物,于是就应该肯定。相反,尔朗思路很简单:就是要保护符合他心目中的超人幻想的超人。
#29-2 - 2016-5-14 01:27
量苛
阿斯酱恰好是非常保守的一个形象,而不是什么左派幼稚病。她本人说话口气如同耶稣一样非常有信心“我能明辨对错”。再不济也是恪守律法的法利赛人的形象。
#29-3 - 2016-5-14 01:29
量苛
从爱个人出发不仅可以爱人民,还可以ntr人民。
#29-4 - 2016-5-14 01:37
量苛
很简单,你无非就是期待革命。这也是立法过程,所以当然可以抛弃之前的宪制。但是革命不可能是小打小闹的,要促成一个事件才行。退一步看,人类侠行为也不等同杨佳,日本政府也完全不是匪能比的。
#29-5 - 2016-5-14 01:43
量苛
利维坦怎么了,现代性的标志。除非共产主义实现,否则一个美国政府那样的利维坦自然是非常值得追求的。革命非常有必要,但不是在美国和日本。
#29-6 - 2016-5-14 02:04
Another
infrared 说: 小孩子的纯洁幻想 这一概念本来就非常淫荡。小孩子没什么认识论上的优越地位,像小孩那样做梦,每个人都会;自称宝宝的人,大部分是智障大学生,巨婴综合症。
尔朗并不是觉得小孩子梦想有天然价值,人类侠守护这一...
小孩子没什么认识论上的优越地位单拎出来看不就是正确的废话了吗,问题是如果是你,在超人幻想第18话这个具体的环境中,你打算如何在“为孩子而战”这句宣告与“他心目中超人幻想的超人”之间建立起联系,孩子这个意象指向的是什么?我说的是我的理解,淫荡不淫荡就看各人的审美趣味了
#29-7 - 2016-5-14 02:06
Another
infrared 说: 阿斯酱恰好是非常保守的一个形象,而不是什么左派幼稚病。她本人说话口气如同耶稣一样非常有信心“我能明辨对错”。再不济也是恪守律法的法利赛人的形象。
不太理解为什么有信心明辨对错就非常保守了,可以的话请明示,我学习一下。
#29-8 - 2016-5-14 02:10
Another
infrared 说: 很简单,你无非就是期待革命。这也是立法过程,所以当然可以抛弃之前的宪制。但是革命不可能是小打小闹的,要促成一个事件才行。退一步看,人类侠行为也不等同杨佳,日本政府也完全不是匪能比的。
我觉得看这个动画片何必混淆现实与片中的日本政府和对现实与片中的日本政府的态度。况且大清要革命不意味着大和子民就不能不满自己政府吧。
#29-9 - 2016-5-14 02:13
Another
infrared 说: 利维坦怎么了,现代性的标志。除非共产主义实现,否则一个美国政府那样的利维坦自然是非常值得追求的。革命非常有必要,但不是在美国和日本。
是挺好的,我是不是没说过我的人生理想中其一是移民美利坚,其二就是活成一张列车时刻表?
#29-10 - 2016-5-14 02:13
量苛
Another 说: 我觉得看这个动画片何必混淆现实与片中的日本政府和对现实与片中的日本政府的态度。况且大清要革命不意味着大和子民就不能不满自己政府吧。
不是混淆,只是片中帝告和日本政府也没有侵犯人类侠的权利。人类侠却要以国家安全为代价维护自己女儿的幻想。
#29-11 - 2016-5-14 02:16
量苛
Another 说: 不太理解为什么有信心明辨对错就非常保守了,可以的话请明示,我学习一下。
判断很简单,很朴素,所以很有信心。就像法利赛人根据律法很简单就判断一件事情对不对一样。所以说是保守派。我之前说的可能有点误导。
#29-12 - 2016-5-14 02:17
量苛
Another 说: 我觉得看这个动画片何必混淆现实与片中的日本政府和对现实与片中的日本政府的态度。况且大清要革命不意味着大和子民就不能不满自己政府吧。
问题是人类侠根本没什么能够作为公共理由提出的对日本政府的不满。所以他确实不是正义的
#29-13 - 2016-5-14 02:22
Another
infrared 说: 不是混淆,只是片中帝告和日本政府也没有侵犯人类侠的权利。人类侠却要以国家安全为代价维护自己女儿的幻想。
所以国家的行为在国家自己看来当然是完全有理正当合法,我从来没否认过这个啊。问题是国家能不能做终极的裁判者这是有疑问的,比如说安提涅戈的悲剧中城邦的法律败给了人们心中的神律,我的理解是至少这一话的剧本并不承认国家的这一要求。
#29-14 - 2016-5-14 02:25
量苛
Another 说: 不太理解为什么有信心明辨对错就非常保守了,可以的话请明示,我学习一下。
其实耶稣也是保守派形象,比如说你看小圆就很保守嘛。她信心是大的:魔法少女们应该有希望。她朴素地相信这一点,相信爱与勇气。
当然我们可能不是在同一个意义下理解保守一词的。算了这一点就不说了
#29-15 - 2016-5-14 02:33
量苛
Another 说: 所以国家的行为在国家自己看来当然是完全有理正当合法,我从来没否认过这个啊。问题是国家能不能做终极的裁判者这是有疑问的,比如说安提涅戈的悲剧中城邦的法律败给了人们心中的神律,我的理解是至少这一话的剧本并...
为什么国家一定正当,这可不一定。除非你能够把法院政府国会混为一谈制造一个典型白左想象中的国家或大企业。只谈政府,政府当然可能犯错犯罪,且有法院独立于政府裁决。我指出的是即使以自然权利来看,案例中公权也没有侵犯到私权。那么人类侠的反抗就不是合乎公共理性的。
#29-16 - 2016-5-14 02:39
量苛
Another 说: 小孩子没什么认识论上的优越地位单拎出来看不就是正确的废话了吗,问题是如果是你,在超人幻想第18话这个具体的环境中,你打算如何在“为孩子而战”这句宣告与“他心目中超人幻想的超人”之间建立起联系,孩子这个...
建立联系很简单啊,尔朗就是觉得保卫小孩子们梦想就是超人(是的我们都是看这种故事长大的),然后我要保护超人(这是尔朗的纲领)。这个想法固然不一定正确,但这里又不是共产主义社会,尔朗有一定程度幻觉,这毫不奇怪。
#29-17 - 2016-5-14 03:39
Another
infrared 说: 建立联系很简单啊,尔朗就是觉得保卫小孩子们梦想就是超人(是的我们都是看这种故事长大的),然后我要保护超人(这是尔朗的纲领)。这个想法固然不一定正确,但这里又不是共产主义社会,尔朗有一定程度幻觉,这毫不...
简单粗暴,但是这么直接的话这部动画就没意思了,尔朗也没什么意思了啊,而且为什么共产主义在这里也会躺枪啊(bgm38)
#29-18 - 2016-5-14 03:51
Another
infrared 说: 为什么国家一定正当,这可不一定。除非你能够把法院政府国会混为一谈制造一个典型白左想象中的国家或大企业。只谈政府,政府当然可能犯错犯罪,且有法院独立于政府裁决。我指出的是即使以自然权利来看,案例中公权也...
三权分立也是一个国家,这和白左不白左没什么关系。政府能被否定,法院能被否定,国会能被否定,但对这些局部的每一次的否定都是一次国家肯定的否定并肯定一次国家。会自己否认自己正当性的国家至少不是一个理性化的现代国家。
不知你说的自然权利又是在什么意义上,人类侠对于政府的抗辩如果有理由,那么这个理由恰恰就是自然权利——除非你真觉人类侠不但在实定法上无可辩护,而且从自然法上父亲为保护女儿的情感和梦想而战也完全不可辩护——这样的话,这一话中的冲突也就不构成伦理的、实体的交锋(那这动画就更没意思了),不过至少上帝安置在我心中的那道理性之光告诉我不是这样的,我觉得父亲爱护自己的儿女是再自然不过的自然权利,安提涅戈况且可以为了埋葬国家的敌人自己的哥哥而违背城邦的禁令,人类侠怎么就不能为了女儿的梦想违抗国家的烧麒麟草之令呢。如果说只有在公权力侵犯私人权利才能反抗,那还是在实定法的范畴内不是吗。
#29-19 - 2016-5-14 11:08
量苛
Another 说: 简单粗暴,但是这么直接的话这部动画就没意思了,尔朗也没什么意思了啊,而且为什么共产主义在这里也会躺枪啊
意思就是不是共产主义也不是圣贤,那么有点幻觉是正常现象。把主角写成塞林格后期作品的样子就非常可怕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想,那可能是尔朗似乎有一种类似于种族自治的思想,超人不干涉人类,人类也不干涉超人。这样做首先就要划定边界,即谁是超人。
#29-20 - 2016-5-14 11:17
量苛
Another 说: 三权分立也是一个国家,这和白左不白左没什么关系。政府能被否定,法院能被否定,国会能被否定,但对这些局部的每一次的否定都是一次国家肯定的否定并肯定一次国家。会自己否认自己正当性的国家至少不是一个理性化的...
对,我的意思就是他实际上没什么可以辩护的。田不是他的田,花不是他的花,女儿的梦想也不具有正义性。他想修复父女关系罢了。以此挑战共同体的物理安全,那为什么不能为了守护某个小屁孩的警匪情节搞洛杉矶抢劫案?从爱个人出发不仅可以爱人民,还可以ntr人民。就是这个意思。
#29-21 - 2016-5-14 11:25
量苛
Another 说: 三权分立也是一个国家,这和白左不白左没什么关系。政府能被否定,法院能被否定,国会能被否定,但对这些局部的每一次的否定都是一次国家肯定的否定并肯定一次国家。会自己否认自己正当性的国家至少不是一个理性化的...
你举的那个例子和这里的并不相称,忒拜遭遇的显然是宪法危机,两个哥哥在法统上并无差别,结局却差别巨大,这本身就是反直觉的,而且安提涅戈的反对是具有立法和革命性质的,宪法危机当然是事件。
至于最后公权和私权,你可以换用自然权利,那么这就不是实定法范畴。
#29-22 - 2016-5-14 11:27
量苛
Another 说: 简单粗暴,但是这么直接的话这部动画就没意思了,尔朗也没什么意思了啊,而且为什么共产主义在这里也会躺枪啊
族群自治塑造共同体也可以有意思的,参考北美独立。当然我也不确定会川升是不是这么想的。
#29-23 - 2016-5-14 11:38
量苛
Another 说: 三权分立也是一个国家,这和白左不白左没什么关系。政府能被否定,法院能被否定,国会能被否定,但对这些局部的每一次的否定都是一次国家肯定的否定并肯定一次国家。会自己否认自己正当性的国家至少不是一个理性化的...
话多嚼不烂。总之无论哪个政治学者或者法哲学者(注意不是律师),齐泽克也好诺齐克也好,都不会承认父亲天然有权利“捍卫孩子的幻想”,引号里面的东西涵义太宽泛了,你随便做一个思想实验就觉得很不靠谱。
#29-24 - 2016-5-14 11:44
量苛
Another 说: 三权分立也是一个国家,这和白左不白左没什么关系。政府能被否定,法院能被否定,国会能被否定,但对这些局部的每一次的否定都是一次国家肯定的否定并肯定一次国家。会自己否认自己正当性的国家至少不是一个理性化的...
你说的是局部修正,法律系统的自封闭性,这当然是现代国家的标志。既然如此,你一开始就不能将现代国家整体人格化地讨论,因为人总是可以犯错的;某一级政府单位才具有法人地位,可以人格化讨论。
于是话又回来,既然这本身就是现代国家框架内的问题(即没有宪法危机),那么理所应当按宪制处理。
#29-25 - 2016-5-14 12:11
量苛
Another 说: 三权分立也是一个国家,这和白左不白左没什么关系。政府能被否定,法院能被否定,国会能被否定,但对这些局部的每一次的否定都是一次国家肯定的否定并肯定一次国家。会自己否认自己正当性的国家至少不是一个理性化的...
自然权利当然可以成为反抗暴政的一个口号。问题是主张自然权利的自由之意志论者也不能说政府干涉了人类侠的自然权利,混入劳动都没有,那块田跟人类侠是毫不相干的。尔朗的行为只有被理解为塑造超人共同体,划定与人类边界时才具有革命意味。非要说,那么每一个超人因为幻想而生,守护这个幻想就是超人的自然权利了,但这样的理解本来就打破了幻想和现实的范畴壁垒,更不要说宪法危机了。在我看来这也是本作吸引人的地方。但是如果理解成父亲守护女儿的幻想,那就很没意思了,趁这个机会教育小孩子不是很好么?
#29-26 - 2016-5-14 12:23
量苛
看了你微博,啊,“爱一个人就是爱所有人”,虽然这话不是你说的。https://site.douban.com/227117/w ... 193/note/548047384/,普遍理性是足够的,你不需要刻意去“爱”,你实践它;相反,爱本身是宽泛的,什么都可以爱,搞破鞋也是爱。
#29-27 - 2016-5-14 19:17
Another
infrared 说: 看了你微博,啊,“爱一个人就是爱所有人”,虽然这话不是你说的。https://site.douban.com/227117/w ... 193/note/548047384/,普遍理性是足够的,你不需...
我投降,已经看不懂你在说什么了,只能在我能够理解的范围内回复。首先你所说的宪法危机的理论我不熟,感觉在这部动画中不存在对日本国家体制的具体分析以致我们很难找到动画中日本国家的法统——那么宪法危机也无从谈起,而是继承了上世纪学生运动的旗帜,对国家与资本直接展开批判——前一季与这一季中都有大量不少批揭国家”黑幕“的内容。
我们对这部作品的理解有根本的分歧,你认为“尔朗的行为只有被理解为塑造超人共同体,划定与人类边界时才具有革命意味。”,超人仿佛是无关于人类的一个族群,而尔朗是他们的摩西,超人幻想是只是超人的出埃及记。但我的理解中,这部作品里的超人不是与人没有内在联系的一个意象,不是奥特曼和人的关系,超人本身是超出现存国家秩序的可能性,是人关于另一个世界的想象力,实存的国家试图管理超人将其纳入国家的正常秩序,却注定无法成功。大概类似被你所排除了的“守护这个幻想就是超人的自然权利了,但这样的理解本来就打破了幻想和现实的范畴壁垒”这个打破了幻想与现实的理解
因为超人就是人的幻想,所以超人病也并非如同片中国家所宣传的那样只是一种应该尽量避免的病——这对国家来说是病,但是对人而言却不尽然,它也能在一个父亲需要的时候挽救他的女儿和其他人性命,在没有超人的时代里给大家超人的关照。烧这片麒麟草当然是“现代国家框架内的问题”,就像祛魅是现代性理所当然的工作,国家是按照宪政来处理也没问题——可超人却不是国家框架内能解决的东西,就算现代国家以为自己能,譬如前两话中危机的出现和解决在嘲笑代表工具理性对自然进行控制的国家的傲慢。
混入劳动不过是用一种自然权利论证财产权的方式,用自然法论证财产权不止这一种论证方式,更不能因为没有(实存法的)财产权就说明没有自然权利。毫无疑问,孤立地进行思想实验,很容易发现以对子女的爱之名挑战共同体安全是荒谬的。但如我上面所说,当摘掉国家的有色眼镜,超人病就不单纯是如国家宣传的有害的瘟疫,超人病也就不只是挑战共同体安全那么简单的事情。另一方面我上面也回复过了,孩子的幻想是太宽泛了,所以要结合作品主旨,这话中这个孩子的幻想是有着鲜明的象征意味的,这个象征意象正与尔朗所要守护的作为超人的幻想重合,这里的女儿的幻想就不是特殊的任性意志,而是个普遍的要求,不能和“守护某个小屁孩的警匪情节搞洛杉矶抢劫案”简单类比。(题外话,写到这突然想到女儿召唤出奈奈也是因为对死去母亲的召唤——一个幻想)
而你批评的爱的问题,首先坦率地说那个链接我看不很懂,大抵就是认为巴特已经解构了有总体性目标的爱吧?不过我对后现代不是很熟悉,也没看上下文不知道这里的爱是指什么(bgm38)。先说说我理解的“爱”的方式和个人体验有关,是走出封闭同一的自我积极地去认识他人的渴望和与他人创造实际联系的行动,是把自己从个别存在提升到普遍的人的修炼的道路。不能普遍化的爱终归还是没有走出自我的自恋,就像弗洛姆评价原子社会中异化的婚姻关系是“两个人用以结成反对全世界的同盟”。

还有些不懂的地方需要劳烦你解释,你说的普遍理性就是上文中所说的“简单朴素的信心和判断”,而超人幻想中是否阿斯酱能代表你说的普遍理性,能不能展开谈谈?
既然如此,你一开始就不能将现代国家整体人格化地讨论,因为人总是可以犯错的;某一级政府单位才具有法人地位,可以人格化讨论。
这句话中,人格化讨论是指?法人地位是指?我一开始就未在一国法体系内部进行讨论,是否就不用顾忌是不是人格化讨论了?
把主角写成塞林格后期作品的样子就非常可怕了
这是为什么?
你多次提及的所谓“淫荡”的评价具体到底是种什么样的评价?
搞破鞋是什么?和爱又有什么冲突吗?
#29-28 - 2018-11-11 21:45
山鲁佐德
“为小孩子而战,这就是超人”显然是在戏仿会川升最熟悉的特摄片。特摄片兴起的年代是电视媒介占主导的时代,大人孩子围坐在一起看特摄片,这种合家欢的场景暗含了一种家庭的自然神圣,家庭是不可分解的最小社会单元,亲子关系是社会连接的起点。如果这一集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第一季中还出现过7个不死的生命体,他们自称是地球生命的起源。这个历史起点以家庭的模式被组织起来,展现的是同一种意识形态。然而,这种意识形态却与左无关,真正追溯起来反而是来自于迈斯特尔这种欧陆极端保守主义者。所以说,现在的左连《家庭、国家、私有制的起源》都不读了吗。。。也开始拥抱“家庭叙事”了吗。。。
#29-29 - 2018-11-11 23:05
Another
山鲁佐德 说: “为小孩子而战,这就是超人”显然是在戏仿会川升最熟悉的特摄片。特摄片兴起的年代是电视媒介占主导的时代,大人孩子围坐在一起看特摄片,这种合家欢的场景暗含了一种家庭的自然神圣,家庭是不可分解的最小社会单元...
见笑了,我不太了解特摄片的这种背景,你的批评很在理,尽管我觉得我关注的地方不在这层家庭关系上,但确实片中如你所说有这种家庭神圣的意识形态,也是在日本影视作品里司空见惯的了。说起来那段时间正是漂泊在外的迷茫低谷时期,情感上确实受某施派同学的自然秩序和儒家伦理之类的理论影响很大,除左籍我也没什么冤枉的
#30 - 2016-5-14 19:02
趁特价买大量衣服  当个人类侠真不容易 

水树的意思是  解决眼前的斗争并不是根除这类斗争 所以把问题扩大到社会范围了吗(bgm38)
#30-1 - 2016-5-16 08:52
Venusxx
大家都有病,就大家都没病…了哟www
#31 - 2016-5-15 10:52
(不要哀求,学会争取,若是如此,终有所获。 ... ... ... ... ...)
虫女王越长越漂亮。
阿斯酱真惨。
尔郎到现在还没有一个真正的伙伴。都在坚持自己的路。
#32 - 2016-5-16 01:54
(Let me be brave.)
(感觉没啥可说的。
#33 - 2016-5-16 08:53
(xxsuneV)
风太郎还是那个孩子,女孩却已成为女王
#34 - 2016-5-27 20:03
(轻改的末日)
这货只是普通的神经病圣母
除了四处碍事啥也做不到
#35 - 2016-6-28 18:01
(给我学狐狸叫,三回啊三回)
这个绿巨人素质好差,还有女儿的(bgm38)
#36 - 2016-10-2 20:32
(押井守大洪水学研究者)
虫王算是机械降神了吧……
#37 - 2017-6-22 06:42
(怠惰)
逢田姐连续出现!

看到这里真是对尔郎的自大自私说不出一句话了。
#38 - 2017-10-22 20:01
(动画党,喜补不喜追,偶尔碰下已/快完结漫画和无内购游戏 ...)
阿斯成了卖萌的
#39 - 2017-11-2 20:02
(想淹死在可乐里)
这集7爷再临毫无征兆啊……看得我好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