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8-18 20:37 /
虽然早已记不起最早是谁用医生叫你的,不过我自己也是叫的最多果然还是习惯这么叫了。想写点什么,果然还是你用的最多的BGM最合适吧,也算是为了让我能够更记住你这曾经最好的冻鳗仲間
谢谢你,在3年多以前我还几乎没加过什么群的时候主动加我好友,之后也算让我一度有了加各种群“卧底”的习惯认识了不少人,说是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也不为过吧
谢谢你,在不同的群,特别是我自己的群有过那么多交流,算是我自己冻鳗生涯中期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曾经一度沉迷于“QQ群生活”的时候感觉对别人无法开口的事几乎也只有对你能说
谢谢你,当时还会和我一起因为钱总随意的钓鱼耍的团团转并衍生了一些如今看来哭笑不得的事,还有一起放在什么卧底九宫格这种破图上
谢谢你,长期以来保持着我肉眼可见的最高冻鳗热情和效率,从一开始都是看了几百部到后来变成我的2、3倍阅片量,或多或少也是让我自己坚持下去的动力
谢谢你,总是传播使用阿抖表情包,就算是现在每次用的时候你都是我脑中第一个浮现的代表
谢谢你,乐此不疲推荐我看doremi在内的各种冻鳗
谢谢你,觉得不倾向于在我的群讲话了还会舍不得我两次邀请我去你的群,虽然我自己的强迫症所致你的群话太多我实在无法看完也就顶多对你设个特别关注,然而现在再也不会弹出你的消息了
谢谢你,即使几个月前开始已经告诉算没什么交集了还会突然问我有没有什么记录想找人谈谈作厨演出厨偏见为啥这么大,我稍有嫌弃的说一句你还挺爱操心,你仍愿意回我“你们都是我盆友我肯定操心诶”
明明跟你的回忆有那么多,只是大半年没啥密切的交流健忘的我却只能稍微想到这么点
最近少有的交流里顺嘴提到你女朋友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这回事,不过当时其实还有点放心,感觉有亲近的人在的话应该就还好吧
前两天正好和友人出门,也是先从友人嘴中突然的一句“字母自杀了?”开始,当时我比起震惊诧异不敢相信之类的只是想追问“是真的人没了还是未遂”,然后就是看到了黄妹妹在BGM发的,即便如此没有指明道姓还是不敢相信真的是你。然后点开QQ私聊看到黄妹妹发的,或许才真正认清了现实
对不起,冷漠的我在你退群或者说不太在自己的群里讲话了也没主动去关心你
对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不再关心你BGM点的格子或是看了什么片,tweetdeck里你的一栏不再转图或是频率极低了也是视而不见
对不起,明明从别人听到你也很自闭,或者一次退光所有群的时候也没有多问多当回事反倒当作日常
对不起,当年本来说要发的知乎专栏文章就因为我自己一个人坑了没发,现在草稿没了即使想找到你写的这么简单的事都无法做到
然而对不起也是没有用的,我也不想说自己的心情如何或是虚无缥缈地希望你如何,在我看来人没了就是没了,只是希望我自己至死都不会忘记你这曾经最好的冻鳗仲間,在以后每次回忆起你的时候想到的都是美好的回忆
最后,希望大家都能好好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