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评分,权责一致的社会契约本能而已。
评分的过程类似于选举的过程,是一种民主的实体化反映,因此选举的相关社会科学基本可以套用于评分机制的建立。
越好的制度可以催生越多的负责公民,而不应该依赖于准入规则的抬高,普遍的精英和广泛的民粹都没有好处。个人认为最终的目的应当是给出恰当的分数,这个分数能够尽可能地服务于后来者,这是一种功利主义,而不够关注投票过程和投票结构,但这却是使用单一平台的受众所希望的。
因此个人偏向于精英主义,但此精英非彼社会精英,而是真正的理中客。人的理性判断难免受到情感的影响,但是这样的人会把情感影响的占比主动降低。这又和bangumi的评分机制有关,分数制代替二元制带来的问题就是离中位数较远的高分和低分变相获得了更多的改变分数的权力,即在选举过程中体现出了多人才能体现出的价值。因此,一个人在评分的时候必须谨慎地打出低分和高分,这也是我一直想表达的,在这样的评分制度下,有必要限制打分常常和平均分差值较大的人的评分权力。
  • Bangumi 2021-3-17 加入

/ 西木可Crowe的时间胶囊 ...more

/ 西木可Crowe参加的小组